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元1457年,明景泰八年,正月十七。


“于大人,你看今天皇帝能临朝吗?”大学士王文悄悄地走到于谦的旁边小声地问道:

“这个。”于谦摸了一下已经快冻僵的脸颊说道:“应该会的吧,里面可是传出话来,说“正月十七,朕当早朝。”

“那好,那好,我可是许久没有见过龙颜了。”王文微笑着说了两句,随后退了回去继续在寒风中等待。

刺骨的风在空旷的广场上“呜呜”做响,就好像女人的哭泣声一般连绵不绝,于谦看了看远处的午门,静静地,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就好像金水河的河面一样,没有一丝波澜。

“时辰到了,大家上朝吧。”于谦缓缓地说道,一班大臣听到于谦的话就好象听到皇帝的话一样,顿时精神起来准备上朝。

突然间一阵鼓乐之声传了过来,众人一脸诧异。

“哪里在奏乐?”于谦的话语中明显有一些怒气“今天又不是大朝会,一会上朝非得参上一本,这礼仪的事可来不得半点的马虎。”于谦大声说道,而其身后众人皆沉默不敢言。

和往日一样,众大臣排成两条长队默默地行走着,不一会就穿过了金水河上的玉带拱桥,再往前走就要到太和门了,在那里就可以见到大明的景泰皇帝朱祈钰。

“那是。。。”一个大臣发出一声轻轻地惊呼。

于谦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发声的大臣,这大臣也自觉失态连忙用左手掩住了嘴,但右手却指向远方大殿之上。

于谦回转过头顺着刚才大臣手指的方向望去,在薄薄的晨雾中,在缥缈的远方的御座上,一个人已经端端正正地座在了那里。

“罪过啊,罪过,向来只有大臣等皇帝的道理,那有让皇帝等大臣的啊。”人群中的一个老臣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喊什么,快走就是了。”于谦不耐烦地说了一句,最近有太多的事让自己心烦,可不能让这些老头子破坏了自己见皇帝的心情,要知道见皇帝一面和登天的难度也差不多了。

就在于谦低头快走之际,又有人在高声喊叫,这声音如破锣一样惊天动地,在大大的广场上来回地回荡:“太上皇复位了,太上皇复位了,大家快去恭贺啊。”

“什么?!”

“怎么可能?!”

“他。。我。。?!”

众大臣反应不一,皆张口结舌不知所云。唯有于谦等几个景泰皇帝的重臣克制住心中慌乱,快速前行几步努力地向宝座上观瞧。

“真的是太上皇复位了,天下要乱了。”大学士王文喃喃地说道:

“千鎚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惜,要留清白在人间。”于谦出人意料地吟了一首自己的旧作,为什么要在此时吟这首诗,天知,地知,于谦知。。。


“臣有本启奏。”说话的是大臣徐有贞。

“爱卿,有何事啊。”刚刚复位的皇帝朱祈镇用极其平和的语气和这位拥护自己的大臣开始了对话。

“臣参奏一人贪赃枉法。”有了新任皇帝的支持,徐有贞的声音也比以往要高了好多。

“何人啊?”皇帝用略微疑惑的口气轻声问道,虽然皇帝的心中早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但这戏必需要演,而且还得要演好演足。

“臣参的是兵部尚书于谦。”徐有贞话一出口,朝堂上立时呱噪起来。

“咳咳”皇帝突然间咳了两下,这咳声仿佛像信号一样所有听到的人立即闭上了嘴,每个人都把目光投到皇帝的身上。

“还有同党吗?”皇帝的一句话实际上就已经决定了于谦的命运。

徐有贞就好像吃了丹药一般兴奋,脸上涨得通红,口中说道:“还有王文、陈循,他们是一伙的。”

“你胡说八道,我等和于大人一样忠君爱国,怎么会贪赃枉法?你休在这里含血喷人。”大学士王文压抑不住心中怒火口中骂了开来。

“王大人,不用多言了,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了。”于谦冷静地对王文说道,言毕于谦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坐在宝座之上的皇帝---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蒙古人手里抢回来的皇帝。

“暂时打入天牢,听候发落。”皇帝的一句话结束了纷乱的朝堂,也结束了无数人宝贵的生命。

“一朝天子一朝臣,于爱卿,你可不要怪朕啊。不杀了你,我这皇位可是不稳啊。”英宗在漆黑的寝宫里对自己说出了一句真心话。

于谦在天牢里好像也听到了这句话,淡淡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一切都好像是过眼云烟,唯一不变的是自己对大明朝的忠心,不过可惜的是这一片忠心就要随着刀斧手的刀起刀落而四散开去,再也不能聚到一起了。

“逢人只说还家好,垂老方知济世难。

恋恋西湖旧风月,六桥三塔梦中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