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十三章 苦涩的心 之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王小磊起身闭上眼睛,象往年一样,在心头默默地许下同一个愿望:“我爸爸能回来吗?请还给我一个有血有肉的父亲。”然后睁眼吹灭蜡烛,接过妈妈手中的小刀切开蛋糕,端给妈妈一小块。妈妈笑着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这是他没想到的,可能是自己已经长得比她还高的缘故,她已经一两年没亲过自己了,今天有点反常,让他又高兴又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红了,禁不住问出了心头的迷惑:“妈,我的名字真的是他、爸爸给我起的吗?”

李燕愣了一下,这是儿子第一次主动问起他父亲的事,便点头道:“是的。小时候就告诉过你,但你就是不愿意听。你的名字是你爸爸十九岁时在战场上就定下了的,说起来应该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但妈妈是从你爸爸嘴中听到的,说出来就不感人了。明天要来家里的王小伟叔叔就是这个故事的当事人,他和你爸爸的姓名只是中间的字有大和小的区别,他的儿子叫王大磊,你俩基本上也是同名同姓,也只是中间有个大与小的区别,明天他肯定会告诉你很多有关你爸爸的故事,你也该认真地、好好地听听了,到时你就知道自己名字的来由。好了,帮妈妈收拾一下桌子。”她端着碗走进了厨房。

王小磊心里嘀咕着收拾桌子:“听就听,只是妈妈也说得太严重了,我不听,她就什么无脸见王叔叔,这哪跟哪呀,他今天已经知道我对王大伟是个什么态度,明天我再怎么表现好都没用。”他收拾好桌子,在沙发上坐下,盯着父亲的遗像心中恨恨地:“王大伟,你看着我干什么?别以为我今天去看了你,你就高兴了,你就开心了。我告诉你,我同样恨你、讨厌你,要不是你头上的光环,我不会活得这样累,不会在被别人羞辱时忍气吞声,也就不会被同学们骂作太监,说我没有一丝男子汉的气质,这都是你害的。明天那个叫王小伟的要来了,他要是说出了今天的事,我跟你没完,非把你这张鬼照片扔出去。”他恨恨地打开了电视……

李燕从厨房出来,在沙发上坐下,从包里拿出手机,心里很乱地:“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他真的是一家三口来了吗?应该不会呀,他能感应到大伟的心跳,就证明大伟十七年前的感应也是对的,秀梅、唉,我的妹妹,你到底是死还是活呀?姐姐的心都被你搅得十七年无法安宁,你就不能给我一句话吗?”

招待所里,王小伟也在犯愁,在房间里徘徊:“李燕没嫁人,这可怎么办?到了北京不给她打电话、不去她家里看来是不行了。最重要的是小磊,他为什么说哥哥不是他的父亲,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必须弄明白才行呀。”

大磊瞧着父亲愁眉不展的样子,着急地:“爸爸,你都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就不能说嘛,我都被你急死了。”

“大磊,我刚才给你爷爷奶奶打电话了,小磊没有继父,我想找人出气的地方都没有了。你说这是咋回事,小磊为什么会说你大伟伯伯不是他父亲?我都气糊涂了。”

“他没继父?这、这,你问一下爷爷奶奶不就知道了。”

“这怎么问,小磊肯定不会在自己家里人面前说,王大伟不是他爸爸,他敢说吗?不然非把他妈妈和老人们气死。”

“那怎么办?小磊敢在我们面前说,就证明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大伟伯伯,这小子坏透了,我真想揍他一顿。”

“我警告你,可不许打他,他是你弟弟,以后你要多关心他。对了,明天我们要去阿姨家,你得想办法找小磊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还有,阿姨他们要是问起你妈妈,不许说你妈妈已经死了,还是按原来的说,不然我俩断绝父子关系,听到了没有?”

大磊噘着嘴:“爸爸,我真搞不懂。好了,我答应你行了嘛。”

王大伟把手机交给儿子:“你给阿姨打电话,就说我们明天去她家。”

大磊不高兴地:“你自己不打,却要我打,前年那一个电话差点把我吓死,阿姨好凶的。”

王小伟笑道:“你怕什么,她又不会凶你,快打吧。”

大磊哭笑不得地拿起了手机……

此刻,李燕在家中的沙发上也是坐立不安,一会望望沙发角上的电话机,一会瞧瞧手上的手机,并烦燥地:“小磊,把声音放小一点。”

王小磊用摇控器调小电视的声量,盯着妈妈说:“妈,你是不是在等王叔叔打电话来?”

李燕还没回答,手机已经响起,她看了下号码,定了定神,才平静地接听道:“喂,我是李燕,大磊,你到北京了,为什么事先不通知阿姨一声,我好去接你呀。你妈妈来了吗?没来,哦,和你爸爸来的,你们住在哪?离我家不远,明天来阿姨家玩好吗?阿姨明天休息,不麻烦,明天我去接你们,不用?明天中午来,行,阿姨等着你们,再见!”她激动地冲到丈夫的遗像前,含着热泪兴奋地:“大伟,小伟和大磊来北京了,他终于来北京了。”

王小磊奇怪地瞧着妈妈,十多年来,他从没见到妈妈如此的激动和兴奋过。王小伟父子的到来,妈妈为何显得如此的兴奋?

李燕迅速搬过一条凳子站上去,用手擦拭着丈夫的遗像和整理镜框上的黑纱……

王小磊赶紧上前扶着凳子,瞧着妈妈不解地摇了摇头。

李燕跳下来,左右瞧了瞧,看遗像挂没挂正,然后瞅着丈夫小声地:“大伟,小伟和大磊明天要来家里,你高兴吗?我知道你肯定高兴。十七年了,他们父子终于来北京了,十七年来,小伟虽然没能来北京看你,但他一直遵守着二十七年前的承诺,对我们母子和你的父母给予了很多的关照。我知道,你一直在期盼着他们能早日到来,我会热情接待他们,你放心吧。”她哭了……

王小磊帮妈妈抹去泪水,小声地:“妈,别这样,擦一次,哭一次,会伤身体的。”

李燕笑了笑:“小磊,明天爷爷奶奶也要来,今晚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来给妈妈帮忙。”

王小磊只得走进卫生间,边洗漱边怪怪地想:“王大伟,王小伟,王大磊,王小磊,两代人的姓名都只有中间的字不相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俩是怎么聚在一起的?为什么又要给各自的儿子取一样的名字?看来这里面真的有故事,要是他们不说出我昨天的事,我到有兴趣问问这个故事。只是这不太可能,明天只能准备好被妈妈责罚了。”这是他第一次对父亲的事觉得好奇,但又担心今天的事被揭露出来,只能静观其变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