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后剿匪行动 最难打的土匪就是这种!

我们那时候打仗,不光跟国民党打,还跟土匪打,我参加过两次,都是49年以后的事了,49年的时候,大概是在4月份的时候我们部队从安徽的北埂过了长江,我们那个时候已经改了编制了,我们那时不叫六纵了,叫24军(老人家说的是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我们那时按部队的排列,我们是第三野战军,归第八兵团管,我们的王司令员变成军长了,我以前是17师的,后来就改成了71师(当时六纵的部队中第16师改称第70师,第17师改称第71师,第18师改称第72师),我当时在71师211团3连。

我们过了江后追的国民党火烧屁股似的,吓得他们屁滚尿流的,本来应该是我们17师去配合其他部队打青岛的,但是因为机动的原因,让16师(就是70师)去了,而我们就去剿匪了,那个时候我们归一个叫边区联合剿匪指挥部管,我们负责的是大别山地区的土匪,而且还是在湖北,河南和安徽三个地方转。

老人家说起了剿匪的往事:因为时间长了,老人家有些可能都忘了,说的时候东一句西一句的,记得不是太理想。

其实啊,那个时候的土匪主要有3种,

第一种是正经八本的土匪,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什么事都干。他们这些人都是居无定所的,但大多数都是住在山里,就是以前的山寨,他们这些人对山上的地形很熟悉,而且一个个的手黑,他们都有固定的住的地方,还都是不好打的地方,但他们人数不多,人数从十几个到百八十个不等,我见过一个最多的土匪窝,加在一起有100多人,但是真正的土匪也就是60—80之间,剩下的都是土匪家属了。土匪头子叫刘长贵。

第二种是地主和民团等地方武装构成的土匪,他们这些人多数的不在山上,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有的占着一个乡镇,有的占着一个村子,有点规模。有一个所谓的保安团,有400多人。其实这些人也不能算得上是土匪,但是他们又不是正规军,而且有的还干着跟土匪一样的勾当。所以都算在了剿匪的一列中

第三种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国民党兵,他们通常都是小规模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国民党在撤退时掉了队的,他们没有固定的地方,就是乱窜,今天在这明天在哪,而且还抢老百姓的东西,有些国民党兵还跟民团等合在一起。对抗我们。这些人最好打,本来就被我们打怕了,只要我们一到,比什么跑的都快。

这三种土匪最不好打的就是第一种了,你看过杨子荣和座山雕那个吧,都是那样的土匪,他们战斗力不行,他们这样的土匪武器不是太好,有的还拿着大刀的,可以说是帮乌合之众,但是他们是最不好对付的,这帮土匪的损招和阴招特别多,在道上下了不少的陷阱,人只要是掉进去就活不了。里面全是尖尖的棍子,而且还仗着对山里的熟悉打完冷枪放完冷箭就跑,转个身就没了。因为刚开始不了解,我们吃了很多的苦头,第一次打山上的土匪时,我们排在湖北和安徽交界的地方,进山两天,就牺牲了7个战士,都是中了土匪的陷阱和冷枪牺牲的,还有我们部队的另外一个班在宿营时被土匪给端了窝,一个班的战士全都牺牲了。他们不讲策略,只要是有机会就打你,打完后就跑,三拐两拐的就跑没影了,追都追不上。其实要说的话,土匪才是真正的游击战。

那时候,我们剿匪也都是先礼后兵的,像对那些民团等地方武装时,我们都是先找人与他们沟通,也就是先跟他们谈,不行了就打,为这个我们也牺牲了不少的同志,那些做政工的解放军有很多都被那些民团土匪给当成人质甚至于被杀害了,而且他们有的手段还很残忍。我们的一个姓何的指导员去与他们谈判,结果被扣留了,最后被剖腹杀害了,还有被砍头的、被用棍子打死的、被活埋的、被沉猪笼的,说真的,被枪毙都是幸福的了。到后来的时候因为牺牲的同志多了,我们也就不谈了,要谈他们自己过来,再不行就开打了,打他们比打国民党兵容易多了,他们没有什么战术就是守着一个地方打,往往很容易的被我们给围了,要是碰到溃逃的国民党兵跟他们勾结在一起的不好打点,但是没有打不下来的。要是打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就更好了,连老百姓都帮着我们,那些国民党兵走一路抢一路,老百姓很恨他们,都帮着我人提供他们的信息。而且他们也不敢跟我们打,就是一路跑。跑不了了也就投降了。相对来说打真正的土匪或是国民党的逃兵时,我们都能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支持,因为那些老百姓也被他们给害惨了,所以老百姓对我们是非常欢迎的,而对付那些民团等地方武装的时候就差多了,因为那些地方武装中的兵们大多数都是当地百姓家的人,而且在民团长期的统治下都麻木了,也很少有人能帮助我们。而且那些民团等地方武装都有着很深的地方势力的,组织者多数是当地的地主和乡审,而且那个地方一般的都是家族在一起,怕我们共产党的政策侵害了他们的利益,所以有很多都是铁杆的抵抗者。

