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纪实:我在北京夜店寻前女友(转帖)

我再也没有办法保持以前那样的状态在酒吧里唱歌,甚至看到有人点《别让我一个人醉》时都觉得是对我的一个巨大讽刺——这首给她带来痛苦、曾经让我们相识的歌,现在竟然成了我自己心境的最好写照。我很想知道她是不是还在一家酒吧一家酒吧地走,是不是还在一个人喝酒,是不是已经有人给她送来了药丸让她体验到生死之间的感受,冬天了她一个人冷不冷……

我这样的状态,时间长了老板也开始不乐意。反正无所谓了,我也觉得这样行尸走肉的生活没什么意思。于是索性辞了在月色的工作,每周靠之前接下来的教学生上课赚来的收入谋生。

上午上完课,下午休息休息,晚上就到三里屯、后海的酒吧里混。有时候一个晚上混完了一家也会再换一个,自己当是寻乐子,其实我知道自己是在找她。满山遍野地找,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前几天在三里屯的男孩女孩酒吧自个儿喝高了点儿,突然间有股想唱歌的冲动。我上去跟乐队说想唱首歌,让他们给我伴奏。把那些哥们儿吓够呛,看我一身酒气以为是来砸场子的,从服务员到经理把我围了遍,说什么也不让唱。我没信那个邪,甩开他们就往台上走,结果音响师把话筒给调没声了,没唱成,保安硬是把我拽了下来。

这反而激起了我非要唱歌的冲动——我想告诉所有人,我们的故事,我的爱情,我在找她。

于是我又去了三里屯的56号。我问服务员我能在这儿唱歌么。服务员瞅我眼熟,问我是不是一直在这片儿唱,说是老能见到我,然后说帮我问问经理。我跟她说不用问了,趁着他们中场休息拍卖什么鬼画,我一下子冲到了台上,抢了麦克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