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七十一章 隐居生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高俊站在瀑布顶端向下看去,漆黑的夜晚,他什么也看不到,贸然下去难保不会又变成秦中鹰的练手对象,等白天或许视野能好一些。“大哥,小白去北凉军那里做诱饵了,他会一路引诱北凉军向相反的方向走,起码暂时北凉军不会来打搅我们了。”一个手下报告。“很好。”高俊点了点头,“有可以进谷的道路吗?”“还在找。”“动作得快点,北凉军也不是吃素的,一旦他们发现就麻烦了。”“是。”对方迅速退下,高俊继续看着下面,秦中鹰受了那么重的伤即使还活着可能也没有还手的力量了,有些可惜,高俊笑了一下,很期待跟你交手呢。

秦中鹰一步冲进了木屋,少女从床上飞身而起一把匕首随即抵住了秦中鹰的脖子,“做什么?”少女冷冷的说,匕首用力往秦中鹰的脖子上按了一下。“别误会。”秦中鹰这次也吃惊不小,对方的身手干净利落,一瞬间就制服了他,“上面有人。”秋雪瞪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句,“这里是瀑布底,水气弥漫,在上面是看不到的。”“白天我观察过,水气只能笼罩到你的木屋这里,我靠的那棵树是无法被水气笼罩的,他可能能看到我,所以……”秦中鹰摆出一幅哀求的脸色,“你想进来?”秋雪冷笑着说,“我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这只是保证安全,上面的人很有可能是追杀我的那些人,现在我双手根本无法使用你还担心我会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吗?”秦中鹰一本正经的说……

秦中鹰靠着木屋的墙壁,看着头顶上弥漫的水雾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总算获准在木屋外休息也算是更进了一步,这个女孩子有太多的迷团了,秦中鹰非常的好奇,很想把这些迷团一一解开,但是显然他没有这个时间了,如果明天对方从峭壁上下来,他现在可没有丝毫可以抵抗的能力,连长枪都没有,不过秋雪的身手似乎不弱,她或许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秦中鹰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一瞬间,他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可以用上力气了,应该需要几天才能恢复的手只一天就恢复了,这药膏的效果真是神奇啊,秦中鹰不禁有些欣喜若狂,如果明天手可以恢复的话,那么只要对方敢下来就直接做掉,应该还有9个人……

天又放亮了,高俊失望的看着下面,水舞弥漫,根本看不清楚下面的景象,但是却可以隐约的看见下面一些排列规则的花草,这些东西肯定不是天然生成的。

秋雪伸了个拦腰,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伸手去抓旁边椅子上的斗笠和面纱,突然,她的手停了下来,“看够了没有?”秋雪没有转头。秦中鹰正在窗户外面看着她,“你应该糊一层窗户纸。”秦中鹰微笑着说,“不过这里平常也没什么人,所以是多此一举,正好让我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秋雪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秦中鹰,秦中鹰张大了嘴,那张美丽的脸庞足以让他震惊的,“秦大人为何执着于小女子的脸呢?难道跟那些飞虎营的人有一样的嗜好?”“飞虎营?”秦中鹰的脑子开始飞快旋转,“扬武城,长城决战前……”“不错,当时秦大人的部下救了小女,还没来得及感谢他们。”“你到扬武城做什么?”秦中鹰的脸十分严肃的问,“扬武城距离这里数千里都不止,千里迢迢跑到那里该不会是去刺探情报吧。”“是又如何?”秋雪冷笑着看着秦中鹰,“大人的手今天就差不多恢复了,准备处决小女吗?”“我怕打不过你。”秦中鹰老实的回答,“你的人是个谜,武功也一样,我在军中多年各种武功都大致了解一些,惟独你的武功仍然一头雾水,看不出来路。”“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人,论武功,大人在小女子之上。”“其实我很早就想知道。”秦中鹰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说了,我只是个在深山种植珍贵药材的普通民女而已。”“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大人打算审问小女子或者杀掉小女子吗?”秋雪突然换了一幅可怜的面孔,“即使小女子救过大人?大人还能下的了手吗?”秦中鹰看见她可怜的样子,不禁有些心软,“其实……”

