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两个真事说得病之后。

好久没在生活区发贴子,正愁不知写啥好,看见山坡的记忆“意大利医生怒了:中国的医药界太黑暗了!”一贴,引起了各位关于现在的中国,医生,医院,病人,医疗制度的讨论。


活活!


则个话题可是敏感,我可不敢乱说,给版主添麻烦不说,删了我辛辛苦苦写的我还难受哪。


讲个真事吧。


几年前我在一个建筑工地混饭吃,一天,我们请管着我们的官儿们在一个酒店吃海鲜,因为消费到了一定的钱数,酒店给了几张免费在酒店浴室洗浴的票。这种浴室官儿们是不去的,那里没有按摸小姐。于是我就把票给了我们的几位管理人员,叫他们也享受一下大池子泡澡的舒服。


几天后,一位三十多岁的管理员向我请假,说是要去诊所打吊瓶。我奇怪,他看上去没病打啥吊瓶,我问他那不舒服了,他吱吱唔唔很不好意思说。


在我的一再逼问下,他捶头丧气地说:“还不是你给的洗澡票,现在的公共澡堂不能去,就那么泡了一回,我就中标了!”


我暗笑:“是么,枪头红肿?痒痒?”


他很羞涩地点头。


“诊所的人咋说?”(我真不想说那是医生)


“人家开了药,得打一个星期的吊瓶哩。已经打了一次,花了179元哩。“


我哈哈大笑,他看着我笑,又气又羞:“你咋这样呢?俺从不去不正经的地方,就怕沾脏病回家和老婆说不清,这半年多也没个假回家,这要让俺老婆知道了,俺可咋弄?“


我正正经经地对他说:“这样吧,你不用去花那钱打吊瓶了,你去买点消炎粉和白凡士林油和上,晚上用热水泡泡枪头,再抹上这油,两天就好啦。“


他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我:“咋回事哩?“


“哈,我知道你不会去乱整,再说啥样的脏病也不会在公共吃子里泡回澡就中标哟!听我的吧,没错!“


他半信半疑地按我说的去作了。几天后很高兴地说“木事了!你咋知道是那样整,那诊所的人咋不说实话泥?“


则个我就不在这解释咯。


我的犬子出生四十多天的时候忽然发烧,烧到38度时我不过是给他多喝点水,用冷毛巾降降温,可烧到第二天,我沉不住气啦,抱着去了社区医院,那里的一位中年女士(我又不想说她是大夫了)开出了抗生素要注射。


我没取药,抱着儿子回家给我在医院工作的大哥打打了个电话,老大说:如果烧过39度就去儿童医院吧。


晚上,儿子烧到39。4度咯。我急匆匆地抱着到了北京最好的儿童医院,找了位岁数大点的女士(还是不想说是大夫,不过是想岁数大的经验多,更负责些),她左问右看却啥也说不出来,只是让着儿子抱到观察室去观察。


观察室里值班的是一位年青,PL的女医生,她迎过来一看单子:“这叫什么?一点观察方向没有。“


她仔细地用手指从儿子的头向下一点点地按,一点点地按下来儿子只是楞楞地看着她,也许这小子看着这位医生阿姨PL,按得不难受就不哭也不闹。但按到肚子时儿子叫了一声。


“去照个X光吧!“


X光结果出来了,我啥药也没拿,抱着儿子回家按PL女大夫的吩咐做,第二天儿子啥事没有啦!


这年头,活得真累,恨不得自己是本百科全书,尤其见了穿白大褂的,先得做好准备,拿出自己的一切阅人本事,先断定对方是医生还是啥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