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逃离的情感叫爱情

那美丽的花儿叫罂粟。


那逃离的情感叫爱情。


她欠他一滴泪。


在他转身前,她飘然离去。


泪水留在了他看不见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回忆。


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在这个华灯初上的夜晚,她思念起了他。


城市安静,小屋寂静,只有电话里不断重复的用户已关机让她触摸着死寂。


他还会想起她么。屋里散发着蚊香的味道,每天她的血被很多个这种生物吸食,她点燃起驱赶的火种,拒绝伤害。这20平米的地方,她沉没。


电话没有接通,她在心里默默说了一万遍:依然牵挂你。


她走在徐家汇的街上,像一个白色的幽魂游荡着。


城市刚下过一场雨,空气的味道像一只掰开了的橙子,人们簇拥着每一个角落没落着爱情。


圣爱广场依然那么圣洁。教堂尖顶十字架下的玛利亚微笑着。


一个夜晚她和他在这里相拥,灵魂互相渴望着温暖,嘴唇触碰着信念。我爱你。我也爱你。真好。恩,一切真好。大手环抱着她的身体,她的头向后仰身子舒展,她不害怕会坠落到地上,因为即使坠落她也已经看过了漫天的星星。


你见过流星么。她问。


那年狮子座流星雨的时候我老早的去看,可什么都没看到。


人们都说流星坠落前许的愿望一定会灵验。她想往的看着天,说着一个古老的话题。


许愿对她来说是那么那么的神圣,她知道她许愿的时候一定会像个虔诚的教徒。瞬间的最强烈的念头完全的倾诉在了一个叫希望的地方。


后来,她终于许了一次愿。在那世纪末的上海,在人潮翻动的淮海路,在他的身边。


他告诉她在世纪末的最后10秒在衣服上打个结,拉着最心爱人的手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他是她最爱的人,那时候她知道。


她庆幸着所有许愿的条件都成熟了,在那倒数的大钟下,她许下了那个愿望:永远和他在一起。


她又开始吸烟了,不再是清淡的圣罗兰,换成了555,烟雾随着她的手指划落在了曾经,没有血色的脸在弥漫开的烟雾中模糊。


她记起了她曾相信过的爱情,记起了很多次他们提及的永远。


她坐在教堂对面的咖啡屋里,一个靠窗的角落。


隔壁有一家冰激凌店,而她却再也不敢走进去了。


他给过她一个烛光冰激凌,红红的桌子,雪白的冰激凌和点燃起的10001年的蜡烛。还有那首曲子,她走进烛光冰激凌,爱毒的前奏像极了婚礼进行曲,曲子围绕在空气里,永远就留在了那里。


