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战士

1945年4月8日,正当德国面临土崩瓦解之际,于西线的汉堡附近,一支德军最后的正规部队正捎捎地建立——第12军。当时盟军拥有压倒性的空中及地面优势,在物资,补给均严重缺乏下,德军仍可集结手上最后的资源建立一支较具规模的部队,而且更能突破英美联军及俄军的防线抵达柏林的郊区,实属大战末期一项德军的军事奇迹。加上第12军麾下的“克劳塞维兹”装甲师为德军最后组建的装甲师,令这支部队更加引人入胜。可惜由于有关第12军最后攻势的资料非常缺乏,现只能从各方面书籍中得出以下的第12军及装甲部队“克劳塞维兹”装甲师的组成及奋战经过。 (一)成军背景 1945年4月6日,原第3装甲军师司维克上将于伤势痊愈后第一次乘车到达德国陆军司令部O.K.H展开会议(维克于1945年3月在东普鲁土反攻作战时受伤)。在会议上元首副官兼陆军司令部长狄因里德上将向维克讲述了当时局势及希特勒组建新军的思想。由于当时西线已接近崩溃的边缘。西线德军的主力部队莫德尔的B集团军及部份H集团军于1945年4月在鲁尔,亚尔撤斯地区被美第1,3及第9军所包围。包围人数达32万人。另外第11军也同时被困在北德哈次山区。所以希特勒认为要解决当时局势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组建一支新的强大部队去解救西线的困局。而新建的部队被命名为第12军,也是德国陆军最后一支组成的军团.第12军的组建可说是非常匆促,加上当时可供建军兵员的男性在德国已经少之又少。所以12军的人员几乎是从各前线部队被攕后的残余力量,空军及海军后方的警备部队,工兵部队,没战车可驾驶的战车兵,地方警察及至甚消防员等单位中集结而成,可说是一支名乎其实的“杂牌军”。经过1945年4月6日的会议后,陆军司令部于4月7日正式颁布组建第12军,由维克上将出任司令。维克上将于1939年开始出任第1装甲师的作战参谋,其后调派至第57装甲军团参谋长,第3军首席参谋,第1装甲军参谋长南乌克兰军团军参谋等职位。1944年7月21日出任德国陆军司令部O.K.H作战参谋部长,维克上将有丰富的装甲作战经验,在德国陆军中获很高评价。原本维克上将于1945年2/3月指挥第3装甲军在奥德河区向俄军发动反击,而且取得了一定战果,可惜及后因交通意外受伤而回国休养。反攻行动也因此而失败收场。维克上将于4月初伤势痊愈,所以希特勒认为维克是带领第12军以解救第三帝国的最适合人选。陆军司令部要求第12军要有强大的军力以满足其担当任务的需要。所以部队需包括两个装甲师,8个步兵师,两个突击炮旅及一个军直属驱逐战车营。部队组成分别如下: “克劳塞维兹”装甲师(Panzer Division“Clausewitz”) “舒尔坦何斯”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Scharnhorst”) “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Ferdinand von Schill”) “劳烈舒.冯.格德尔”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Ulrich von Hutten”) “禾斯夫顿”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Wulfen”) “顿奥德.希士拿”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Theodor Koerner”) “哥尔兹加维兹”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Grosskreuz”) “普兹登”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Potsdam”) 第1170突击炮旅(营) 军直属第243突击炮旅 军直属第3驱逐战车营 亚尔撤斯山区中正组建的一个步兵师 SS士官学校组中正组建的SS一个装甲师 事实上,因资源缺乏,亚尔撤斯山区及SS士官学校所组建的步兵师及装甲师仍没法成军。所以第12军实际上只有一个装甲师及7个步兵师共8个师。第12军共编成两个军团:第20军团(20th korp)及后来改由中央集团军的3个步兵师及地方守备部队组成的第48装甲军团.但实际上,具较完整作战能力的只有第20军团。最初成军的“克劳塞维兹”装甲师及“普兹登”步兵师于第12军建军前曾独立投入作战。