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爱情亲情友情征文]冬日里的一缕暖阳

2007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我们像往年一样进行着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不是为家庭琐事而操劳,就是忙于单位的繁文缛节。但2007年对于我们一个小集体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今年是我们中专同学毕业十周年。十年时间说长不长,一晃就过来了;说短也不短,我们这些二十左右岁的毛头小伙大都已经步入而立之年。不知哪位哲人说过“友情历久弥坚”,十年前的纯真友情在今天缤纷的现代生活中更显得十分可贵,甚至可以说一去不复返,今生再难有那样真挚的感情了。我们将这份友情珍藏在心底,在感到疲倦时回味一番,告慰自己疲劳的心灵,又可以重新鼓起生活的热情,也许这就是友情带给人的无尽力量吧。

我的中专是十年前在北国春城读的,记忆里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里冬天很冷,天总是阴天沉沉、灰蒙蒙的,很长时间都难得见到明媚的阳光(可能是因为有第一汽车制造厂等重工业企业造成的污染)。所以在漫长的冬日里,我们一般都留在温暖的室内活动,过着教室-宿舍-食堂简单的三点一线生活。虽然日子很单调,除了学习就是吃饭、睡觉,但这么多青年男女在一起是不会缺少快乐的,反倒是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带给我们的快乐就更多了,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爽朗的笑声。在我的记忆里,同学间的点点温暖、天真无邪的游戏是伴我走过那段寒冷冬日的最明媚的阳光,在这缕暖阳下我们接下了深厚的友谊。

那时我有三个玩的比较好的玩伴,虽然各自脾气禀性不同,但凑在一起却是十分谈的来,从不缺少欢乐的元素。首先一提的就是胡导了,此人比我们三个都大几岁,头发不多留着板寸。胡导是我们送给他的绰号,因为他绝对是个理论专家,考物理可以得到100分,佩服得全班同学都五体投地。但他有个毛病,只喜欢谈些理论分析,较少付诸实际,也可以说是一个“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他自己美其名曰是他的理论思想指导我们行动的。他对朋友有一个较为经典的论断:“朋友是坐同一趟车的旅客,中间随时会有人下车,也许今后都不会再相见,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眼前拥有。”到现在我还觉得有一定道理的。当然他还是个爱情理论专家,足可以办个培训班指导青年恋爱者,虽然他自己连个女朋友都没谈过。

再值得一提的就是情场高手、多情公子雨仔了,大家一听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有情调。那时有首著名的流行歌曲《心雨》很巧合就是他的名字。他也就唱着这首歌告别了一段又一段初恋,让他的“女友成为别人的新娘”,最终还是光棍一条,还被情所伤发誓不到三十不结婚。其实他是挺讨人喜欢的人,喜欢说,但是有点婆妈,对人可谓热心极了,人缘极好就是学习成绩不好,总让他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但正好和我互补,所以我们很能聊的来,是我那时的铁哥们之一。

说起铁哥们就得说说铁蛋了,此人名字中有铁字,而且人长得比较憨厚,喜欢呵呵傻笑。是上述两个的追随者和支持者。人很正直本分,但有道是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本来他不会有任何花边新闻的,可和上述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不出事的道理。后来还和其他班女生演绎出一段才女佳人话,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我就不用再提了,书虫一个,奶油小生等等相关词汇都可以用在我的头上,想反驳也要人家愿意改才行。那时我还很年轻,而且是初次到远离家乡的外地求学没有一点社会经验,全靠同学间互相交流才学到些为人处世的道理。这方面胡导和雨仔算是给我上了人生的第一课,一正一反再加上铁蛋的辅佐,忽悠我一愣一愣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渐渐的我们四个人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小团体,吃饭和学习都在一起,别人都管我们叫“四人帮”,这可没有一点贬义,是形容我们的关系很好而已。“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说的真对,正是在我这几个哥们的帮忙下,我抗过了一场严重的感冒。那次生病还是发生在冬季、连续阴天也没有下雪,长春又闹起来流感,我也被突如其来的感冒打倒了。一晚上就发烧起来,烧的已经昏沉沉早晨没起来,还好胡导来看我连忙把我送到医院,打起了吊瓶。那时我还从没在家以外生过什么大病,更没有打过这种吊瓶,亏的他们几个的悉心照顾,还去外面买了水果来吃,陪我说话解闷。我躺在病床上感动极了,差点都要流出眼泪来。医生说如果再晚烧成肺炎就麻烦了。从此我对他们说:“好朋友要做一辈子”。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好的朋友也有分别的时候。1997年夏季我们都要毕业了,从此天南海北的各赴东西。临别前在火车上,我们一一握别,我们几个和全班很多大老爷们在一起抱头痛哭,平时再坚强的汉子这时哭的像个孩子,那种场面至今我只经历了一次,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了。谁说我们年少轻狂,可也许只有我们才是最懂得感情的可贵。十年了,我们从此再也没有相见,虽然现在也不常打电话了,但每每逢年过节总会有短信或电话响起,因为我们都在信守着“好朋友要做一辈子”的诺言。


本文内容于 2007-12-11 20:11:07 被drille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