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银行职员挪用400万炒股炒成几百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警在审讯王阳。宁公宣 供图


学习国际金融的他自视甚高,19岁毕业到银行工作后成天想出人头地,干出一番大事业。很快,他找到了自己努力的方向——炒股,他想成为“股神”,别人对他刮目相看。炒股需要大量的资金,他利用自己发现的单位管理的漏洞,先后挪用储户400万元资金。然而,他没有成为“股神”,炒股遭遇惨败,因窟窿越来越大无法填补,他选择了逃亡,成了公安部督捕的B级通缉犯。经历了6年心灵煎熬后,山穷水尽的王阳于今年9月30日回到南京,并在父母敦促下向南京警方投案自首。


12月10日,记者面对面采访了这位想成为“股神”,却走上歧路身陷囹圄的小伙子。坐在记者面前的王阳才27岁,皮肤白皙,浓眉大眼,审讯民警说,他长得像个女孩,要不是走上歧路,应该有个美好的前途。



一次跳槽改变了命运


1980年夏天,南京一户普通工人家庭诞生了一个眉清目秀的胖小子,他是父母的第二个儿子,取名王阳,寓意长大后像太阳一样发光发热熠熠生辉。小王阳也挺争气,不管是在学校念书还是找工作,都没怎么要父母操过心。1995年,王阳考入南京某中专国际金融专业。1998年毕业后,王阳因成绩优异被推荐进一家投资银行,后又进入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做起了前台储蓄员。但心怀大志的王阳很快对国有银行老化的体制产生了不满。


由于所学专业的缘故,年轻的王阳一直对股市有着浓厚的兴趣。工作上的不如意,更让他急于入市——“我要通过股市上的成功,成为电影电视上说的‘股神’,成为中国的巴菲特,证明自己的能力,让别人对我刮目相看。”抱着这样单纯的想法,王阳向父母要了两万块钱,带着一颗狂热的心,投入了股海。刚开始时,炒股收益还可以,王阳小赚了几笔,而这点小小的成就更加冲昏了王阳的头脑,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炒股的天才。对于股市潜藏着怎么样的凶险,王阳丝毫没有预计,这也为他以后的惨败埋下了伏笔。


就在王阳觉得壮志难酬的时候,1999年底,一家新成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将竞争的触角伸到了南京,开始招兵买马。在报纸上看到这家银行招聘的广告后,王阳兴奋异常,但看到对应聘者的要求时,王阳不免有些泄气,因为这家银行要求起码三年行业工作经验,而且要有大专学历,而他工作还不满两年,且是大专在读。“人家会要我吗?”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王阳投了简历。“我在学校是珠算课代表,还被学校推荐就业,怎么说也是比较优秀的,说不定有戏呢。”


果然,王阳不久就被这家银行通知参加笔试并最终录取,而正是这次录取,彻底改变了王阳的命运。



炒股让他失去理性


聪明的他发现单位漏洞多


进入新东家后不久,聪明的王阳迅速发现,这家年轻的银行虽然体制机制比较灵活,充满了活力,但由于进入行业时间不长,在体制上存在大量不完善的地方,有大量的漏洞。比如,对于挂失存折并补办新存折这样的业务,应该有专人进行复核,刷卡确认后,储蓄员才能办理成功,但这家银行负责复核的工作人员因为经常要开会,不能保证经常守在柜面上,竟然把复核用的卡和签章全都交由储蓄员自己保管。王阳没有向领导建议加强管理以堵塞这些漏洞,反而想通过利用这些漏洞来为自己的私欲服务。



偷了父母7万元炒股


第一次伸手,王阳用的是父母的血汗钱。2001年,中国股市陷入新一轮低迷,王阳前期赚的钱陆续亏损殆尽后,王阳又把自己辛苦工作挣的钱投了进去,结果还是亏。不甘心失败的王阳想到了父母存在自己银行里的7万元钱,那是他们为帮助自己完成工作指标而存进去的,是他们的活命钱。拿还是不拿?王阳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他怀着对父母的万分愧疚,将存折挂失后补办新存折,继而将钱偷偷取出,全投到了股市里,结果还是亏完了。



黑手开始伸向储户


王阳没有收手,他不想让父母因为自己的过失生气,而想通过在股市中努力挣钱把挪用父母的钱补上。但继续炒股的资金从哪来呢?这一次,他将手伸向了银行的储户。2001年6月,王阳第一次对储户的资金下手,他将一名储户的国债凭证挂失后补办,将7万元取出后投进了股市,结果是继续赔。7月份,王阳又连续干了两笔“大买卖”。他将两名储户卢某和刘某近两百万的定期存款挂失后,补发了新存单,并用新存单办理了提前支取,部分以现金的形式,部分则存入了前女友在自己银行开立的活期账户中。随后又自己填写支取凭条和本票申请书,从前女友账户中签发本票,将数十万元现金转移到自己的账户,取出后用于炒股。