第12军各步兵师及编成如下: “舒尔坦何斯”步兵师 1945年3月30日开始组编,师团骨干来自第167及340国民掷弹兵师的残部及工兵训练学校学生。该师于4月8日建成,编制为 1:师团本部 2:“舒尔坦何斯I,II及III”掷弹兵团,各团有两个营 3:“舒尔坦何斯”炮兵团,有两个炮兵营及一个重炮兵营 4:“舒尔坦何斯”驱逐战车营,一个连,共有1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 5:“舒尔坦何斯”突击炮兵团 6:轻步兵营 7:其它分支部队如补合营,医疗营及通信营等 “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 1945年4月20日建军,师团骨干来自第700突击炮预备旅,突击炮训练学校及荚斯尔维兹突击炮教导旅。编制为 1:师团本部 2:“费狄南.冯.兹希尔I,II及III”掷弹兵团,各团有两个营 3:“费狄南.冯.兹希尔”突击炮兵团 4:其它分支部队如补合营,医疗营及通信营等 “劳烈舒.冯.格德尔”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Ulrich von Hutten”) 1945年3月20日开始组编,师团骨干来自第56步兵师,第18及190国民掷弹兵师的残部。1945年4月8日成军,编制为 1:师团本部 2:“劳烈舒.冯.格德尔I,II及III”掷弹兵团,各团有两个营 3:“劳烈舒.冯.格德尔”炮兵团,部队内容不明 4:“劳烈舒.冯.格德尔”驱逐战车营,一个连,共有1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 5:轻步兵营 6:其它分支部队如补合营,医疗营及通信营等 “普兹登”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Potsdam”) 1945年3月29日开始组建,师团骨干来自第85国民掷弹兵师的残部及各地军官学校学生。4月8日成军,编制为 1:师团本部(原第85国民掷弹兵师指挥部) 2:“普兹登I,II及III”掷弹兵团,各团有两个营 3:“普兹登”炮兵团,有三个炮兵营,装备10。5cm战防炮,数量不明 4:“普兹登”驱逐战车营,有一个PAK反战车炮连(?) 5:其它分支部队如补合营,医疗营及通信营等 “顿奥德.希士拿”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Theodor Koerner”) 1945年3月29日开始组建,师团骨干来自帝国劳动兵团第3师,251国民掷弹兵师的残部及第7装甲师本部。1945年4月8日成军,编制为 1:师团本部 2:“顿奥德.希士拿I,II及III”掷弹兵团,各团有两个营 3:“顿奥德.希士拿”炮兵团 4:“顿奥德.希士拿”驱逐战车营,一个连,共有1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 5:轻步兵营 6:其它分支部队如补合营,医疗营及通信营等 “禾斯夫顿”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Wulfen”) 1945年3月29日开始组建,师团骨干来自帝国劳动兵团第2师及251国民掷弹兵师的残部。1945年4月8日成军,编制为 1:师团本部 2:“禾斯夫顿I,II及III”掷弹兵团,各团有两个营 3:“禾斯夫顿”炮兵团,有两个炮兵营及一个重炮兵营 4:“禾斯夫顿”驱逐战车营,一个连,共有1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 5:轻步兵营 6:其它分支部队如补合营,医疗营及通信营等 “哥尔兹加维兹”步兵师(Infantry Division“Grosskreuz”) 1945年4月开始组建,师团骨干来自帝国劳动兵团第1师及299国民掷弹兵师的残部。1945年4月8日成军,编制为 1:师团本部 2:“哥尔兹加维兹I,II及III”掷弹兵团,各团有两个营 3:“哥尔兹加维兹”炮兵团,有两个炮兵营及一个重炮兵营 4:“哥尔兹加维兹”驱逐战车营,一个连,共有1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 5:轻步兵营 6:其它分支部队如补合营,医疗营及通信营等 军直属第3驱逐战车营 1945年4月初开始组建,部队分别的两个驱逐战车连,每连有1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1个装甲侦察连有20辆不同型号的装甲车及一个装甲车连。在战术上,第3驱逐战车营是由“顿奥德.