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别了,太阳旗--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也许我们学贯中西,也许我们通晓古今,但也许我们谁也无法回答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是这一天应该永远记住历史,还是历史应该永远记住这一天――公元1937年12月13日。

还是让时光回溯到公元1894年,一个被国人称为“甲午”的那一年吧。在华夏文明5000年的辉煌历程中,甲午年已有过数百个,但又有哪一个甲午年能像这一个甲午年那样让亿万国人扼腕长叹,让亿万国人刻骨铭心?就在此30年前,曾李两位封疆大吏挟平定太平天国之余威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引进西洋技术,购买西洋机器,聘请西洋人才,乃至送幼童出洋留学,一时间“洋务派”开口英吉利,闭口法兰西,好像只有师欧罗巴之长才能制欧罗巴,只有师欧罗巴之长才能自强。。。。。。没有人去留意那个被“天朝上国”当作“撮尔小国”的东瀛,好像那个地方是化外之地,那里的人是化外之民,除了贫穷落后没有什么值得一提。谁曾料想年轻的睦仁竟能奋百世之余烈,一举击败把持朝政数百年的幕府,开国革新,一心西化,甚至不惜拿出当时财政收入的1/3来派遣镰仓代表团环游世界。这样的决心,这样的魄力,也许只有200年前的彼得大帝可与之比肩。正是有了这样的决心,这样的魄力,这个弹丸小国倾尽全力奋起直追,仅用了20年时间就完成了初步的工业化,渐渐把身边的“老大帝国”甩在了身后,并有了一战之力。此时在东海的一边,“老大帝国”步履蹒跚,“康乾盛世”的辉煌早已成了昨日黄花,而一群满口“仁义道德”的大男人,一方面视洋人如父母视国民如草芥,一方面又心甘情愿受一个深宫怨妇的摆布。为了顶戴花翎,他们可以低三下四,可以出卖祖宗,穷尽一切手段搜刮压榨,竟挪用巨额军费去讨那个深宫怨妇的欢心。在东海的另一边,在目睹了龙旗舰队并大受刺激后,东洋人举国一心,上至最高元首,下至黎民百姓,节衣缩食加紧战备,连黄口小儿的游戏都叫作“打定远”!这样的高下之分不啻云泥,这样的“老大地国”又何以能敌这样的“撮尔小国”?就在歌舞升平中,就在醉生梦死中,汉江畔燃起了熊熊战火,黄海上响起了隆隆炮声。于是从大同江到鸭绿江,从九连城到威海卫,有寡不敌众而壮烈殉国的,有贪生怕死而不战自乱的,内战内行的军队外战外行,龙旗飘扬的舰队全军覆没!曾经的师傅败给了曾经的学生,白花花的银两被后起之秀收入囊中,而春帆楼上的一纸公文则将宝岛尽付敌手!“洋务运动”30年的苦心经营未能迎来“中兴”,反成了资敌的厚礼,然而这仅仅是一连串恶梦的滥觞。

仅仅在6年后的世纪之交,8个国家的强盗在天安门前耀武扬威,这个后起之秀出兵最多,抢掠也最积极。深宫怨妇和傀儡皇帝如丧家之犬,仓皇西逃,加上所谓的“东南互保”,这个后起之秀进一步看透了“老大帝国”的外强中干,野心从此开始膨胀,日甚一日,不可遏制。很快,东洋人把目光放在了白山黑水之间,和同样想染指“黄俄罗斯”的北极熊上演了一出狗咬狗的闹剧,终于拥有了一块立足之地,而腐朽败落的“老大帝国”竟声明中立,坐看两个强盗在自己家里打死打生而不敢有丝毫怨言,软弱可欺的本质又一次让东洋人加快了渗透侵略的步伐。

转眼到了辛亥年,武昌城头的枪声拉开了终结2000年封建统治的序幕,然而真正埋葬“老大帝国”的却不是我们一向景仰有加的孙国父,而是那个背负千古骂名的袁项城,一个精通权术,信奉武力的弄臣。一时间长江南北竟出现了两个政府,为一个文明古国的将来争执不下。无独有偶,南北对峙的双方背后,竟然都有东洋人的影子。仔细权衡后,自古欺软怕硬的东洋人自然明白该支持哪一方,于是志大才疏的革命党人无奈让步,不但国都未能保住,连一点有限的军权都拱手让人,于是“中华民国”成立了,于是后来的38年间从来都没有民主,也谈不上多少共和,民国肇始便已是名存实亡,在名义上的“统一”之下,是一盘散沙,是军阀林立。我们不必痛斥那个祸国殃民的“21条”,其实敬爱的国父也答应过类似的条件,居然愿意将白山黑水赠予“东瀛友邦”,比袁项城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后来袁大总统的一出“洪宪”闹剧搞得天怒人怨,而国父又及时撰文“誓死戮此民贼”,这才将公众的视线引开,让这段不太光彩的秘密为人淡忘。

