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张餐票>

我曾在湘中山区一个叫双溪的乡中学实习。学校地处僻远,整个实习期间,我们都是全封闭式地关在几间破教室里,一步也不想跨出去。


学校的伙食标准开得很低,只有在每周三和周六晚上才会加餐。所谓加餐,也就是增加一份辣椒肉。加餐并非人人有份,必须是有条件消费得起的人。每张加餐票定价5角钱,在当时,相当于一个寄宿生两天的口粮了。


杜玉是我执教班上年级最小的女生,长相和成绩都很一般,加之性格内向,沉默寡言,坐在教室一角非常不起眼。几回在食堂照面后,我才能注意到这位平凡的女孩。注意的原因是每天1角钱1份的炒菜,她只吃1顿,剩下的两餐,则用家里带来的坛子菜下饭,有时候每天3顿都是坛子菜。好几回加餐时,我想分一点肉片给她,但要强的杜玉一见我的碗,立即满脸通红地跑开了。


实习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家访。按规定,每位老师必须要走访两位以上学生的家长,当然,那都是班上成绩好,有升学基础的学生。走访结束,我们的实习生涯也将结束。放学了,杜玉悄悄留下来,望一眼备课的我,欲言又止:“蒋老师,听说下星期你们要回城了?”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一脸失望:“能不能,把您上星期到小强家里说的那些话,都说给我听一下?”我有些不解:“小强家说过的话?我差不多都忘记了啊。”“我听同学说,家访的同学一般都会得到老师特别开的小灶,将来都是上大学的料。”“这两天如果有空,我到你家里看看吧。”我只是随意说说,没料想杜玉认起真来:“不行不行!千万别到我家里去!家里,家里连一张好的板凳都没有呢!”


我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杜玉,你上课是不是有些听不懂的地方?没关系,老师一定会帮你的!”她还是摇头:“不行不行!我有很多想问您的地方。蒋老师,您还是把那些怎样念好书的方法告诉我吧。我真的想考上大学!”


怎么办?单独给她开小灶吧,莫说时间来不及,客观条件也不允许。望着她面黄肌瘦又充满期待的脸,我想起身上还有两张未用完的加餐票,说:“杜玉,你要听老师的话。念好书可不是听一两句话那样简单。你现在的任务是要养好身体,多吃有营养的东西。我这里还有两张加餐票,这两个星期六,你去加加餐,以后,老师会给你写信。”杜玉接过餐票,眼泪汪汪地点着头。


回校后,我陆续给杜玉写过几封信,都是鼓励她如何学习的。杜玉也回过几封,特别是最后那一封,尤其令我高兴。大意是她照我说的做了,最近一次语文成绩已进入班上前5名,对即将到来的高中生活,杜玉充满了信心。


事情过去了10年,我意外地从一套“获奖作文丛书”里,发现了一篇作者为“杜玉”的文章,文章标题叫《两张餐票》。原来,那两张餐票,杜玉一直没舍得花,直到来年初中毕业,她将加餐票和背后的故事转送给了低年级的另一位小妹妹。小妹妹也舍不得用,又给了另一名条件艰苦的男生……后来,学校发现了这个秘密,开辟了一个爱心墙报园地,成了那些贫寒学子们的精神家园。大学归来的杜玉重回母校,睹物思人,写出了那篇获得一等奖的作文。


杜玉在文章的最后说:“蒋老师,您在哪里?不知您现在有没有空来双溪看一看,来完成您那次未完成的家访?我多么想告诉您:当年您送给我的那两张餐票,已经开出了最美丽的情感花,结成了最丰硕的爱心果。”


我的眼睛湿润了。脑海里又一次幻化出当年无意间播种下的激情与梦想。一次未完成的家访,留下了永久的遗憾,也留下了永恒的欣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