希士拿”步兵师直接指挥。 第1170突击炮旅(营) 1945年4月1日成军,部队骨干来自第332及278突击炮旅,成员共有600多人。突击炮均是直接从工厂配置的31辆三号突击炮G型。1945年4月13日作第一次参战。在战术上,第1170突击炮旅(营)是由“舒尔坦何斯”步兵师直接指挥。 军直属第243突击炮旅 部队前身为1941年5月10日编成的243突击炮营。1945年3月至4月,部队由突击炮射击学校学生重新组编,官兵数目为750人,突击炮是直接从工厂配置的最后31辆生产的三号突击炮G型及三号榴弹炮G型。部队编制为第一,第二连各配有10辆三号突击炮G型及第三连配有10。5cm三号榴弹炮G型,另有两个步兵排及一个步兵护卫连。1945年4月14/15日首次参战,在战术上,军直属第243突击炮旅是由“顿奥德.希士拿”步兵师直接指挥。 (二)“克劳塞维兹”装甲师组成 “克劳塞维兹”装甲师是根据1945年3月25日所颁布的“1945年德国装甲师组织”基础上建军。部队于第12/13军区的劳恩堡(LEUNBURG)开始编成。1945年4月6日“克劳塞维兹”装甲师被正式命名。师长为乌恩莱因中将(GENERALLEUNANT UNREIN)。兵员方面,本来该师于1945年4月4日打算加入来自大德意志装甲补充旅(Panzer-Ausbildungs-Verband“Grossdeutschland”)及325步兵师作为补充兵员,但由于该两部队分别已在前线作战。所以其后于4月6日更改从FHH甲补充旅(Panzer-Ausbildungs-Verband“Feldherrnhalle”),“荷尔斯泰恩”装甲师战斗群(Panzer Division“Holstein”),233预备装甲师战斗群(233。Reserve Panzer Division)及106装甲旅的残余部队(Panzer Brigade106)中补充兵员。“荷尔斯泰恩”装甲师战斗群原于1945年2月1日成立,部队理论上是以44年装甲师编制,其后233预备装甲师加入。该师的主要战车大都来自丹麦占领区的旧式四号战车(大都为短炮型号),共29辆。及后于1945年2月21日部队再从兰斯(LINZ)的工厂获得了17辆刚出厂的四号J型战车。而106装甲旅原为1944年9月德军所成立的14个独立装甲旅其中之一,之是西线唯一独立运作的装甲旅。部队于1944年9月被配备36辆豹式战车,11辆四号驱逐战车(V)及4辆四号对空炮战车。该部队一直于西线作战,于1945年3月再加入了亨美尔重战车战斗群的数辆虎一战车。1945年4月,106装甲旅在鲁尔区几乎被全灭。残余部队最后派至“克劳塞维兹”装甲师。 4月7日,“克劳塞维兹”装甲师接收了大德意志驱逐战车营(Panzer Jaeger Abteilung“Grossdeutschland”)的两个连及“普士顿”战车营(Panzer Abteilung“Potsdam”)的一个连总数31辆榴弹炮并组成该师的驱逐战车营。106装甲旅及“普特罗斯”装甲射击学校战斗团(PanzerAbteilung“Putlos”)分别于4月9日及17日正式编入“克劳塞维兹”装甲师并成为直辖该师的两个装甲团。装甲车辆方面,“克劳塞维兹”装甲师直接从德国陆军军械补给局(Heeres Zeugamt)接收。日期为:4月13日接收31辆三号突击炮,4月14日接收10辆豹G最后期型战车及5辆猎豹重驱逐战车,4月15日接收10辆最后生产的四号L70/(V)驱逐战车。另外原属“普特罗斯”装甲射击学敕战斗团的2辆虎I战车,12辆豹式战车,7辆四号战车,1辆四驱L48,1辆三突击炮及4辆四号L70/(V)驱逐战车也与该团一同编入“克劳塞维兹”装甲师。106装甲团及“普特罗斯”装甲射击学敕战斗团分别于4月15日及17日在乌兹坦(Uelzen)和毕兹斯坦(Buchen)正式完成装配。全师编制分别如下: 编成日期:1945年4月6日 1:师团指挥部(师团本部) 一个护卫连:4辆2cm Flak38自走炮 2:第106装甲旅 第一营:106装甲营(1945年4月15日从德劳斯顿“Dreseden”抵达) 106装甲营第一连:10辆四号L70/(V)驱逐战车 106装甲营第二连:10辆豹式G型战车(配有IR红外线晚视设置),5辆猎豹重驱逐战车(当中两辆可动),1辆豹式回收车 第二营:FHH装甲车营:共三个连,各有48辆不同型号的装甲车辆。 3:第42装甲掷弹兵团:共两个营,各营有3个连。 4:FHH1装甲掷弹兵团,1945年4月15日从费利西亚“Fredericia”抵达):共2个营,各有5个连。 5:FHH2装甲掷弹兵团,1945年4月15日从费利西亚“Fredericia”抵达):共2个营,各有5个连。 6:装甲掷弹兵预备营:共4个连。 