(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和“湘西剿匪记”,我说这两部剧中的都是真实的吗),老人家笑着说,我看过“乌龙山剿匪记”,那里演的有点像,但也不全对。那时我们打山上的土匪,也不是轻易的就去的,都是找当地的老乡们带路,有时候一走就是两三天也找不到土匪窝,但是只要是我们找到了,他们也就完了。知道吗,土匪也就不少有血性的,打死就是不降,我们在浙江那边时,打过一个土匪好像是叫什么二泉子的,也就是三四十人的武装,激战之后,有十几个残匪,被我们逼到了一个天然的山洞里,说什么都不投降,最后我们没有办法,在洞口埋了炸药,全端了他们。

其实土匪也不都是不明事理的人,他们当中也有不少是被迫害和被逼成为土匪的,那时候我们也收编了不少的土匪队伍,最多的一次有50多人向我们投降,最少的也有几个人的。他们可是帮了我们大忙的,因为他们对当地的环境都是非常的熟悉,带着我们打其他的土匪或是直接参加,功劳不小啊,有很多原来的土匪都立了功,我们团后来的一个营长就是原先的土匪出身。而且那些被土匪害巴过的百姓也都自愿的参加我们的剿匪队伍,那些老百姓对土匪比我们要狠多了,抓住一个都是往死里打,有很多投降的土匪就是被老百姓给群殴打死的,有一次我们抓住了一个土匪,绑了起来交给后面的人看管,可是老百姓可不管那些,趁我们不注意押着他拐没有了,等我们找到他们时,我们看到的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景像,那个土匪已经看不出样子了,而且可以说是体无完肤了,最恐怖的是两个眼珠子被抠了出来,身上被砍了多少刀,不知道。本来我们是想抓住这些土匪进行公开宣判的,但是很多的土匪都活不到那个时候,而且也有被我人抓住的土匪半路逃跑,被我们给击毙的。

我们打那个叫刘长贵的土匪时,是最费劲的,他的那个地方是很容易守住,却是不好打的一个半山腰以上的地方,而且他们在道口的地方有三挺机枪,他们还有土炮。我们是不到一个连的兵力,因为刘长贵是当地的一个大土匪,是实力最强的。而且知道我们来了,也有不少的小股土匪投到了他那里,那一仗打的最长了,我们都动用了炮,土匪们占着地势的便利,跟我们对抗,还多亏了我们的四门小炮,在关键时刻发挥了最大的功用,轰掉了土匪的火力点,那些土匪打仗一点章法都没有,稀稀拉拉的,一个人跑了就全都跑了。那一仗打了一天来的,后来刘长贵被我人给抓住了,交给边区指挥部后通过公判大会之后就被枪毙了。

我们第一次剿匪用了两个来月的时间,可以说是完全的肃清了大别山地区的土匪势力,这期间也没什么大仗可打,都是小打小闹的,就这样我们连还是牺牲了20多个战士,受伤的也有30多个,都是在剿匪的先头死的,那个时候我们都没什么剿匪的经验。开始时就认为打土匪跟打国民党一样,可是经过教训我们才发现完全是不一样的,打土匪有打土匪的战法,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我们第二次在浙江和湖北西边打土匪时就轻松多了。有经验了,上山不走路,过河不走桥。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们也会运用了以匪制匪的方法,而且我们第一次剿匪时也有不少从良的土匪,他们对土匪这一行可都是有着很深的道行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