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颗原子弹其实拯救了日本!

看着长长的原子弹爆炸死者名单,看着因此而殉难的儿童雕像,听着不断的对于原子惨祸的控诉,很容易产生一种看法,那就是用原子弹轰炸广岛,是人类历史上令人羞耻的一页。在这一事件中,日本是战争的受害者,是呼唤和平的正义代表。


八一五,这个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日子,变成了中性的“终战纪念日”,东条英机,松井石根,都成了充满“自尊”的“神”,南京大屠杀和巴丹死亡行军被怀疑为夸大和谎言。今天的日本年轻人,已经无法说清第二次世界大战究竟因为什么而爆发,又是怎样而结束。而广岛,更让日本名正言顺地宣泄出自己的“悲情” – 全世界人民都反对原子弹,被原子弹轰炸的日本,自然是一个极大的受害者了。


这种观点不但在日本存在,而且在美国,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人在计算广岛的轰炸中有多少平民死亡,在谴责使用这种兵器的残忍。


就是这种情况下,美国空军退役军官,对广岛进行原子弹轰炸的领航员查尔斯.斯文尼,于1995年5月11日a昂然走进美国国会,发表了下面的证词,用一个即将走进历史的老兵的话语,重新翻开了这段尘封的时代。


很少全文引用他人的文章。但是,查尔斯.斯文尼的这段演讲,我最终决定将其一字不易地放了上来。


这是我所看到,对盟军使用原子弹轰炸日本最好的说明


查尔斯的演讲干脆斩截,朴实无华。但清晰的逻辑,朴素的事实,使他的演讲胜过了滔滔雄辩而如同拉什摩尔山般坚不可摧。他的演讲正如他的身份,让我们仿佛看到一个身穿旧卡其布军服,手持步枪,老练而坚定地走过一片地雷原的老兵。字里行间,渗透出的是一名出生**的老军人,对身负正义而战的自豪,和对军人荣誉的捍卫。所以,简洁的文字,却胜过千般无病呻吟的感叹。


这使我无法删改他文中的一字,即便他的一些观点带有鲜明的美国特色而与我们不同。


另一个我们需要感谢的,是这段文字的中文翻译者。我无从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的翻译准确地传达了查尔斯演讲中的铿锵,这段英文的演讲经过他的手变成中文,依然原汁原味,充满了金石之声。


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能够真切地领受这段演讲令人震撼的魅力。


引 用


美国退役空军少将查尔斯.斯文尼1995年5月11日在美国国会发表的演讲全文:


我是美国退役空军少将查尔斯.斯文尼。我是唯一一位参加了两次对日本原子轰炸的飞行员。在对广岛的轰炸中,担任驾驶员蒂贝茨上校的右座领航员,在对长崎的轰炸中,任编队指挥员。

作为唯一一个参与两次对日本原子轰炸的飞行员,我将陈述本人亲身经历的往事。我要强调指出,我所陈述的都是无可争辩的事实,而有些人就是无视这些明显的事实,因为这些事实与他们头脑中的偏见不符。

此刻,作为经历了那段历史的人们,我要陈述我的思考、观察和结论。我相信杜鲁门总统作出的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决定不仅符合当时的情况,而且具有压倒其他可能选择的道义上的必要性。象我们这一代绝大多数人一样,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一件事就是战争。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不是骑士,我们不渴望那种辉煌。当我国正在大萧条中挣扎时,日本开始了对邻国的征服--搞什么“大东亚共荣圈”。×××总是打着漂亮的旗帜去掩饰最卑鄙的阴谋。


这种“共荣”是通过对中 国进行残酷的总体站进行的。日本作为一个国家,认为自己命中注定要统治亚洲,并由此据有亚洲的自然资源和广袤土地。未有丝毫的怜悯和犹豫,日本屠杀无辜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在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中,30万手无寸铁的平民被屠杀。这是犯罪。

这是事实日本认为美国是阻止其实现在亚洲的“神授”命运的唯一障碍。于是日本对驻扎于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进行了精心策划的偷袭。偷袭时间定于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因为此时行动可以最大限度地摧毁舰队实力、消灭人员,给予美国海军以致命的打击。

数千名美国水兵的生命湮灭于仍然沉睡在珍珠港湾底的美海军亚利桑那号军舰里。其中的许多士兵甚至不清楚为什么受到突然袭击。战争就这样强加在美国的头上。

科雷希多的陷落及随后对盟军战俘的屠杀,驱散了对日军兽性的最后一丝怀疑。即使是在战时,日军的残暴也是令人发指的。巴甘省的死亡进军充满恐怖。

日本人认为投降是对自身、对家庭、对祖国、对天皇的污辱。他们对自身和对敌人都不手软。7000名美军和菲律宾战俘惨遭殴打、枪杀、被刺刀捅死,或惨死于疾病和讥饿。

这都是事实随着美国在广阔的太平洋向日本缓慢、艰苦、一步一流血地进军,日本显示出自己是冷酷无情、桀骜不逊的杀人机器。无论战事是多么令人绝望,无论机会是多么渺茫,无论结果是多么确定,日本人都战至最后一人。为了取得可能大的光荣,日军全力以赴去杀死尽可能多的美国人。

美军开进的距日本本土越近,日本人的行为就变得越疯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