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呼吁罢看明日将上映的辫子戏《投名状》!不在网上看,更不去买票看!

[原创]呼吁罢看明日将上映的辫子戏《投名状》!不在网上看,更不去买票看!



我从来就不看中国拍摄的所谓的“大片”,因为那是中外愚民们的自娱自乐的把戏,那些垃圾导演垃圾艺术骗骗无知的低能儿无脑儿智障人士还可以,想打动我的心那是办不到的。唯有前两年,因为我和《无极》的投资商“融建公司”有一定的关系,他们请我作为嘉宾参加了《无极》的首映式。看后大倒胃口,无聊之极,不知道陈凯歌之流要表达些什么,后来观众们的反响也印证了这点,倒是几亿的投资捧红了网络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搞得融建公司哭笑不得。




中国的电影界评判一部电影的好坏不是看其它,而是看能不能把洋人忽悠住,其实这种状况在中国各行各业都一样。单就电影界来说,那张艺谋就专以讨洋人的好来哗众取宠,知道洋人喜欢看中国人的小脚、扒灰、野合,它就死命地以所谓的“中国红”为基调拍出来献丑,马上它的片子就在国外获奖了。于是出口转内销,以国际知名导演的嘴脸杀回国来耀武扬威,顿时片酬也涨了,豪宅也有了,名车也有了。当然,目前数风流人物的是以拍变态性观念见长的“黄片导演”李安和“黄片演员”汤维,大家想想,这些奸夫淫妇,势利小人拍出来的东西能是好的吗?你这些东西看多了,你的气质不知不觉也就象它们一样了,好好的孩子,就这样被“艺术家”们糟蹋了。你说可怕不可怕呀?




最近又有大片出来了,电视里连篇累牍地自吹自擂一部叫《投名状》的影片,又是访谈,又是发布会,活象菜市场里卖大力丸的在使劲地吆喝,旁边的社会帮闲们在呐喊助威,声称自己的“大力丸”是花了多少个亿制作的,以后是要卖“好赖污”去的,美国老板也会叫好的,现在先赏给你们这些精神空虚的中华小百姓看看。它越这么吆喝,俺越是不想看,什么陈可辛不陈可辛的?无名鼠辈而已。不仅我不看,我劝大家也别看,若是真想看,也别花那冤枉钱买票,自己在网上看个视频的就是了,让它们的投资收不回来,别让这些垃圾“艺术家”出来继续害人了。




我为什么要这么说,那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陈可辛自称此故事来自于清代四大奇案之《刺马》,说是表现 “男人义气”。可是我看了片花,发现这是胡扯,它们已经把《刺马》改得面目皆非,他们要表现的所谓“男人义气”,无非是生硬地弄个徐静蕾扮演的女人进来,让里面所谓的“男人”为之争风吃醋。可见它们只知道把男女之事当作佐料摆进来便算“作品”了,它们的思想永远落在这些俗套里,它们的见识永远就那么低下,永远也不可能有创新,我看花四千万美元,在街上随便拉个民工来当导演,估计也是这思路。拍出来估计比它们的反而要好。




而真正的《刺马》是怎样的呢?这个故事编得最好的,应属有民 国武侠小说宗师之称的湘籍作家“平江不肖生”的名著《江湖奇侠传》,《刺马》只是其中70-106回中的部分章节而已,前两年,我有幸参与了将此小说OCR成网络文本的工作,所以较为熟悉。这部小说之成功,以至于中国的首部电影《红烧红莲寺》也来源于它。在这部小说里,主人公并非象《投名状》那样有三个男人,而是四个:马新贻、郑时、张文祥和施星标,而那个女人柳氏是个不重要的角色。




郑时、张文祥和施星标原是四川盐枭,俘虏了作为知府的马新贻,但并不杀他,反而强行要和他拜把子,认他做了大哥,还想帮他把官做大,以后三人洗手不干了可以有个投靠的地方,马假意应承。被放回后,自称是逃回来的,领兵又夺回城池,以后每次打仗,郑时等都故意败阵。马自然受到曾国藩的赏识,逐渐做到巡抚和总督。而郑时等越发没了市场,多年后果然只有悄悄地前去投靠他。马生怕当年的事情败露,只好收留,但如芒刺在背,总在思考如何除掉他们灭口。又垂涎张文祥的老婆柳氏的美色,假装请客吃饭,把柳氏请了出来,终于和她勾搭成奸。




小说《江湖奇侠传》和电影《投名状》关键的不同点在于,张文祥后来发现柳氏和马新贻的不正常关系。但他对于被自己大哥戴了绿帽子并不仇恨,假装没看见,他是个真男人,只重兄弟之情,对男女之事本来就看得很淡,再说柳氏本来是他在路上搭救下来的女子,本不想娶她,只是因为郑重看中了柳氏的姐姐,要和她姐姐结婚,柳氏将无依无靠,张文祥为成全郑时,只好娶了柳氏。现在看柳氏和马新贻好上了,反而感到高兴,觉得自己卸下了千斤债,柳氏也可以有个稳定的归宿了。他绝不可能如电影《投名状》那样,为了女人去和大哥反目而大打出手的。




那么张文祥最后又是怎样和马新贻闹翻的呢?因为马新贻把柳氏搞到手之后,又设计杀了郑时,张文祥脱逃。为了替郑时报 仇,张文祥明知危险,还是进行了多次冒险,但都没有成功。小说大部分笔墨也集中于此,主要描写复 仇的艰难,当然故事十分曲折,还穿插了很多人物,不象我说的那么简单,很多人劝他出家算了,马新贻势力太大,仇是报不了的。他完全可以此为借口,停止复 仇行动,过上安逸的日子,可他还是去了南京,终于化装混进了欢迎马新贻的人群里,将其刺死。这才是男人的“义节”。




这正反映了陈可辛之流的“艺术家”庸俗不堪之处,在它们的观念里,觉得世上除了争风吃醋男男女女砍砍杀杀外,没有其它可以一说的事情了,认为这就是“义节”!这种电影也配登大雅之堂?花钱花得多,演员片酬高了,就是好电影?就值得一看?若这种电影在社会上大行其道大肆推崇,没有是非分辨里的年轻人便认为这么做是对的,必然认为男人只有象两只公鸡在嘴里争夺一条蛆那样红刀子进白刀子出地争夺女人,才算是“义”。听说这部宣扬暴力毒害青少年的大毒草明天就要公映了,我赶在敌人之前,先抵制一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