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朱家岗



日本兵有1500多人,而26团的总兵力不到600人。



12月8日,26团集合攻打青阳镇。青阳镇是整个苏皖边区南面的门户,一直是双方争夺的重点。日本人很顽固,到天黑的时候,攻击还没有起什么效果。部队撤出阵地。9日上午,26团进入朱家岗一带。



泗洪县是淮北苏皖根据地的中心地带,一直是双方相互争夺的中心。泗洪县境内的朱家岗是个大名称,包括孙家岗、曹圩、尤岗、朱家岗等村庄,是平原上突然凸起的一大片土岗,长约2000米,宽500余米。团部和警卫队、侦察、通讯分队驻守曹圩;一营驻守孙家岗和张庄;二营驻守尤岗;三营驻守在西南方的朱家岗村。



10日凌晨3点多钟,日寇分三路袭击26团。日本兵有1500多人,而刚刚经过精兵简政的26团只有3个营6个连,总共兵力不到600人,并且弹药极为缺乏。



20多天来第一次脱了衣服睡觉,裴大乾在睡梦中听到枪声响起来了,当时还以为是在做梦。旁边的战士推了他一把,他迷迷糊糊醒来,在黑灯瞎火中好不容易摸到了被战友踢乱的鞋子,提起墙边立着的枪,跟着冲出门去。



枪声在孙家岗那边响得很密集(孙家岗村和朱家岗村相距大约1000米),有些民房已经着火了,可以看见来回跑动的人影。战士们都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只有在院子外等。很快,7连连长朱震出来了,大喊着7连集合,集合起来后,营长孙云汉带领着7连向孙家岗的方向跑步走了。



9连连长花怀真把队伍集合起来,要战士们马上构筑工事,没有铁锨的向老乡借一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围攻9连阵地的敌人来了。柳夷指导员告诉战士们这是据守青阳镇的日军。他们分兵两路,主力约300多人进攻支援曹圩的7连;另有100多人向9连的阵地发起攻击。9连阵地的地势整体较高,敌人冲不上来,一时炮声震天,炮弹、燃烧弹一排一排打过来,杂草、树木被点燃了,整个战场火光冲天,硝烟弥漫。



新四军的装备都差不多,裴大乾本来只有 3排子弹、7颗手榴弹和一把大刀,二十天来的偷袭强攻,现在弹药所剩不多。花怀真连长在阵地上喊:“战士们要沉着,敌人到跟前了再开枪,不要乱开枪,瞄准了再打!”据记载,在朱家岗战斗中,部分连队弹药用尽,战士在百姓处寻找到钉耙、铁叉冲进敌群。


鬼子怕大刀



据说因为无头鬼魂他们的神社不收留,所以见大刀就慌。



敌人攻下了孙家岗,7连退回来了。7连退回来就等于3营与团部的联系断了。炮火把围墙打塌了,到处都是废墟和燃烧着的房屋。在燃烧过的草灰、尘土的飞扬中,敌人一次次发动冲锋,每当一轮炮击过后,等冬日的寒风吹尽激起的灰尘,裴大乾总能看到百米之内匍匐在地的鬼子们,他甚至知道走在最前面的鬼子会从那个位置冲上来——似乎是冲上来的必经之路,他的枪就瞄准在那里。大约十次的冲击后,日本兵的炮火慢了下来,冲锋基本停止。



下午,孙云汉营长说9连的阵地敌人看来是攻不下了,敌人大批兵力都集中在曹圩,看来他们已经知道团部就在那里,3营要分出一部分兵力支援团部。他点了裴大乾等一部分战士撤出了阵地,小跑过后场(7连阵地所在名称),到了曹圩的交通壕,向曹圩南部的敌人发起进攻。



村子周围都是老百姓挖好的壕沟,在33天反扫荡中,老百姓破毁了7000余里的公路,使敌人的进攻受到很大的限制。9连通过这些交通壕接近了敌人的外围,最后用大刀从曹圩的西南角撕破敌人布好的“口袋”。当时连队里都在流传日本鬼子不怕枪,怕大刀。据说是无头的鬼魂他们的神社不收留。鬼子们冲上来,战士们拿着大刀冲过去,往往砍死几个日本兵其他的就仓皇退却。朱家岗战斗中很多阵地就是靠大刀守住的。



裴大乾的大刀上飘着血红的布带,冲过曹圩敌人阵地的时候,他把大刀举过头顶,在头顶回旋。战士们喊杀声不断,敌人退却了,还没有短兵肉搏,敌人就让开了一条路。9连花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冲过了曹圩外围的敌人,在一片喊杀声中,3营9连终于和团部会合。这时候9旅韦国清旅长派来解围的骑兵到了,敌人眼看围歼26团的目的无法达到,急忙撤走了。



太阳落下去了,整整一天时间,敌人对阵地发起了10多次进攻。在掩埋阵亡战友的时候,裴大乾在孙家岗的一家院子里看到1连3 排的20多名战士全部牺牲了,有个战士手里还死死捏着手榴弹,怎么掰都掰不开,还有的被炸得尸骨不全,找不到手脚,有一名战士嘴里还咬着敌人的一片耳朵……朱家岗战斗击毙敌人280多人,新四军26团共有73名官兵牺牲,60余名负伤。敌人的尸体大部分被他们抢回住地,焚烧了好几天,战场上只留下众多的枪支武器。



朱家岗战斗成了这次“反扫荡”的转折点,之后敌人几乎停止了进攻。33天的“反扫荡”中,新四军四师共进行了37次大小战斗,以朱家岗战斗最为惨烈。在欢庆大会上,旅长韦国清宣读了陈毅军长给26团的贺电。彭雪枫师长也表扬了26团在朱家岗的英勇,但是同时批评了部队在战斗中相互协作不力,不注意情报的搜集等。



儿童团长“裴大胆”



裴大乾的这个绰号跟彭雪枫还有一段渊源。



裴大乾有个绰号叫做“裴大胆”,这个绰号跟彭雪枫还有一段渊源。还在淮北中学读书的时候,有一天,裴大乾和一群同学正在放哨,彭雪枫来了,警卫连的士兵 “很凶”,其他同学都被赶吓走了,只有裴大乾爬上树,喊了一声:“彭司令。”一名警卫兵叫他快走,彭雪枫听见有人叫他,从马背上回过头来,笑着对他说: “这个小孩子胆子真大!”



共产党刚到泗洪县的时候,十三四岁的裴大乾在路上碰见了,领着他们的一个工作组到界集镇最富有的地主家去 “借粮”。这一下子他就有了名气,成立儿童团他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团长,在站岗放哨中因为胆大机灵,很受赞赏,刘少奇曾说裴大乾“很机灵”,很快被保送到淮北中学学习,毕业后直接参加新四军。



裴大乾的从军生涯起于泗洪县,止也与泗洪县有直接关系。1953年裴大乾从朝鲜战场归来后,被送往南京炮兵学院深造。这时候,从家乡泗洪县寄来一份材料说裴大乾在抗日战争中杀过一名百姓……一年之后,事情调查清楚了,杀人的不是裴大乾,而是裴大强,因为和他的名字很像,地方政府搞错了。但是这一次审查持续了一年多,当裴大乾回到东北师部的时候,升迁机会已经错过。裴大乾决定退伍,志愿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裴大乾说他一辈子的作风就是部队的作风——雷厉风行。“打仗就不能怕死,怕死就不要打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