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南京大屠杀,中华永恒的耻辱和梦魇!


弹指就是七十年。七十年前,血雨腥风降临南京,丧心病狂的日本军人,将无辜百姓紧闭在南京城内,惨无人道地疯狂杀戮着可怜的中国人。刀砍钝了,再换上一把;子弹打光了,装上新弹夹;长长冰冷的刺刀扎进中国人的胸腹,悲愤的鲜血顺着日寇刀锋往下淋淌;无辜的妇女惨遭禽兽般的奸淫,无论老幼孕妇一概都不放过,然后再用屠刀抹掉淫虐的罪迹。这就是南京大屠杀,这就是日寇在中华大地上犯下的令人不齿的反人类罪行,三十万同胞在野兽的嚎叫中死去,永恒的耻辱永远烙印在中华儿女的心口!

可是,很奇怪,西方的德国法西斯同样屠杀过犹太人,但战败后的德国承认了一切罪行,并做出了一切赔偿,而且时至今日还在马不停蹄地进行谢罪。反观东方,日本不仅拒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还连带着将在中国以及东亚各地犯下的一系列反人类罪行轻描淡写地略过,甚至频繁修改教科书歪曲侵华史实。日本从未对中国进行过任何战争赔偿,也未公开正式地对中国人谢过罪,甚至连慰安妇和二战劳工的索赔都不愿意承担。

非常奇怪,犹太人一直揪着德国法西斯的罪行不放,不仅使德国人负罪感沉重,而且也迫使德国政府年复一年地谢罪和道歉。非止如此,犹太人还成立各种义勇队,专门追杀藏匿在世界各地的未被审判过的德国纳粹。反观我们,因为国共内战和对峙不敢得罪战败的日本,不仅战争赔款主动放弃,二战罪行未彻底追究,而且主动投怀送抱表示友好相处。日本人在中国人面前高傲地抬着头,不像德国那样在犹太人面前垂下头颅。日本的很多战犯未经审判,其中还包括不少甲级战犯,日本天皇作为最大的战犯逃避了责任,甲级战犯岸介信甚至成了日本战后的首相,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兴高采烈地走进美国的军营。中国没有义勇队,也没人去追杀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军国主义余孽。当日本人带着钞票和产品来到中国时,许多中国人在顶礼膜拜,还有不少人干脆跪在地下叩头。日本人说,我们有恩于中国,中国人必须感恩戴德。

更奇怪的是,日本人在继续侵略扩张。依据《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日本只能保有本土四岛,琉球群岛、中国的钓鱼岛和韩国的独岛显然不属于日本,但是日本依然声称拥有这些地方。为了离间美日关系,我们曾经叫嚷着美国必须归还日本留球。后来,美国果真私下将琉球送给日本,还顺带着把钓鱼岛也划了过去。琉球原本就是个独立王国,尽管曾是中国的藩属并与之极为亲密,但毕竟未曾并入过中国的版图。如果因此无视琉球人的苦难并忽略国际法和全球公义也就罢了,但钓鱼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日本在那儿立灯塔建机场甚至派军舰巡逻,我们别说军人没去国旗没插,甚至连民间保钓人士都难以保全,岂不怪哉?非止如此,日本还觊觎我东海资源,就像东南亚国家蚕食鲸吞我南海资源一样,我们该不会生活在列强瓜分中国的时代吧?

南京大屠杀是中华的永恒耻辱,它是一座警种应当在中华儿女心中时刻长鸣!然而,时间在流逝,国人在淡忘,不仅大屠杀的遗迹每每遭到破坏,而且大屠杀纪念日也每每被国人遗忘。知耻而后勇,一个忘记耻辱的民族能够勇敢起来吗?看看日本在东海和钓鱼岛上的咄咄逼人,看看日本插手台海事务的积极亢奋身影,看看日本联合美国围堵和打压中国的丑恶嘴脸。再回头看看我们自己,在钓鱼岛问题上只见口头谴责不见身体行动,在台湾问题上近乎乞求他人高抬贵手的可怜姿态,在日本大开大合地积极参与围堵中国时的惊慌和无奈,我们不会是在解放前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经常这样谆谆告诫日本,其实更应该告诫的是我们自己。日本人在努力修改自己的教科书,以帮助国人忘记过去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呢?教科书里的抗日史实也在削减,抗日纪念活动冷冷淡淡,媚日仰日之风却在渐渐增益。我们总在谴责日本,可谁来谴责我们自己?连自己都要遗忘,凭什么不让人家遗忘?

南京,永恒的梦魇;大屠杀,永恒的耻辱。无论谁在忘记,罪恶的血迹总难擦除,历史的记忆总难泯灭。在这个苦难悲愤的日子里,我们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亲爱的同胞们,你们想过吗?

谨以此文献给七十年前死难的三十万同胞,献给抗日战争期间无辜丧生的三千万中华百姓,献给鸦片战争以来不幸死亡的数以亿计的华夏儿女!

百草止水/2007、12、12

本文内容于 2007-12-12 9:39:34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