一道凄厉的白光猛的刺向秦中鹰的脖子,秦中鹰立即后退两步拔剑在手,“叮”的一声,匕首已经狠狠的刺到了剑面上,好险啊,秦中鹰出了一身冷汗,这种速度是不可能停下来的,如果不是自己保留了几分警惕动作够快的话刚才就死定了,没等他有时间喘息,对方的匕首一招快似一招的刺了过来,秦中鹰急忙招架,这种怪异的武功之前也从来没有遇见过,招招都是致命的,一招没挡好就死定了,但是秦中鹰很快发现她说的并不是假话,她的武功确实比不上自己,秦中鹰双手握剑,猛的一击,匕首飞了出去,秦中鹰没有停手,剑飞速架到了秋雪的脖子上,“别动,否则我真的会砍下你的脑袋。”“看来你的手恢复的不错啊,秦大人。”秋雪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什么人,武功从哪里学的,为什么住在这里,有什么目的,老实回答,否则我会下手杀了你。”秦中鹰凶狠的说。“你的表情很吓人。”秋雪继续用她那灿烂的笑容说,“但是你是不会动手的。”“你看出来了。”秦中鹰无奈的把剑收了起来,“你看人的眼光可能不输给南宫盛。”

“南宫大人,在那边又有发现。”士兵报告,“这次是什么啊?”南宫盛有气无力的说。“一些兵器和血迹。”士兵回答,“把地图拿来。”南宫盛命令,照着地图看了一下,“秦大人在向新田方向撤退吗?”一个军官问。“去新田到是可以找到援军,但是秦大人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呢,按理说他只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我们接应就好了。”南宫盛站了起来,“分一半士兵前往新田沿途搜索,剩下的跟我往反方向搜索,不能被敌人牵着鼻子跑。”“是。”

秦中鹰坐在地上,无聊的看着瀑布,“你在做什么呢?”“看也知道,在护理这些花草啊。”秋雪一边工作一边说,“到时候就可以拿到镇上卖钱了。”秦中鹰不禁多看了她两眼,“你这样的容貌,似乎不用做这么辛苦,只要找个有钱人嫁了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秋雪没有说话,继续安心自己的活儿,“还有你这么好的身手总不是用来种药草的吧。”,“自己养活自己不是很好,为什么一定要追求那些虚无的东西呢?”秋雪头也不抬的说,“我们在这片土地上从古代起就是这么生存下来的,为了无谓的争夺那些多余的东西,人们为什么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呢,你在长城防线让几十万条生命在几天之内相互杀戮而死,之后又强行把10几万风灵族人赶离自己的家园,那么可以随意控制一切的你最终得到了什么?被人追杀的命运吗?整日生活在战火,阴谋杀戮中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秦中鹰没有说话,抱着自己的剑闭目养神,秋雪没有看他,继续说着,“当一个人经历过无数残酷的杀戮和阴谋后,他或许会怀念那种平凡的生活,其实一个人的要求并不多,一间可住的屋子,每日三餐,几件衣服,一点备用的闲钱就够了,何必追求那些必须建立在无数人尸首上的东西呢,靠着无数的杀戮所取得的东西真的就是必须的吗?”秦中鹰抱着剑依然坐在地上,“如果我肯在这里住下来,那么姑娘会教我种植花草吗?”秋雪笑了,笑得花枝招展,“秦大人真的肯在这里住下来种种花草吗?”“美景如画美人如玉,秦中鹰还有何所求?”秦中鹰也笑了……

一声铃铛响让秋雪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爱怜的看着这些花草,摇了摇头,“无论怎么躲避都逃不出这个世界。”她站直了身子转身看着秦中鹰,“秦大人,你连累我了。”“他们已经来了吗?”秦中鹰也站了起来。“不错,恐怕这里的一切都难逃一劫了。”秋雪抚摩着那些娇艳的花朵,“秦大人打算如何赔偿我的损失。”“这个……”秦中鹰摸了摸身上,找出一锭黄金来,“我身上只有这些了。”“我说的不是这些身外物。”秋雪有些生气的说。“那我出去后叫人来给你修一个大10倍的木屋好了。”“你这个人实在是……”“叮呤”的一声,又一个铃铛响了,秋雪话锋一转,“敌人有多少人?”“如果没有估计错,应该有9个人,都是高手。”秦中鹰握紧了宝剑,他的长枪依然插在峭壁上无法取下来。“那现在还剩下7个人。”秋雪冷笑着说,“能有几个人活着到达这里呢?”……

高俊恼火的看着自己手下的尸体,两人都死于机关,被暗藏的暗器和陷坑所杀,秦中鹰虽然足智多谋,但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设置出如此精巧的机关的,不过这也证实了一点,这条路没有选错,这里一定是进入谷底的必经之路。“大家小心,这里机关重重,一定要小心。”“是。”最后剩下的5个人一起回答,高俊有些心酸,带出来25个弟兄现在只剩下6个,但愿作为诱饵的小白能够安全返回。