民贼倒是很快被黎庶骂死了,可是军阀并没有就此消失。主子不好当面对掐,那么唆使下人动手却是不难,于是短短数年间长城内外狼烟四起,流血漂杵,苦的是炎黄子孙,乐的是大和民族,偌大个中华民国就这样深陷泥潭不可自拔。虽外有维钧先生在凡尔赛据理力争,内有爱国学子火烧赵家楼,“弱国无外交”的铁律又一次应验,齐鲁大地还是落入了扶桑之手。8年后,轰轰烈烈的北伐让东洋人感到了威胁,一顿杀威棒落在了全城,自诩“继承总理遗志”的委员长突然没有了四一二时的威风凛凛,低着头一声不响绕过了泉城,好像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欺软怕硬的东洋人再一次看透了“支那人”的本性,依照“田中奏折”的构想开始积极筹划新的罪恶。当然,这个一向战术上精明,战略上糊涂的民族并非没有失手的时候,皇姑屯的一声巨响非但没有让年轻的少帅屈服,反而促成了青天白日旗在山海关外升起,让委员长享有了一次“统一全国”的美誉,虽然这只是名义上的统一。

依靠流氓和买办登上大位的委员长坚信“攘外必先安内”,不惜血本购进洋枪洋炮,不是为了稳固关外,反倒是积极致力于剿灭“匪帮”;雪亮的战刀没有砍向外敌,反倒沾满了同胞的鲜血。骨肉相残的窝里斗削弱了民国的实力,再加上席卷全球的“大萧条”,法西斯势力终于在东亚岛国走向前台,用最为卑劣的手段不宣而战,而委员长却下令“不许抵抗”,虽有爱国官兵违令反击,3000里大好河山依然成了大和帝国的满洲。“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无辜的学子一心为国,徒手请愿,却被军警毒打,还被诬蔑为“乱党”!九一八的硝烟尚未散尽,黄浦江边战火又起。又是为了顾全“友邦人士”的面子,后方最高统帅部竟然下令断绝前线部队的弹药供应!如此软弱可欺的羔羊,哪只恶狼不来咬上一口?

割地求荣换来的和平并没有持续太久,6年后的仲夏,历尽千年沧桑的卢沟桥又一次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者。滚滚铁蹄南下,太阳旗所指之处国民革命军一溃千里,号称投入“百万大军”的淞沪会战也以失败告终。一夜之间,官比兵跑得快,兵比民跑得快,六朝旧都竟成了不设防之地。兽性大发的东洋兵在这里大开杀戒,在他们眼中,“支那人”不过是一群“支那猪”,或者干脆是一堆“马路大”,没有任何尊严和权利,唯一的价值就是做他们的枪靶。机枪扫射,刺刀补漏,最后浇上汽油焚尸灭迹,这可是人所能干出来的“杰作”?

8年的血雨腥风,我们用3000万同胞的血肉之躯换来了“密苏里”战列舰上庄严的一刻,然而失败的狂热份子却始终不承认当年的禽兽暴行。出于一种着眼未来的大度,我们接受禽兽们的补偿,但善意没有换来禽兽们的感激和忏悔,反而给了禽兽们否认历史的口实。于是它们说当年的“进入”是为了解放白种人的殖民地,于是它们说“大屠杀”是诬蔑和捏造的,于是它们说。。。。。。

是该抛弃幻想,准备战斗了,对一群不知礼义廉耻,卑鄙下贱的禽兽,我们为什么要把它们当作同类来看待?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只是一厢情愿的美梦,君不见靖国神社的香火依旧旺盛,军国主义依旧阴魂不散,极端右翼的呼声日益高涨,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相信两国能永远“和睦共处”呢?对强盗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宁予外敌不予家奴”又与腐朽堕落的满清何异?面对卧榻之侧的恶邻,我们只能枕戈待旦。居安思危才是立国之本,忘战必危是千古不易的真理!

别了,太阳旗!目睹一个古老民族的百年沧桑,你可有感慨万千?别了,太阳旗!让我们不忘前车之覆,永远把仇恨牢记!别了,太阳旗!愿我们终有一天能一雪前耻,把五星红旗插遍富士山!

别了,太阳旗!


本文内容于 2007-12-12 10:16:50 被xy1103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