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独立团长续:东北军讲武堂的趣事(一)


我的大姥爷――戴逢源(生平简介参见《独立团PK东北胡子》) 16岁离家参加东北军,第二年由于念过私塾,并且训练刻苦,被选送到东北军讲武堂学习,历时一年,毕业后回部队任排长。期间发生过几件趣事,罗列一些供大家分享。

一、少 帅 请 客

每届新学员入堂不久,少帅都要召集部分先进分子代表会餐,大姥爷那届也不例外。按照当时的惯例,由教官选出几名表面光鲜、水灵透流(教官估计从小在水果超市泡大的)、懂点礼节还得会吃饭(吃饭还有啥会不会的?学问大了)的学员前去面见少帅,过程无非是听训诫、表决心、最后吃饭。

照理选举出几个青棒子不难,可当时届届教官和学员都头疼,为啥啊,因为少帅决心参照国外的军事模式办堂,不仅理论和训练参照,而且年年这顿饭都是西餐(这不是搞全盘西化嘛!)。

自然了那些打小跟在大人屁股后头在地里扑腾大的,手指头象柴棍子、脸蛋子象红茄子、没事做梦都笑 一见当官的就剩下俩大牛眼珠子的憨青棒子,就只配在草场上立着当叶子啦!

可余下的也不好办啊,就说出身地主家的吧,吃饭是点过蜡烛,家里也备刀叉,可那是用来挑粪的呀,谁想过把那玩意摆桌面上啊!

以前届就有笑话的,听说面包得夹着香肠吃,就觉得象在家里吃过的煎饼卷大葱――不难呀,乐呵呵就去了,到那一看面包贼厚,没法卷啊,就临场发挥想起窝头眼里塞咸菜了,面包掏个坑,香肠顶进去,再挑起来晃晃,没掉,还行 心里挺高兴…你说那么严肃的餐桌上出现这么一位,手里举着一个大号狗尿苔 还一脸自信的傻笑…那少帅能不当场喷饭吗!

所以后来就由教官事前进行个简单培训(纯空间构图加幻想式的),最盼着就是学员中有那么一位吃过 哪怕是见过或者干脆就是见过照片的也好,带着大家把场子给应下来。

大姥爷那届就有这么位主,谁啊――大姥爷呗!不是说地主家的叉子就单纯的用来挑粪的吗?可老人家见过啊――在私塾见过照片,照片上几个外国毛男,手握刀叉拄着桌面,脖子围着餐巾,横脸望着照片外,桌上摆着面包、香肠、牛油还有蜡烛…临出门时教官还一再嘱咐跟去的那几个学徒的“小戴咋做你们就咋做…”

节目之前部分:听训诫、表决心表现得都很好,就剩吃过饭就功德圆满了。落座前,大姥爷严肃的给那几位徒弟开个小会:认真学他,不许溜号…云云,棒子们唯唯诺诺。落座后,少帅踞长条桌子头,左右分列高官,小棒子们分列桌子尾两边,因为事先勘查过地形,大姥爷就坐在少帅对面的桌尾,这里方便大家学习。

宣布开吃后,老人家从容的掏出准备好的手帕,掖在领口,众棒子纷纷效仿,此举赢得少帅微笑赞许,众门徒满眼钦佩五体投地送来,老人家心里这个得意啊。随即象拎马勺似的郑重端起刀叉,众门徒 too too…结果前半顿饭一个个吃相跟小企鹅似的。那后半顿呢?

后半顿出事了,大姥爷突然发现眼前不远处有一个半浅小盘,盘中一块黄中透淡绿 半干不粘的东东,顿时眼前一亮,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牛油嘛,这么少哪够群狼分的,得 先下手为强吧,提起餐刀上去就劈下一半,然后就厚厚的涂在一片面包上,群狼一看 老戴眼睛放绿光了,一定是发现好东西啦,哎呀 下手真狠,赶紧瓜分残余吧,待薄厚不均的抹在自家的面包上时,看见老戴已经向嘴里投送了,纷纷跟进唯恐耽误了第二片面包…

大姥爷讲,当涂着厚厚牛油的面包一进嘴里,顿觉一股恶气直冲天灵盖,眼泪同时夺眶喷出,再看众小企鹅们,怪叫着哭成一团…

老人家惭愧的讲,当时少帅和众高官就拍案而起了,服务员吓得掉盘摔碗了,都以为有人投毒了……咳 长叹一口气后,老人家缓缓道来:都是那盘芥末给害的!!!


以后还有,兄弟们等会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