“让我综合一下,你懂得武艺,会种植各种花草,喜欢在大战前到前沿地带逗留,平常见人喜欢蒙面纱,住在这种一般人10年也不会来的地方,还有就是懂得制作机关。”秦中鹰抬起头来想了一下,“即使暗骑营的人也不会有你这么厉害吧。”秋雪哼了一声,“别把我和那些九流的家伙相提并论。”“除了暗骑营我确实不知道还有什么组织。”秦中鹰摇了摇头。“总算猜够了吧。”秋雪不耐烦的说,“大敌当前别想些没有用的事情,可以告诉你一句,我不属于任何组织,总之也没想危害你们北凉军或者你们中的人,现在还是想想怎么退敌吧。”“你躲回屋子里去,这里看我的。”秦中鹰握住剑,“告诉我谷口在哪里,我在那里拦住他们。”“那边就是,树后面。”秋雪一指远处的一棵树,“快回去吧,区区7个人,我就够了。”秋雪点了点头,转身走回小木屋。“明明武功不错,一点也不想帮我啊。”秦中鹰抱怨,“你自己惹的事情难道还要一个弱女子帮你收拾吗?”秋雪不屑的回答。

“究竟是什么人设置了这些机关?”高俊愤怒的问,没有人回答他,这些设计精巧的机关让他们寸步难行,高俊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对机关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眼前这些机关的做工精良设计的十分精巧,他们已经连续几次差点中了暗算,不过经过高俊的仔细观察,他们总算通过了那条遍布机关的小路,已经能够望见谷底豁然开朗的一片大地了。

高俊停下了脚步,“秦中鹰正在那下面等着我们,你们猜他会怎么对付我们呢?”众人面面相觑,各自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秦中鹰的能耐他们也都亲眼见到了,马上就要和他做最后的决斗了,“他会埋伏在谷口在最狭窄的地方等我们准备出来的时候发动进攻,趁我们挤在路中间施展不开的时候一个一个的杀死我们。”高俊拿出一个瓶子,打开木塞,用力一掷,瓶子里的液体立即撒在了地上,接着他拿起火把扔了过去,大火迅速点着了瓶子里的油,在草木丰盛的地方迅速开始扩散开来。

该死,秦中鹰急忙后退了一步,他隐藏的树木已经被点着了,虽然下面的潮气比较重一些,但是并没有潮到点不起火的地步,照这个速度很快火势就可以蔓延到全谷底了。但是他刚一分神,一个人影就窜了过来,一把长刀猛的向他捅了过来,秦中鹰急忙挥剑抵挡,刀剑碰在一起,发出金属撞击的巨大声音,秦中鹰连退3步,对方也后退了一步。好强的力道,秦中鹰暗想,自己的手臂刚刚恢复,就要跟这样的对手交战可能有些勉强。

“秦大人,终于又见面了,找你找的好苦啊。”高俊开口道,他的身后5个黑衣人鱼贯而入,迅速从几个方向占据了有利的位置,把秦中鹰包围在中间。“秦大人,你的长枪呢?”高俊问,“用剑对付你们足够了。”秦中鹰握紧了宝剑,眼睛在不断的盯着另一边的木屋。“原来这里还住着什么人啊。”高俊顺着秦中鹰看的方向也看见了木屋,“秦大人这么关心,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人物了。”他一使眼色,两个手下立即向木屋方向跑了过去。“不好。”秦中鹰刚想追过去,3支飞标就打在了他的面前,“秦大人不要动啊,你让我损失了19个手下,我高俊不过是回报一下秦大人而已。”秦中鹰怒目而视,“你叫高俊是吧,今天你一定会死在这里。”“我也早就想跟秦大人较量一番了。”高俊也亮出了长刀对3个手下说,“你们3个不要出手。”

“不要……救命啊……”一个惊恐的女声从小木屋里传了出来,“原来是秦大人的相好啊。”高俊笑了,“秦大人居然找了这个个好地方真是有雅兴啊,不过今天恐怕就不能让秦大人随心所欲了,我的弟兄们也劳累了许久需要找个女人来舒服一下。”木屋里传来了家具被打碎的声音和男人邪恶的笑声,女人的声音却越来越小,高俊看了看3个心不在焉的手下,“你们还不过去帮忙,这里有我来招呼秦大人就可以了。”3人相视一笑,飞快的向木屋跑去,秦中鹰虚晃一剑企图冲过去,不料被高俊一眼看穿,一刀挡了回来。“别挡道。”秦中鹰使出苍天剑法全力杀了上去,只有一个人一对一我不会输的,秦中鹰双手握剑用出雷霆霸王枪的力道砍去,但是高俊不慌不忙的轻轻一闪就闪开了,随即一刀划过来,秦中鹰急忙躲闪,衣服被划了个口子,“秦大人不要以为我一天都只是看着你在那里耍弄。”高俊冷冷的说,“你的武功我已经都全部看穿了,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