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十三章 苦涩的心 之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从招待所门前经过的是王小磊,他从烈士陵园回来后,一直在街上逛荡,今天的事让他心事重重,更主要的是害怕,怕王小伟父子来家里,那就麻烦大了。此时已近傍晚,他不得不向家里走去,乘电梯上楼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家门口,站在门前将脸贴在门上听了听家里的动静,没听见有人说话,心里终于安定下来,看来王小伟父子没来,他不用担心妈妈会知道今天的事了。但还是象往常一样轻轻地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是每次回家晚了必做的心里调节,然后打起精神准备迎接妈妈的指责、盘问和唠叨。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妈妈指责的声音立刻从厨房里传出:“小磊,让你去看爸爸,却去了一天,到现在才回来?是去街上玩去了吧,也不知道早点回家帮妈妈做饭。你这孩子,暑假把心都玩野了……”

王小磊走到父亲的遗像前不情愿地跪下,用手指使劲塞住两只耳朵,不让妈妈心烦的声音钻入。因他从小就这样,每次犯错或晚回家,妈妈教训一顿后,就会罚他跪在父亲的遗像前思过,让他想一想对不对得起爸爸,他是英雄,是烈士,是大家敬仰的特级英模,为什么他的儿子却这样不争气,学习成绩老是在班里的中下等徘徊,还总是游手好闲等等。以前王小磊跪下后从不抬头瞅父亲一眼,闭着眼睛心里骂他是魔鬼,恨他为什么是自己的父亲。但今天却抬着头盯着遗像,心里问道:“王大伟,你看到我跪在你面前是何感受?心里难过不难过?你要真是我父亲,就掉几滴眼泪我看看,别老是板着你那张永远年轻的脸对着我。你知道嘛,我现在同你一样年轻,一天天在长大,几年后我的脸会成熟,会比你老。你这样年轻,老长不大,能当我父亲吗?”

李燕端着菜从厨房出来放在饭桌上,瞧见儿子塞着耳朵跪在那,便上前生气地在他的手上揪了一下,不高兴地:“谁让你跪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还没有老到连儿子的生日都忘了,快去洗脸洗手吃饭。”

小磊赶紧起来去卫生间,洗完手脸出来,妈妈已经在饭桌上摆放好了丰盛的菜和水饺。

李燕倒上牛奶,端起杯子慈爱地:“小磊,妈妈祝你十七岁生日快乐。”

小磊笑了笑:“谢谢妈妈!”然后就进入了吃饭时的必修课,警察与嫌疑人的对话:

“小磊,下午干什么去了?”

“玩。”

“去哪玩去了?”

“街上。”

“没去网吧吧?”

“没。”

“你千万不能去网吧,很多青少年就是因为迷上了网络游戏,整夜不回家,而且网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你还小,区别不了好坏,所以妈妈才没给你买电脑。我告诉你,妈妈今天又处理了一宗青少年犯罪的案子,几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就因为没钱上网玩游戏,昨晚在街上明目张胆地实施抢劫,还用匕首刺伤了一名妇女,现在还在医院抢救,没脱离危险。你晚上一定不要出去玩,知道吗?”

“知道。妈妈,你上班要小心点,抓坏人时,不要老是冲在前面,别让那些叔叔以为你在争功劳,他们会忌妒的。”

“你这孩子,叔叔们从没让我冲在前面过。对了,我还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我看到两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子,就亲亲我我地抱在一起。我可提醒你,别向那些谈恋爱的同学看齐,现在的任务是学习,知道吗?”

小磊羞气地:“妈,你说到那去了,我才不会嘞。”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苦涩地:“女孩子谁理我呀,她们根本就瞧不起我,没人跟我说过话。有时我虽然也会远远地偷看一些长得好漂亮的小女孩,可从不敢正面对视着她们,我在她们眼里只是个不值得一提的家伙,谁会喜欢我呀。”

李燕母子在家里边吃饭边交谈,儿子对妈妈的唠叨习以为常,很平淡地应付着母亲的询问,而另一对父子却陷入了矛盾之中……

招待所里,王小伟倒在床上抱着头沉思,他的表情还是那样的怒气,他在恨着小磊的继父,一定是他挑拨了哥哥父子间的感情,老子查明白后,非教训那个王八蛋不可……。

大磊理解父亲的心情,可这种事真的管起来不是一下子能说清的,小磊的继父肯定不卖帐,我们是谁呀,只好关心地:“爸爸,一天没吃饭了,你不饿吗?”

王大伟跳起身吼道:“老子气都气饱了,饿过屁。哦,你饿了吧,去买点东西吃。”

“那我去买两盒方便面。”大磊苦笑着走了出去……

王小伟想了想,掏出手机拨通了门头沟的电话,对方接听后,他亲切地:“妈,我是小伟,我到北京了。”

母亲惊喜地:“小伟,你到北京了。现在在哪里,怎么不回家?快回家呀。老头子,小伟来北京了,你快来听听。”

父亲激动的声音传了过来:“小伟,小伟!”

“爸爸,我是小伟。”

“小伟啊,十七年了,你到了北京怎么不回家?”

“我现在住在城里。爸,我想问你件事,小磊他继父对他好吗?”

“继父?他哪来的继父,李燕一直没嫁人。”

“啊,她没嫁人?”

