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十三章 苦涩的心 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早晨,北京的天空阴沉沉的,西直门的大街上,李燕身穿警服和十七岁的王小磊从照相馆出来,今天是儿子的生日,这一天都会给他照张相留做纪念,母子俩边走边看了一下照片后来到公交车站等候。十七年过去了,李燕的容貌和体型却没有发生多少变化,而是那样的漂亮。小磊也已经长成为一个身高一米七、相貌如同他父亲一样英俊的小伙子,只是脸色显得有点苍白,看上去总觉得缺少一个男子汉的刚毅,如同一棵在温室里长大、没有经历过风雨的小树。这时,李燕的手机响起,她接听后对儿子说:“小磊,妈妈局里有急事,不能和你一起去看爸爸了,你自己去吧。今天是你的生日,跟爸爸说会话,买几根香和纸钱点上,叩三个头。”

小磊瞅着妈妈,毫无表情地点了下头,登上了驶来的公交车离去……

李燕挺无奈地摇摇头,走上人行道,十七年来,儿子对父亲总是存在着一种说不出的偏见,甚至于冷漠,从小就不愿意听父亲的故事,大人们只要提起他父亲,他就烦燥地塞住耳朵躲开,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不管自己怎样唠叨都无法改变,每次去烈士陵园,他都是非常的极不情愿,过去是认为他还小、不懂事,现在大了,该找机会好好跟他谈谈啦,可他听得进吗……

此刻,王小伟父子也走出了北京西客站,他站在广场上心情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愁闷,心中悲苦地:“哥,十七年了,我终于来看你啦,你不会怪我吧,人生又有几个十七年啊,这一次看了你以后,我不知道又要到什么时候来看你了,要是、唉,要是能年年来看你,我也会开心一点,可你的遗信却让我们兄弟俩十七年不敢相见,你让我好为难啊。哥,我想你,今天我终于来了。”他低头抹去滴出的热泪……

大磊忧心地:“爸爸,你千万别过于伤痛,会影响身体的,大伟伯伯要是知道了,也会不开心的。我们先把行李寄存在这,去烈士陵园祭奠大伟伯伯,再去门头沟爷爷奶奶家。”

王小伟点点头,父子俩寄存好行李,乘车赶往烈士陵园,但他们却不知道,王小磊也正在前往烈士陵园,十七年后的相会,哥哥的儿子却会给父子俩的心口插入一把无情的利箭,悲哀又该如何来解脱……

公交车上,王小磊闷闷不乐地瞧着窗外,他并不想去烈士陵园,可又不想让妈妈不开心,只得无奈地前往,每年四次去看王大伟,都是对自己的一种摧残,他的诞辰、忌日、清明节、还有自己的生日这天,妈妈都要带自己去烈士陵园看他,有时妈妈没空就让自己去,就总想在中途下车,但又怕妈妈知道自己没去还伤心哭泣,只得硬着头皮去那个鬼地方。哎,真无聊,他王大伟凭什么就是自己的、那两个字他不配。可自己又不得不要去看他,而且每看他一次,自己的心头就会想起这十七年来的伤痛……

故事讲到这,我们也就来回述一下王小磊的成长经历吧,他的不幸会让你流泪的……

由于王小磊出生就没见到过父亲,一直是在妈妈的呵护中渐渐长大,快四岁时,他刚刚记事,每当看见小朋友的爸爸来幼儿园接他们回家,他就会问自己:“我爸爸在啊里?他为什么不来接我回家?”妈妈来接他时,他就哭闹着也要爸爸来接,不然就不回家,妈妈不得不强行抱着他回家,哭着指着挂在墙壁上的遗像告诉他:“他叫王大伟,就是你爸爸。”王小磊就会哭哭啼啼地叫喊:“妈妈是骗子,他不是我爸爸,别人的爸爸都能来接他们、抱他们,我的爸爸为什么要挂在墙上?为什么不来幼儿园来接我、抱我回家。”妈妈就搂抱着儿子放声悲哭。也就是那一年清明节,妈妈领着王小磊去给丈夫扫墓,当着好多人的面要儿子跪下叫爸爸,他倔强地不跪也不叫,还不服气地叫吼:“他不是我爸爸。”妈妈也就第一次打了儿子,强行按着他跪下叩了三个头,接着跪在墓碑前放声痛哭:“大伟,我对不起你,没教育好孩子。”然后昏倒在墓碑上。这一天在王小磊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他恨这个叫王大伟的人,是他害得自己挨打,是他害得妈妈哭,是他害得妈妈死了一次。但从此以后,每次来祭奠父亲时,王小磊都会听话地跪下叩三个头,叫一声爸爸。但他这样做不是心甘情愿的,一边叩头心里一边说:“你不是我爸爸,我恨你。”但他又必须照妈妈吩咐的做,因他怕挨打,更重要的是怕妈妈死过去,他怕,他怕自己没有了妈妈。也就是从这一次起,王小磊没再说过要爸爸。