7:大德意志驱逐战车营:共3个连,每连各10辆三号突击炮及追猎者驱逐战车。 8:“易北”装甲侦察营共两个连 营部:1辆Sd.Kfz.250/1装甲运兵车 通信部:1辆Sd.Kfz.221无线电侦测车 第一连:两辆Sd.Kfz.222装甲车,1辆Sd.Kfz.221装甲车,2辆Sd.Kfz.234/1装甲车,6辆Sd.Kfz.250/9装甲车。 第二连:18辆Sd.Kfz.250/9装甲车,4辆Sd.Kfz.250/8装甲车 9:144装甲炮兵营(144TH Panzer Artillery Abteilung):共4个连,有18门7.5cm野战炮。 10:装甲工兵营:共有两个连 11:第18通信营第一连(Na Abteilung 18,1945年4月15日从瑞士马兹顿“Swinemuende”抵达) 12:3/66装甲整备连及“克劳塞维兹”装甲整备连 13:野战邮局连,医疗连,运输连各一 14:“普特罗斯”装甲射击学校“冯.班灵顿”战斗团(Panzer Abteilung“Putlos/Von Benningsen”) 战斗团本部:两辆豹式战车 炮兵排:3门7.5cmPak40火炮。 装甲侦察排:Sd.Kfz.234/1,Sd.Kfz.234/2,Sd.Kfz.234/3,Sd.Kfz.234/4装甲车各1辆,1辆Sd.Kfz.221/1 第一连:连部两辆虎I战车 第一排:5辆豹或战车 第二排:5辆豹式战车 第二连(装甲射击学校士官部队):连部2辆四号战车(其中一辆为四号G型战车) 第一排:5辆四号战车 第二排:1辆四号战车,1辆四号突击炮,4辆四号L70/(V)驱逐战车。 第三连:连部1辆Sd.Kfz.251/1 第一排:4辆Sd.Kfz.251/? 第一排:6辆Sd.Kfz.251/? 重自走炮排:2辆slG33自走炮,1辆Sd.Kfz.250/? 步兵炮排:Sd.Kfz.250/8及Sd.Kfz.250/9各一辆。 经过几天急忙的组建后,“克劳塞维兹”装甲师算是免强成军。该师只虚有一个装甲师名号,而事实上其军力只较一个装甲战斗团大一点。 (三)“克劳塞维兹”装甲师上阵与灭亡 1945年4月,西线前景一片暗淡,B集团军及大部份H集团军先后被包围攕灭。残余的G集团军及西北集团军(原H集团军残部重组)已没法再支撑西线。1945年4月8日,正当第12军仍处于组军阶段时,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O。K。W)已经下令该部队立即前往劳恩堡(LEUNBURG)及乌兹坦(UELZEN)地区向盟军反攻并解救于哈次山区被困的第11军。4月8日晚,“克劳塞维兹”装甲师正式向劳恩堡沿铁路进发并于10日晚上抵达班特顿普泰(BIENENBUTTEL)。当晚该师的106装甲团与美军1及第9步兵师接触,也是该师第一次作战。由于当时该师仍处于组编阶段,所以106装甲团第二营只能出动5辆豹式战车。而事实上该师一直是边组建边作战的。经过数分钟的接战后终于成功摧毁美军阵地。之后德军再把其后前来的数辆美军战车及装甲车击毁。1945年4月13日,“克劳塞维兹”装甲师联同第12军的“普兹登”步兵师及西北集团军的第25军团向劳恩堡以北的劳动训练场(R.A.D)集结。这些混杂部队中,只有“克劳塞维兹”装甲师谓唯一装甲力量。部队有战车31辆及突击炮/驱逐战车41辆,当中更只有半数能实时投入战斗。经过极艰难的编组,“克劳塞维兹”装甲师的师团本部,师护卫连,大德意志驱逐战车营,106装甲团第二营(装甲车营),第42掷弹兵团第一营及部份补合部队算是免强成军并实时被派往乌兹坦地区。此时英军第15苏格兰师正在乌兹坦以南展开攻击。“克劳塞维兹”装甲师投入了大德意志驱逐战车营的30辆三号突击炮及追猎者驱逐战车进行反击。成功阻挡了英军的攻势并击破了数辆战车。该部队从乌兹坦向西推进了约10公里。其后受到英军的攻击而彻回,部份“克劳塞维兹”装甲师残余部队于4月13日下午脱离前线。至于“禾斯夫顿”步兵师的命运则非常惨淡,该师于4月13日对乌兹坦地区反击中被美军第1,第9步兵师重挫并且在4月18日遭包围,师团司令眼看成功突围的机会已经是不可能,所以于4月20日正式下令解队并要求成只各自突围逃命。结果大部份成员均被美军掳获,只有小部份能逃回第12军集结地。 4月14日,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下令部份“克劳塞维兹”装甲师联同“普兹登”步兵师及第84国民掷弹兵师组成新编的第39装甲军团(39TH Panzer Korp)。部队首要任务是立即向希文斯坦(HELMSTEDT)以南的易北河段进发。以参与第11军在亚尔撤斯山区的解围作战。