你终于出去活动了,打你家电话你不在。她的朋友简打电话来。


今天我有点发疯的迹象。她看着街对面的圣爱广场静静的说。


要不要我陪你,发疯没什么不好。


我是出来找我和他的痕迹的,在这个不再触碰爱情的时候,我却想起了他,我想我疯了。到处都是他的痕迹,可什么却都又触碰不到了,我想我该回家了。


看看,我选择躲避苦恼的爱情是正确的。


是,我也会和你一样了。她掐灭了手中的烟。


有时不能遗忘而应该遗忘的时候就要强迫自己躲避起来,不再面对.因为那触碰过的东西刺碰你的感觉好象抽上了瘾的烟,里面的尼古丁让你沉迷也让你一步步的靠近死亡。


玻璃窗外的城市突然的黯淡无光了,她犹如白色的幽魂在城市的角落里蜷缩。


也许她该遇到一个和她一样的人,一个不再相信爱情的男人。这样就永远不会慢慢的彼此失望,永远不会慢慢的彼此伤害。


她去过他的城市,在那陌生的地方他们相爱,他们争吵。


他希望她乖乖的,好象那家里鱼缸里的鱼儿。她寄居在他的怀抱里,因为需要食物。


她每天奢望着他的温暖,可总有很多事情在让他们越离越远,鱼儿只有在鱼缸里哭泣,她把疼痛慢慢的收藏了起来,泪水流在了水里。


他们每天都作爱,似乎只有那样才能无声的触摸对方还深爱自己的灵魂,真实的彻底的感觉着,于是坚持着。


终于,她开始不听话了,她一直那么真实,当要说当要做的时候,她总会彻底,只是她的彻底有时候是成沉默,是躲避。


那天下午,这有时像孩子一样的男人终于在她的沉默中爆发了,他让她走,回到她自己的城市去。


她收拾了行李,他说要送她。


她希望他留她,可他却说要送她。


她拎起了行李推开他走了,下楼的时候扔掉了她刚给他买的睡衣和他们的戒指。


一个人坐在那个城市的出租车里,她想去一个地方住下,可想来想去还是去了车站。


行李很沉,售票大厅里的人很多,她想起了那个她到这个城市的晚上,人很多,可她知道有个人在等她。而如今这个等她的人再不需要她了,终于赶她走了。


他们的日子很清苦,她数着身上的钱决定不买回她的城市的票,她买了去古都的车票,很便宜。她想如果他还让她回来,她也能快些回来。


车是晚上9点32分的,时间还早。她去买了一盒盒饭,候车大厅里找不到座位。


如果她不给他电话,他是不会来找她的。那个时候她还有希望,她还相信爱情,于是在开车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她跳下了车。


他接到电话后去车站找她了,她被他带走的时候脸上显的异常疲倦,她知道又挣扎了一次。


他们平静的走了。


回去的出租车上他又一次被她的沉默激怒,他到了一个酒吧门口推开车门走了,关上车门的时候对着她说:你还是滚吧。


她没滚,她没地方去,夜太深了。


她找了一个便宜的旅店住了下来,一个只能买200卡打电话出去的旅店。


她买了两张200卡,用了一晚上时间给他电话,第二天他终于来了,在她答应听他话的条件下,他带她回了家。


她那时候知道她爱他,哪怕痛苦她也爱他。


他们的爱情如罂粟花。


他们后来又这样的挣扎了几次,终于她还是走了。


那是一个清晨,他从床上把她拽起,他让他走。她的衣服还没有晾干就被她匆匆的塞进了行李箱。


跟她一起走的,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那天,她让他送她了。


他们着急的往机场赶路,到了机场,她等他提钱买票,她就像只鱼缸里的鱼,死亡也是由他操纵的。


他给了她钱,她自己去排队买票。


他走过来留她,她想起那件还未晾干的衣裳,对他说,算了。


后来,他们彼此说了很多刺激对方的话,想要激怒对方,可到最后谁也没有生气。


她一个人走在这刚下过雨的城市,似乎有熟悉的味道传来,可她却怎么也想不来了。


身边来来往往的恋人在夜深的城市里一起走着。这条路是她和他一直走的,那个时候他们也这样,她的手在他的手心里。


她走过对面的教堂,好象在河的一面看着彼岸的风景,不再眷恋。


她坐上了他们一起坐的56路,又看到了每天和他们同车的痴呆老头,老头的眼睛看着她,她对老头微笑,老头也憨憨的笑了。


新村的这条夜路还是那么长,他们经常光顾的便利店还24小时的开着,路灯下她的影子特别的长。


小屋里养的还是那叫碌碌的狗儿,屋里的一切还是他在时的模样。


她半夜又开始出现在网上,耳麦里经常传出的是他留给她的〈爱毒〉


她欠他一滴泪。


在他转身前,她飘然离去。


泪水留在了他看不见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回忆。


那美丽的花儿叫罂粟。


那逃离的情感叫爱情。

那逃离的情感叫爱情 - 西祠胡同

http://www.xici.net/b14341/d2153129.htm


本文内容于 2007-12-11 23:03:26 被qxs10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