有一次,王小磊同小朋友们玩耍时,不小心挤倒了一名小女孩,她的腿还在地上擦出了血,王小磊感到很内疚,上前抱着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当时也就原谅了王小磊。没想第二天来幼儿园后小女孩对王小磊说:“你是没有爸爸的孩子,没教养,我再也不同你玩了。”她还让别的小朋友不同王小磊玩,说他是没爸爸的野孩子,没有家教,不知道关心别人。王小磊就恨恨地瞪着她,心想:“你们不同我玩,我就也让你们玩不成。”不管小朋友们在做什么,他都跑上去捣乱,老师过来批评他,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低着头不吭声,但只要老师一转身,他就要趁机上去抢小朋友们手上的东西,打架就在所难免,但他都能狠狠地打败对手,虽然是两败俱伤,但他是以一敌多,受点伤算什么,只要自己胜利了就行。就这样,王小磊成了老师和小朋友们眼中的坏蛋,每天来幼儿园接小朋友的父母瞧着被他打伤的孩子,都要骂他一顿,然后等着李燕来接儿子时,当面再告王小磊一状才回去,有的家长还责怪李燕,说孩子的爸爸是烈士、是英雄,不把孩子教育好,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爸爸。李燕当时都会气得脸红红的说不出话,回到家,她就会生气地哭着打儿子、骂儿子、让儿子跪在爸爸的遗像前检讨。但王小磊低着头望也不望父亲一眼,心里恨他恨得要死,要是没有他,小朋友们就会同自己玩,自己就不会跟别人打架。往往最后非要李燕逼着儿子说出:“爸爸,我错了。”她就又抱着儿子痛哭,王小磊也就抱着妈妈哭。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后,王小磊为了不让妈妈哭,不让妈妈伤心难过,就一个人坐在幼儿园的角落里玩,开始时老师让小朋友们主动找他玩,他好高兴,好开心,但只要他一犯错,小朋友就会说出一句:“没爸爸的孩子,就是没教养。”王小磊的心就冰冷冰冷,手痒痒地好想打人,但他都忍住了,也就不再和大家玩。为了不惹事生非和阻止心头升起与小朋友们在一起玩耍的渴望,王小磊常常独自面对着墙壁孤独地玩着别人不要的玩具,就是小朋友叫他一起玩也不去了,他怕小朋友们又说出那句话,慢慢地他习惯了这种孤独,也就变得不太爱说话了。但王小磊还是蛮开心的,因为没有人再告他的状,妈妈接他回家时就会高兴地抱着亲他,夸他是个懂事又听话的好孩子,并且不会打他,妈妈也就不会哭,更重要的是不用再跪在那讨厌的遗像前承认错误了。也就是因为王小磊不太爱说话,六岁去学校报名时,老师问的问题他闭口不答,就算在妈妈的催促下回答了,紧张中也都是错的。老师便说王小磊智力发育较晚,最好是晚读一年,李燕只好让儿子七岁才上一年级读书。

读小学后,新的环境让王小磊恢复了一点点生机,虽然还是不同大家玩在一起,但学习引起了他的兴趣,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当有同学让他教做功课时,他就好开心,因为无形之中增加了与同学们的交往,封闭和孤独的心也渐渐地寻找到了快乐。老师经常夸赞王小磊,课堂上让他回答各种难题,高兴时还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他是英雄和烈士的儿子,是在父亲牺牲后才出生的,成绩却这样好,让大家向他学习。王小磊虽然不喜欢老师说这些,可又不能阻止,只能低着头不吱声,课后同学们就会围着他问一些希奇古怪的问题:“为什么你爸爸牺牲后你才出生?”“你见过爸爸没有?爸爸都没了怎么还会有你?”这样的问题王小磊哪能回答出来,只能恼火地说:“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惹得同学们生气地瞪着他,说他骄傲,是自认为成绩好,看不起别人,就报复地都不理睬他。这对王小磊并没影响,因为从小孤独惯了,只要成绩比他们好就行。因为妈妈常常看着儿子满分的试卷和各种奖状时,总是笑口常开,王小磊的心灵深处也得到了安慰和满足,专心致志地读书学习成了他最快乐的方式。

