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年春天,我市一家网吧内发生一起持械斗殴事件,造成一死两伤。参与械斗的几个人均为在校学生,死者在外地就读大学,其高中时的同学以及其堂兄(重伤)约他回来玩网络游戏,于是他背着家人坐飞机赶了回来的,在网吧里待了三天没有回家。当民警前去通知其家人时,家人均不相信,都认为孩子还在外地上学,不可能回来,一口咬定我们弄错了。但是在血淋淋的尸体面前,死者的母亲当时就休克了。七月底,潜逃在外两个多月的杀人凶手(高三学生)穷途末路,给家里打电话求援,刑警队通过监听了他家族主要成员的电话,在他回家拿钱的时候被尾随其舅舅而去的警察抓获,其父亲及其舅舅随即被拘留。

刚过不久,又发生了一起出租车抢劫案,两名男青年(一个十九岁,一个十七岁)在网吧内待了四天,花光了身上的所有现金,被网吧老板赶了出来,两人在路边拦截一辆出租车,将司机骗至近郊,残忍得将司机杀害,抢得现金一百三十余元后弃车逃走,在电子警察的帮助下,两人在案发后三十个小时后被双双擒获。此事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也引起了有关领导的高度注意。

为此,我们局里召开了专项工作会议,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对全市的网吧进行了专项清查,重点打击黑网吧以及违反网吧经营管理规定的网吧经营者。通过此次行动,在全市范围内关停了十余家“黑网吧”以及违规经营的网吧。我也跟随行动小组参与了一次行动。

本来这样的行动与办公室是没有关系的,最多我们也就是提供一下后勤保障,可是这一次领导们非常重视,由政委担任领导小组的组长,于是他老人家决定亲自到网吧里看看,我也就只好“亲自”陪同了。晚饭后参与行动的人员到局里集合,同时还有工商局的和文体局的,在中会议室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对参与行动的人员布置任务,进行了分工。晚上十一点,我们乘车离开局机关,按照事先的布置,我们要去市一中附近的几个网吧检查,其中有两处是黑网吧,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这两家网吧都是隐蔽经营的,我们已经了解到他的进出通道。其他人员根据事先掌握的情况,分头行动。

我们这一组自然是政委带队,有二十几个人,治安科长和巡警大队大队长都在这一组。开会的时候我开玩笑说:我们得弄个行动代号啊,惹得大家一阵哄笑,对于这样的行动,大家都不怎么看好,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车一停好,大家各司其责,分头跑向各自的目标,我跟着政委后面,到了一家名叫极速的网吧。治安科长抢先推门进去了,我们依次走了进去。极度刺激我呼吸道的劣质烟草味呛的我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昏暗的室内因为浓烈的烟雾更加的模糊不清。治安科长大声说:我们是警察,治安检查,把灯打开。最后进来的人把门洞开,门口如排烟道一样,浓烟滚滚。

随着有人应声,屋顶上亮起两盏昏黄的灯泡,我的双眼也开始适应的这个昏暗的环境,我才得以看到网吧里面的情景(我是第一次进入网吧)。房间里密密麻麻的摆放着一排排的电脑,每一台电脑都被方格子间隔着,就像很多写字楼里的办公室一样,只是密度相差甚远,每一台电脑前都坐着一个头戴耳机的人,那情景使我不禁想起了电影上国军的指挥中心,只是比那里要安静许多,只有零星的敲击键盘的声音,没有求救的呼叫。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来到我们的面前,治安科长向他出示了警官证,要他把他的经营证件拿过来。治安科的几名同事已经到里面巡视了,政委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也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场合。中年男子回身,我的目光跟随着他到了一个柜台后面,我看到柜台里面摆着火腿肠、方便面、面包、饼干、矿泉水、香烟,活象是一个小的经销铺,柜台旁边则堆放着各种包装纸、袋。我也向里走了几步,一台一台的看电脑屏幕上显示什么。治安科的同志已经要求他们将手离开桌子,不许关闭自己的电脑。绝大多数的屏幕上都是游戏,网络游戏,我都看不懂,也有几台的屏幕上是一些女人的图片,只是都没有穿衣服,这我看得懂。

上网者以男性占绝对优势,清一色的小家伙,有两个也就十来岁。所有的人都萎靡不振的坐着,有的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刚被叫醒,睡眼惺忪哈欠连天,也有的摇头晃脑的在活动颈椎。我拍了一个家伙的肩膀,问他:哪的?他抬头看了看我,低声说:一中的。我说你放学不回家跑这来玩游戏,家里人不找你吗?他说他是住宿生,下晚自习后先回宿舍,等老师查完后再翻墙出来。我拍了他脑袋一巴掌:小兔崽子,你爹白养活你了。治安科长和文体局的已经开始按照有关规定对照对网吧内不符合规定的事项向那名男子进行指正,男子唯唯诺诺的连连点头。我看到政委出去了,也急忙跟了出去。深秋的半夜有点凉了,不过外面得空气好多了,我不由深呼吸了几口。政委的心情很不好,倒背着手,盯着网吧门口上面的霓虹灯一言不发,我让司机去车上给他拿了一件多功能服。说实话,我以前也是只听说过,真没有想到过网吧里是什么样。

那一晚上封了几家黑网吧,还收缴了不少的管制刀具,传讯了几个社会青年,拘留了一个不服从管理的黑网吧老板。

但是大家都普遍认为,此举治标不治本。有人就提出,彻底清除网吧,关闭市内的所有网络、游戏经营场所。并举例山西某县,在县委书记的命令下取缔了他的辖区内的全部网吧。但是马上就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一旦关停所有网吧,势必会造成黑网吧的泛滥,更加加重了监管的难度,更主要的是,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以参照执行,作为公安机关,也只能从治安角度进行管理,其他单位也都是多头管理。

网络顽疾,已经象毒品一样,牢牢地侵入一部分青少年的身心。精神的鸦片,比肉体的危害更大,更可怕。今年,全国上下在禁毒日前后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打击活动,严惩了一批制售吸食毒品的犯罪嫌疑人,缴获的大宗的各类毒品,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是,在另一条看不见得战线上,危害更大的精神鸦片却日渐嚣张,璀璨着正在茁壮成长的青少年的身心。

网络确实有它向上的一面,巨大的信息量、高速的传输等等等等,使它成为我们工作生活中越来越不可或缺得东西,但是在网吧里,所有的显示屏上都是厮杀战斗的画面,没有一个人是去网吧里查阅资料、浏览新闻。当一种事物利大于弊的时候,我们应该发展它;但是当一种事物的弊大于利时,我们是不是该考虑如何挽救它了。

网吧,该何去何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