事实上,第12军之建成的首要任务就是为了解救西线的困局,部队建立之初德军已经计划从亚尔撤斯山区侧翼作突破作战的方案。1945年4月17至18日,第12军麾下各师团大概组建成军。维克上将立即重新提出向希文斯坦发动大反击计划。可惜被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拒绝,理由是敌军占有绝对性数量优势,在双方兵力相差太远的情况下,实时投入手上所有仅存的兵力进行突破无疑是自杀。所以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只免强答应维克上将向希文斯坦的易北河段进行有限度的晚间前进。 由于双方实力悬殊,维克决定向希文斯坦的英军实施晚袭。4月14日晚上,由经验丰富的背克上尉(DECKER)率领的师本部,师部护卫连,大德意志驱逐战车营,第106装甲团第二营,第42装甲掷弹兵团及补给部队所组成的背克临时战斗群在希文斯坦以北出发向立狄因(NETTELKAMP)地区展开攻击。于15日零晨3点部队与英军进行第一次接触,双方随即发生激烈炮战。战斗一直持续至上午,由德军成功突破了英军由步兵所组成的防线。战斗群在当地作短暂休息及点算战果。14/15日的作战该部队损失了3辆豹式战车,4辆追猎者驱逐战车。摧毁英军共41辆战车,数十辆装甲车合计一个装甲团的战果。而且战斗群成功在英军手上获得一批燃料及弹药等补给品。4月16日,部队从新补整,另外“普特罗斯”装甲射击学校“冯.班灵顿”战斗团此时也完成组建并前往集合点准备加入了攻击行列。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下令部队于4月16日下午5时再展开新一轮攻势。 4月16日,战斗群从立狄因东北2.5公里的地点开始进击,很快便摧毁英军守军的数辆战车,部队主要目标是突破英军防线并夺取威灵根(WITTINGEN)东北12公里的树林地带。106装甲战斗群从东西两面夹击进攻,背克106装甲战斗群很快便成功突破英军防线并于晚上会合抵达目的地,当晚“普特罗斯”装甲射击学校“冯.班灵顿”战斗团也抵达威灵根并于第二天加入了攻击序列。4月17日,背克战斗群作从新编整:106装甲团第一营二连10辆豹式战车,2辆猎豹,“易北”装甲侦察营40辆各种装甲运兵车,FHH2装甲掷弹兵团的第一连,“克劳塞维兹”装甲整备连及补合部队。加强实力后的背克战斗群于4月17日下午抵达尼斯河。易北河(WERER-ELBE-CANAL)渡河点附近并准备强行渡河,但由于英军在当地加建了纵深的防御弹地,加上使用大量装甲兵力去阻止德军的攻势,此令背克战斗群伤亡惨重。4月18日早上,“普特罗斯”装甲射击学校“冯.班灵顿”战斗团也加入战斗。由冯.班灵顿少校指挥的战斗团分成三个独立小战斗群出击。4月19日黄昏,由1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及两辆掷弹兵营临时编成的第四个战斗群也一同加入攻击。当晚,“冯.班灵顿”战斗团抵达哈谢尔何斯(HASSELHORST)南部,可皆部队与其它“克劳塞维兹”装甲师失去了联系。此时,增援英军的美军第5装甲师加入战斗并向进攻部队展开包围行动。为避免遭受美军包围摧灭,背克集合中了手上所有能用的装甲车向苏立威灵根(SUDERWITTINGEN)方向突围。部队于撤退路上遇上了美军第5装甲师第81装甲营及71反战车炮营的突袭。美军从2600码向德军进行猛烈射击,很快地其中1辆豹式战车及1辆装甲车被击中起火,其它部队立即慌忙撤退。美军连随追击,美军第628装甲旅的反战车排也加入追击。美军利用T26战车向德军进行炮击。背克战斗团再有两辆装甲车被击毁。部队慌忙逃入树林并试图组织反击。但此时美军唤来空军向树林实施空袭。美军机司利用敌军发出的无线电波找到位置,并拖行精确空袭。数平方公里面积的空炸下使几乎所有可动的德军装置都无一幸免。经过一轮狂轰猛炸后,大部份战斗群的士兵都已经失去战斗意志,加上美军使用扩音器不停向树林中的德军劝降,很快便有官兵跑出树林向美军投降。单单是20日上午10时的一小时内,已经有三十多名德军向美军投降。另一方面,“冯.班灵顿”战斗团的其中两个独立战斗群在美军的空袭后已经近几全灭,残存部队更于高拉兹(KLOTZE)附近的小镇遭美军第5装甲师的一个侦察连捕捉全摧。剩下的两个战斗团使用手上最后的装甲车掩护友军突围撤退。最后以近几自杀的代价成功掩护友军脱出。残存的德军部队于4月20日逃回尼斯河。易北河的渡河起点。部份部队由于失去重型装备,所以唯有利用英,美军所废弃的战车作固定防御据点。从1945年4月13日至21日,“克劳塞维兹”装甲师总共损失了4750人,21辆战车,35辆突击炮及近百辆装甲车,运兵车及卡车。 