可惜好景不长,二年级第一期的期中考试时,一名因成绩特别不好、又爱调皮捣蛋、留级后坐在王小磊身后、名叫邓玉聪的男同学偷偷地让王小磊写纸条给他,王小磊没搭理他,没想放学后他在路上堵住王小磊骂道:“你是野种,自己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是你妈妈偷人养的,你妈妈是破鞋……”反正小孩子能学会、也能听懂意思、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王小磊心里恨恨地想:“骂我不承认的父亲可以,但骂我妈妈就是不行,她是我唯一的依托和最亲的人。”可从小养成的孤独让他根本就不会骂人,只能忍无可忍地冲上去同邓玉聪抱打在一起,最后是过路的大人才把俩人分开,衣服也都扯烂了,嘴唇也都出了血,半斤对八两,两败俱伤。为此,王小磊也就回家晚了,李燕是又气又急,脱光儿子的衣服检查身体没有大的伤害后,问儿子为什么要打架?王小磊闭口不言,因为邓玉聪骂人的脏话,他知道是对妈妈的侮辱,所以根本就说不出口。李燕见儿子不吭声,就又气又恼又恨又哭地在儿子的光屁股上打了好几巴掌,帮儿子穿上衣服后让他跪在父亲的遗像前反省思过,并说:“你爸爸一生光明磊落,是为人民而死,他的儿子怎么就这样不听话,这么小就打架斗殴,长大了就会变成流氓,让我以后有何面目去见你爸爸。”接着又心痛地抱着儿子伤心地痛哭,王小磊瞧着妈妈伤心痛苦的面容,就哭着对妈妈说:“我再也不打架了,妈妈,你别哭,我听话。”李燕就要儿子对父亲保证,王小磊只好低着头小声地说:“爸爸,我以后不再打架了,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但等妈妈背过身去,他就抬头用仇恨的眼光瞪着父亲的遗像,咬牙切齿地:“我是你的野种,是你害得我有口难言,连妈妈都要受到别人的辱骂,你是魔鬼,是害人精,我一辈子都不会承认你是我的爸爸。”

第二天早上,邓玉聪和他的两个同伴在路上堵住王小磊,要与他分过高低,直到一方服输为止。王小磊狠狠地瞪着他,真想同他来个鱼死网破,但一想到妈妈泪流满面的模样,不得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小声而又一字一句地:“你给我听着,我不是怕你,但我不想打架,我可以服输,你要打我、骂我、让我做什么都行,但有三个条件,一,不许骂我妈妈,二,不许打我的脸,三,不许扯破我的衣服。否则,我绝不放过你。”

邓玉聪愣了一下,嘲讽地:“怕就是怕,没爸爸的孩子就是这样。好吧,我答应你的三个条件。你自己说的,让你做什么都行,跟我来吧。”

王小磊做好了被打、被骂、被侮辱的心里准备,为了妈妈不再为自己哭泣和伤悲,一切都要忍受。他随邓玉聪来到一避静处,三个男孩子叉开双腿站从一列,命令他趴下钻过去。王小磊闭着眼睛咬着牙从三人的胯下钻过,他们又命令他退下裤子,每人又狠狠地在他的光屁股上踩了两脚,然后才欢笑着离去。王小磊流着泪用书本擦干净屁股,才低头去学校。下午放学后,这一幕又在他的身上重演。回到家,王小磊趴在沙发上放声痛哭,然后瞪着父亲的遗像骂道:“你是魔鬼,是害人精,是我的敌人。”并恨不得把遗像砸个烯巴烂,但想到爱自己的妈妈每个星期都要擦拭他一遍,及经常抱着他的相片悄悄地哭泣时的痛苦表情,王小磊不得不放弃了对父亲的报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