拆东墙补西墙心慌慌


干这些事的时候,王阳也紧张得手心冒汗,同事喊他一声都会让他心惊肉跳半天。9月份,那两名被王阳挪用资金的储户预约提款,王阳接到通知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怎么办?只有拆东墙补西墙。为不让储户发现,第二天一早,趁两名储户还没来,王阳手忙脚乱地将另一名储户蒋某有300多万资金的账户挂失,换发了以卢某为户名的新存折,从中分两笔各支取100万元,同时用卢某和刘某的名字各开具了一张定期存单,并将两笔新开存单的起息日提前到原存单的存入日,然后办理了支取交易,本息计算无误,总算骗过二人。



漏洞难补越炒越亏


挪用了蒋某的账户资金填补亏空后,王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蒋某剩余的账户资金分次提出,全都投进了股市里,指望能打个翻身仗,把钱全赚回来把漏洞填上。没想到,结果仍然是亏损。储户随时可能来提款,万一提不到款,自己岂不是要露馅了。怀揣着这样的担忧,王阳继续以同样的手法挪用着更多的储户资金,用于炒股。不知不觉的,王阳挪用的储户资金已经达到400万元之巨,王阳告诉记者,因为交易量太大,每天达到上千万,被他挪用的400多万资金中,仅缴纳的手续费和印花税等费用,就多达200多万。



捂不住了一走了之


转眼到了2001年年底,王阳得知,自己的工作岗位将在年后发生变动。对此,王阳万分恐慌。不在柜台了,就意味着自己干的事马上就会暴露出来,而此时自己在股市里亏的钱已经太多,根本不可能还上了。无计可施的王阳此时没有想到去公安机关自首,而是想到了逃跑。2001年12月上旬,王阳将剩余的120万资金从证券公司陆续提出,用假身份证开户办了几张卡存了进去,又提了50万现金存放在安徽蚌埠临时租的房子里,为外逃做好了充分准备。当月下旬,王阳乘上飞机从南京辗转广州重庆兰州等地,最后到了西宁,并在那里买了房子,安下身来。王阳的突然失踪引起了单位的怀疑,经查账,王阳的事情败露,单位随即到经侦部门报案,立案后,王阳被公安部列为B级通缉犯上网。



逃亡路上还想炒股翻本


王阳告诉记者,刚在西宁定居下来时,他也不敢跟任何人接触,时常感到无比的孤独寂寞,每天晚上都很难入睡,好不容易睡着了,也总是半睡半醒的样子,一点点动静都能把他惊醒。“在西宁,我六年没有和对面邻居说过一次话,回家开门都是轻手轻脚,像做贼似的。”王阳告诉记者,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想交朋友却不敢交。几年来,他抱着翻本的希望,一直在炒股,并认识了证券公司一个女孩,双方都挺有好感,王阳几次都差点表白,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不能害人家。”记者获悉,王阳尽管一直在炒股,尽管逃亡时仍然想成为股神,可是他的股神梦被击得粉碎。在股市上他是一亏再亏,他出逃带走120万元,最后只剩下几百元。



股票让他又爱又恨


“我对股票是又爱又恨,股票让我尝到短暂成功的喜悦,但股票最终又害了我,毁了我金子般的青春年华。现在如果再让我炒股,我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疯狂了。”回想起从前发生的一切,王阳“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好在,王阳醒了过来,没有继续在这噩梦里沉睡下去。他说,现在虽然身陷囹圄,但睡觉比以前香多了。


王阳说,在出逃期间,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他到处旅游,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面对大好河山,王阳会有短暂的放松,但往往又立刻陷入一种毫无方向感的迷茫中,使他无心赏景。有时他一个人跑到静寂的深山中,感到被巨大的无助感包围,喘不过气来。很多次,王阳都觉得不如死了算了,反正也没人认识自己。但一想到养育了自己十几年的父母,王阳就再没有勇气面对死亡了。虽然很想念父母,但六年来,王阳从来没有和南京的家人朋友联系过一次,唯一让他感到些许安慰的,就是自己还有个哥哥,好歹能帮自己对父母尽尽孝心。回到南京后,他才知道,南京警方一直在找自己,每年都会到家中找父母了解情况。“爸妈都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明显比以前苍老了很多,这么些年来,他们都不知道我是死是活,看到我回来了,一家人都抱着我痛哭不止。要不是这么些年来为********爸妈不会老得这么快的,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们,希望此生能尽我所能加以弥补。”王阳说。(文中当事人和单位皆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