1945年4月21日,已经失去大部份战斗能力的“克劳塞维兹”装甲师的背克战斗团及溃不成军的“冯.班灵顿”战斗团利用手上最后的10辆豹式战车及猎豹驱逐战车和十多辆不同型号的装甲车再次向科拿兹班(FALLERSLEBEN)附近的尼斯河。易北河渡河点发动攻击,准备夺取该地区唯一一座渡河桥。攻势于21日晚上展开,打头阵的为数辆234型八轮装甲车并向美军的反战车炮阵地发动攻击,很快便成功摧毁这些反战车炮阵地,随之而来的美军增援部队也遭受同样命运。获得初步战果后,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随即下令第38装甲军团的其它部队逐次投入希望扩大战果。“普兹登”步兵师及第84国民掷弹兵师很快便联合背克战斗团于21日深夜向科拿兹班渡河桥进发。相方在桥上展开激战。前排的第一辆豹式战车很快便被连续击中5炮后掉进壕沟中报销。美军随即招来第71反战车炮营前来增援,数辆战车抵达并实时与德军展开炮战,由于背克战斗团中有其中两辆豹式战车配有IR红外线晚视设备(FG1250),所以在晚间占有绝对优势,经过二十多发的炮击后终于成功摧毁美军阵地及击退美军增援部队并夺取了该座桥梁。随后步兵于战车的掩护下沿公路从哥夫何宁(GIFHORN)抵达波恩尔(BROME),途中并未被美军发现。 与此同时于1945年4月22日,美军开始集结军力向易北河北部发动攻击以清剿当地德军的最后残余势力。美军以强大的战术空炸打开进攻序幕,随后由美军第5装甲师的第34装甲营及46步兵营开始前进并进行包围。被包围的德军有第38装甲军团及部份第20军团(包括“克劳塞维兹”装甲师,“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及第84国民掷弹兵师的残部)。美军的第一波攻势于下午1时展开,并且很快攕灭了德军近400人。FHH2装甲掷弹兵团及第42装甲掷弹兵团的残部并死抵抗,双方在胡波历(WOLBECK)的铁路桥及亚尔兹堡(ARNSBURG)发生激烈战斗并成功重挫来犯的第34装甲营及46步兵营,攕敌达半数以上,美军被迫暂时后彻。德军于当天下午5时沿河道向前推进并夺取了维斯特(WISDELT)。下午6时30分,美军再从新组织第二波攻势。这次攻势较第一波更为猛烈。到了傍晚,德军没法再支撑下去,维斯特又再次失守,损失了二百多人并被击毁两辆战车及十多辆装甲车及卡车。残余的第39装甲军团被迫退入树林,很快美军便包围了德军部队并拖以猛烈空袭。此刻部队已经没法再组织任何有组织任何较有系统的反击,就连突围的能力没缺乏。最终第38装甲军团于1945年4月28日在胡斯登堡(WOLFSBURG)瓦解。“普兹登”步兵师及第84国民掷弹兵师被完全攕灭。只有少部份成员能逃出包围网,。4月28日,“克劳塞维兹”装甲师的总兵力只剩下3辆豹式战车,4辆猎豹驱逐战车及数辆装甲车。军力只相等于一个装甲连(另外第42装甲掷弹兵团于4月28日仍于哈根尔兹地区(HAGENOW)继续作战,而该团只剩下133人,其后同样被编入“克劳塞维兹”装甲掷弹兵旅)。同日,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下令把“克劳塞维兹”装甲师及第39装甲军团的残余部队重组,从新命名为“克劳塞维兹”装甲掷弹兵旅(PANZERGENAIDERESBRIGADE“CLAUSEWITZ”),编制不详. (四)第48装甲军团的组建 正当西线易北河北段面临崩溃的同时,东线也同样入进倒数阶段。1945年4月10日,中央集团军(ARMY GROUP CENTER)指挥部下令正在重组的第48装甲军团(48TH PANZER KORPS)立即横渡易北河与河西岸的第12军会合,4月11日,第48装甲军团指挥部正式列入第12军麾下并开始重组。第48装甲军团的骨干成员主要来自第24装甲师的第26装甲掷弹兵连,加上于1945年3月,中央集团军把3个步兵师归入该军团。从而构成第48装甲军团的初型。由于战末德军已没法征募较具质数的新兵员,所以跟第12军成军的情况相似,第48装甲军团几乎都是由地方的防备部队,警察,保安员等缺乏战斗力的人员所组成。部队主要由三个地区的防卫队组建,当中包括数个步兵营,三个炮兵排,帝国劳动团(R.A.D),国民突击队,第116情报机关联队,第14防空炮师的残部,帝国通信学校学生连,国家社会主义自动车运输军团(N.S.K.K)预备营,尼斯河防区陆军直辖空军预备战斗群及三个防区警察战斗群。虽然部队被称为第48装甲军团,但可笑地全军团除了部份从第26装甲掷弹兵连的装甲兵外,几乎完全没有任何战车及装甲兵等装甲力量,可说是一支空有名称的杂牌装甲军团。 (五)柏林解围作战 1945年4月20日,希特勒的生日,俄军突破维斯图拉集团军于奥德河的防线,先头部队在22日抵达柏林南部市郊。