“没有。孩子,大磊和秀梅都来了吗?上次电话还没说完就断了,我家电话又没来电显示,想打过来又不知道号码。我告诉你啊,明天你们先去李燕那,我们明天早上也赶过来。对了,你给李燕打电话没有?”

“我、我还没打。”

“快打呀。”

“好,我等会打。爸爸,那明天见面再说。”

“好好好,明天我们一早就赶过来。”

“再见!”王小伟傻呆呆地坐在了床上,李燕没嫁人,小磊没有继父,这下麻烦了,别说找人算帐,搞得不好自己都脱不了身,可小磊的事又必须弄清楚,这下怎么办?

大磊提着方便面进来,吃惊地:“爸爸,怎么啦?”

王小伟慌乱地:“没、没、没什么?快泡方便面吧,我饿了。”

大磊奇怪地瞧着父亲,赶紧泡方便面,他真不明白,刚才还气恼的爸爸,一下子又变得这样慌乱,气饱了的他又突然喊饿了……

不远外的李燕家中,母子俩还在一问一答地交谈着,自然是妈妈说的多、儿子应得少。这时,家里的电话响起,她赶紧去接……

王小磊松了口气,讯问提前结束,便赶紧吃水饺……

李燕接听电话:“爸爸,是我,什么,小伟他们到了北京?秀梅来了没有?他没说,他说明天来家里,好,好。明天我休息,我知道,再见!”她惊讶而又激动地放下电话,靠在沙发上重重地出了口气,闭上眼睛沉思:“小伟终于来北京了,十七年,他够倔的,秀梅真的没事吗?”

王小磊心一凉,知道是爷爷打来的电话,肯定是说王小伟父子的事,他们明天要来家里,这可怎么办?今天的事要是被妈妈知道,那就完了。

李燕重新回到饭桌前,对儿子说:“小磊,明天家里要来客人,是你爸爸的战友王小伟叔叔和他的家人。二十多年前,他在战场上救过你爸爸的命,俩人从枪林弹雨中闯出来,结成了生死兄弟……”

王小磊烦躁地:“妈妈,你还让不让我吃饭。”他在家里都是这样,妈妈说别的事情都可以,他只管低头吃饭或做自己的事,不会打断妈妈的唠叨,有时还会顺着她的话题说些奉承的话,逗妈妈开心。但只要妈妈说起父亲的事,他就会显得极不耐烦,不仅会阻止她,而且要是她继续说下去,他就会三下两下吃完碗里的饭,或者连喜欢的电视都不再看,起身走进自己的卧室关上门。今天王小磊心里更加烦躁,因为已经知道明天是谁要来,原以为王小伟父子俩只不过去陵园祭奠一下父亲,没想到还会来家里,明天要是他们在妈妈面前提起今天的事,妈妈肯定会气得打自己一顿。打到不要紧,反正从小到大只要自己犯了错,都会挨妈妈的打骂,已经无所谓了,但妈妈每次打过自己后,都要伤心地抱着自己痛哭流涕,真受不了,比打自己还难受。其实自己的这种表现只是在家里和亲人面前才会这样,好象挺有性格的,也就蒙蔽了妈妈和所有的亲人。可在外面,自己却软弱得如同一只过街老鼠,谁都可以欺负、羞辱,那种痛楚要是被妈妈知道,她定会气得吐血。也就是因为不想让妈妈为自己担心和难过,十多年来隐瞒着一切,让自己独自承担着因父亲的死带给自己的所有悲哀,也使自己对父亲的仇恨越来越深、越来越强。

李燕恼怒地瞪着儿子,十七年来,只要自己说起他爸爸的事,他都是这样,明天要是被王小伟知道,肯定会怪自己没把他哥哥的事说给儿子听……

王小磊却无所谓地低头吃着水饺,心里准备迎接妈妈的责骂,说自己无情也好,骂自己不孝也罢,反正已经听腻了,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不顶撞她就行,并做好随时放下手中的碗筷去卧室躲避。怪了,妈妈今天没骂,这反到让他觉得不安,不由得抬头瞅着她。

李燕忧伤地:“小磊,我其实早就知道,你不喜欢听你爸爸的事,只要我们说起你爸爸,你就表现出老不耐烦,甚至逃避。小时候是不好强求你,现在你已经这么大了,该懂事了,每个人的父亲是无法选择的,不论是生、还是死,他永远都是你的父亲。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不想责怪你,但我要警告你,明天王叔叔来家里,他肯定会说起你爸爸,要是你还象今天前一样,表现出极不耐烦和逃避,妈妈将无脸见你王叔叔,他同你爸爸是生死兄弟,有着不一般的情感,要是知道你对你爸爸是这种态度,他会非常痛心的。”

王小磊疑惑地:“妈妈,王叔叔既然和、爸爸是生死兄弟,为什么十七年又不来北京?”

李燕伤感地:“唉,一言难尽,这不能怪他,妈妈也不知如何说起。十七年了,一封信,一句话,相互之间都越不过那道高高的横梁,只能静静地等待,耐心地期盼,岁月无情啊。”她已经没心思吃饭了,起身从冰箱里端出一个小蛋糕放在儿子跟前,插上蜡烛点燃:“小磊,许个愿吧,妈妈祝你万事如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