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力更生和乞讨欺骗-我们的善良只给予善良的人!!

男孩被父亲抛弃11年 捡垃圾养活精神病母亲


姚辉琳犯病时将哥哥当成丈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姚辉琳每天守候丈夫归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网·天津视窗4月13日讯:“我虽然有父亲,却像没有父亲的孩子一样与妈妈相依为命……我希望爸爸早日回家和妈妈办理离婚手续,负担我的生活费,也还给我一个15年前就该得到的正式户口。”4月8日,田田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来信,岳阳15岁少年侯景平在信中声泪俱下地讲述了“从四岁开始,就被生父抛弃、与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共同生活11载”的“黑户”生涯……4月10日,田田联动岳阳当地《长江信息报》记者林峰、通讯员黄腊新,走进了这个由“失踪”父亲、“黑户”儿子与“精神病”母亲组成的另类家庭。


爸爸“逃跑”了


我靠捡垃圾养“疯”妈妈


每到早晨或者傍晚时分,在岳阳市新路口附近,行人总会看到一个背着书包的瘦小男孩拉着母亲的手,一起有说有笑地捡垃圾。一捡就是好几年,男孩长成了小伙子,母亲却佝偻起了身子。这个男孩就是岳阳市某小学6年级学生——侯景平。“爸爸‘逃跑’了,我只好靠捡垃圾养活‘疯’妈妈。”


岳阳市新路口一住宅小区内不足8平方米的低矮平房,就是侯景平母子俩的住宅。房内非常杂乱,一张床占据了屋子的大部分。由于房子漏水,床铺上方还覆盖着一张大塑料纸。田田到达的时候,景平的母亲姚辉琳正在吃饭,米饭中混着点青菜叶子。她站在田田面前时,头发稍显蓬乱,眼神呆滞、目光发散,衣服陈旧但非常干净。景平告诉田田,“妈妈很能干,虽然是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但不发病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出来,我们的衣服都是妈妈洗的,妈妈还教我写字呢!”


当田田问到爸爸“逃跑”的原因,景平沉默半晌后缓缓开口:“可能是单位效益不好,他在我四岁的时候跟妈妈说要到外地打工,就再不见踪影。现在,我已经15岁,要考中学了,却因为爸爸拿走了户口本,上不了户口,只能一直读小学6年级。”景平红了眼圈: “2005年临近过年,爸爸回来过一趟,可是,他把我和妈妈的低保费4000多元拿走后又消失了。”


“我和妈妈有时候一天就吃两餐饭,菜、油都没得吃,偶尔摘些青菜就混着饭一起煮,有时候还会到附近菜市场的垃圾堆里捡些别人丢弃的烂菜叶,削掉腐烂的部分就煮着吃。”景平回忆道:“小时候,妈妈捡废品时总要把我用绳子系在背上,不管三九三伏。现在,我长大了,不再是妈妈的负担,我可以独自捡废品养妈妈了。”他很自豪,说:“生意最好的一天曾捡过40多元的废品呢!”田田听了不由一阵心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