而另一边俄军第一白俄罗斯方面军也很快从柏林北部与南部军队会合形成包围网。当晚第12军接到了德国陆军西线指挥部的命令,立即北上向柏林展开救援作战行动。但维克上将认为单靠第12军的力量实在很难独力作解围作战。指挥部经过一轮讨论后,决定联合于柏林北部奥尔兰登堡(ORANIENBURG)的第3SS装甲军团和第41装甲军团及柏林东南部第9军作三方向反击以打通一条通往柏林西南的走廊。可惜计划只属纸上谈兵,最主要原因是第3SSS装甲军团当时在奥尔兰登堡奋力作战,根本没法有余力加入反攻行列,第41装甲军团只是纸上部队,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另外第9军更加被俄军打至七零八落,部队被分割成几个小组,56装甲军团被包围在柏林市,101军团被包围在市北,其余部队则同样被围困在柏林以南的苏斯坦(ZOZZEN)。这些部队根本没能力协助第12军的请救行动。所以最后只剩下第12军参与这次作战。 1945年4月26日早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军最后一次攻势正式展开。第12军的首要任务是突破俄军防线并接近普兹登(POTSDAM)——苏斯坦(ZOZZEN)地区围困的第9军及地方残余部队展开解救行动。第12军派出4个步兵师分成三路进攻:“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及“劳烈舒。冯。格德尔”步兵师负责从正面向普兹登方向出发救出当地守军,“禾斯夫顿”步兵师及“顿奥德.希士拿”步兵师则负责主攻部队的两边侧翼掩护,向第一白俄罗斯方面军的第4近卫装甲军发动突袭。攻击部队很快便突破俄军的第一道防线,随后德军步兵于追猎者驱逐战车掩护下疯狂前进,再冲破第二道防线并于当日下午抵达普兹登以南15公里。第12军随即向普兹登的守军发出无电线通讯让他们向南突围。当晚守军组成了数个突击小组,部份突破了俄军的包围网并与“劳烈舒。冯。格德尔”步兵师于普兹登南部的森林取得联系。4月29日上午,“劳烈舒。冯。格德尔”步兵师的两个连先头部队与俄军的增援部队爆发近距离的遭遇战,俄军投入了大量的步兵,配合战车的掩护下与德军短兵相接,双方损失均惨重。俄军开始组织反攻行动并投入了斯大林2(JS-2)型重战车参加作战,“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及“劳烈舒。冯。格德尔”步兵师的侧翼首当其冲,于丹斯科夫(DAMSDORF)及史丁顿(SEDDIN)三字道路口受到俄军猛烈攻击。俄军从路口的两旁以5辆斯大林-2战车为一波向据守路口的德军进攻。德军发现其手上的追猎者驱逐战车对斯大林-2这对手竟完全没有任何效果,连还炮击下也没法打穿俄战车的装甲。并且很快便有6辆追猎者驱逐战车被击破。德军此刻唯有派出以十数人组成的步兵单位駹徒步走向斯大林-2战车附近从100码用铁拳攻击。在这种近几自杀式的行动下,才能免强击溃俄军战车。而德军的追猎者驱逐战车也改成攻击斯大林-2战车的履带部份,使得这俄军战车没法弹动,再派出步兵作近距离攕灭。几经辛苦,德军才暂时阻止了俄军的反击。并在史丁顿附近的湖泊建立了防御阵地。 完成首轮攻势目标后,第12军随即重整军力并准备进行第二步计划,就是粉碎俄军于普兹登——苏斯坦地区的包围网。由“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的突击炮部队作先锋向当地树林进发。部队以追猎者驱逐战及反战车炮向俄军包围网作密集射击。成功打通一条信道,包围圈的部份德军立即脱出并与“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合流击破俄军战车二十多辆。4月29日晚上第12军最后一次收到由柏林首元地堡的电报。内容问及第9军的突围情况及第12军的救援部队何时抵达柏林,第12军指挥部于4月30日零晨向柏林回复说第12军正在史丁顿附近的湖泊停滞不前,东侧翼受到俄军猛烈攻击,所以部队暂时不可能向柏林拖以救援。另外第9军在苏斯坦遭包围,部份装甲部队试图向古本(HALBE)以西方向进行突破,但详细位置不明。从此之后第12军再也没有收过任何由柏林来的电讯。当时俄军已经攻至柏林的国会议事堂,于堂内坚守的德国党卫军(大都是11SS及23SS装甲掷弹兵师的死梗派成员)的几百名守军此刻已经不存任何希望,他们大都知道第12军已经没法来到解救柏林的困境。他们只能奋力向俄军作战到最后。当天下午3时希特勒也在柏林自杀身亡。 (六)第9军脱出突围 1945年4月底,东线战场进入了最后阶段,柏林市战役已经接近尾声,第9军(合共13个师)被一分为三,在柏林北方被围攻的第101军团(包括第5猎兵师,第309及606国掷弹兵师和SS503重战车营),在柏林市中心作最后奋战的第56装甲军团(包括第9空降师,第18及20装甲掷弹兵师,明登堡装甲师,SS第11装甲掷弹兵师及SS第23装甲掷弹兵师)与及于苏斯坦遭包围的第9军本部,SS第11装甲军团(包括第169,305及712国民掷弹兵师),SS第5山丘军团(包括第200及286国民掷弹兵师,SS第32装甲掷弹兵师,维兹尔登要塞部队和第391要塞师)和其它第9军直辖部队(包括第404及408国民炮兵团,第27防空炮师,第25装甲掷弹兵师,第9驱逐战车营及SS502重战车营) 1945年4月23日,位于苏斯坦的第9军主力接到维斯图拉集团军的最后指令:立即向西进行突围并设法与第12军会合。当时部队正跟无数难民被俄第3近卫装甲军所包围。4月27日,指挥部收到消息指第12军已经发动解围作战,第9军立即动用手上最后的装甲力量,由卡尔林波夫少校(STURMBANNFUHRER HARTRAMPF)所率领SS502重战车营的最后14辆虎王及(第一,二连各7辆)作先头部队向古本以西方向突破。部队于4月27日下午7点开始出发。向俄军包围网展开进攻。经过几轮的短兵相接后德军成功从古本城区攻至西面巴劳斯达树林(BARUTHER),约100多名步兵带同一大批难民抵达巴劳斯达树林的渡河点。4月28日上午,俄军炮兵连向突破的德军进行炮击,突围部队受到重挫,11辆虎王遭击毁,残存的3辆虎王好不容易才横过桥梁,与卡文洛夫(KUMMERDORF)训练场的官兵及难民会合。可惜由于部队的无线电装置在突围时被毁,所以没法跟其它部队取得联络。当晚部队重夺卡文洛夫陆军训练场(部队于彻离时卡文洛夫陆军训练场前,把训练场的鼠式(MAUS)205/1V2原型重战车的炮塔引爆,当部队重夺该场时,试图把V2的动力系统修复并安装在205/2V1原型重战车上,可惜没有成功………)。 4月30日上午,第9军的残余部队跟距离10公里外的第12军取得联系,双方同时跟俄军的阵地爆发激烈战斗并设法跟对方会合。当天下午3时过后部收到希特勒自杀身亡的消息……。。 5月1日,第9军的官兵终于在西方的上空看见第12军“费狄南.冯.兹希尔”步兵师的掷弹兵连士兵所发放的信号弹。突围部队知道已经成功在即。故此在当晚决定集合手上最后的人力,由史灵顿少尉(HAUPTSCHARFUHRER STRENG)及库斯特上士(UNTERSTURMFUHER KLUST)所驾驶最后两辆SS502重战车营的虎王向西面进行最后突进。打头阵的史灵顿少尉把3辆战车及一门对战车炮击破。但随后被俄军使用的铁拳摧毁。最后一辆虎王也因燃料用尽而放弃于易斯苛兹(ELSHOLZ)。第9军于当天晚上终于成功突破包围与第12军会合。 (七)最后降伏 1945年5月1/2日晚,第12军接收了第9军的残部及难民,由于柏林已经近几失手,背克上将决定当晚向易北河西岸撤退。部队沿铁路一直往西逃亡。5月3日下午,第48装甲军团指挥部派出官员到美军第405步兵团部商讨投降事宜。5月4日,美军第102步兵师及第20军团的谈判团在易北河西岸的美军总部内举行会议。德军提出了投降的数个条件: 1:受伤士兵需立即渡河接受医疗。 2:美军须接受并接收渡河的一万多名难民。 3:美军须善待投降后的德军士兵。 美军接受了德军的投降条件。5月5日,美军派出渡河船开始接载受伤的士兵及难民渡河。第20军首先交出手上的20辆追猎者驱逐战车及大部份重型装备。5月6日,俄军开始发动攻击阻止德军渡河行动,“劳烈舒。冯。格德尔”步兵师及第48装甲军团拼死掩护友军渡河。第1170突击炮旅的第一连利用5辆三号突击炮及数辆追猎者驱逐战车向俄军反击,结果被俄军全灭,只有80人能成功撤走。5月7日,于易北河东岸桥头堡的“顿奥德.希士拿”步兵师士兵收到指示,命令立即渡河撤退。当最后一批“顿奥德.希士拿”步兵师及第12军军部官员渡河后。残存在东岸的少部份德军把所有渡河设备摧毁,并疯狂地向俄军展开绝地反击。“舒尔坦何斯”掷弹兵连在被攕前成功击毁14辆俄军战车。最后第12军及第9军残部等十万余人于5月8日正式向美军投降,结束了其短短一个多月的历史使命。 事实上,第12军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33天中担当了相当的角色,部队从建军至解散。中间参加了几乎所有最后德军的重大战役。虽然部队主要由一些地方民兵及警察等二流军力所组成的“杂牌军”,唯其奋勇作战及发挥的战斗力实在不下于一线部队。最后第12军虽然没法阻止柏林的失手及第三帝国的灭亡,但也留下了其短短的辉煌战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