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我撞了军车!

天哪,我撞了军车!


autozj.zjol.com.cn 2004年05月20日 锋线汽车


以前常常听说军车比较牛,一般横着开,小弟我前段时间和军车,军人有过比较亲密的接触,现在把经过向大家详细汇报。文笔差了点,大家将就一下。


偶原来是8会开车地,跳槽到了新单位后,中层有车配,也混了个军威2.5v6,突击了1个多月,终于成了有车一族。


话说某年某月某日,江南水乡某市(说是特大型城市,其实也就一乡下地方),偶和公司里的德国mm开车回家,嗯,这个德国mm是母公司派来调试生产线的,偶是供应链经理,所有设备的采购都经过我手,所以工作上偶们常要合作,一来二去,彼洋鬼子折服于偶中华泱泱大国5000年文明,经过激烈思想斗争,终于归化我朝,和本人这个这个要结婵娟之好,本人也就笑纳了。今天是要回家拜见未来公公婆婆,顺便考察我中华文明之精髓——食文化。


从开发区一路行来,无非是向彼蛮夷传授中华礼节,不知不觉就进了市区。


在市区主干道,偶上了右转车道,旁边直行道上有一bj2020,一看就是军车,于是多加了分小心。绿灯一亮,等他先开了出去,小弟才加了油门,右转。这时mm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问道:这个绿车是你们的北京jeep吗?,怕我没听明白,又用英文重复了一遍,偶一转头,yes还没出口,mm大声尖叫起来,继而咣的一声,偶的车结结实实撞上了前车,好歹刚起步,又绑了安全带,mm没事,偶就惨了,没绑安全带,结结实实的顶在方向盘上,肋骨那个痛啊。同志们,下回开车,一定要绑安全带啊!!!



等一下,偶是右转的第一辆车啊,前面哪有前车啊?这时方从撞击后的白痴状态清醒过来,定睛一看,前面就是那个bj2020,白牌的。。。。军车。


当时心里那个叫气啊,这里是市中心的十字路口,又是下班时间,人多车多,你违章变道,也看看时间场合啊。由于mm是外来妹,中文和偶的德文有一比,于是先叫她在车里呆着。偶下车,2020上也下来个上尉,偶看看前脸:大灯,格栅,保险杠都成了history,我才开了8到30天,那个叫心疼啊。虽然不是自己的车,可是也不好受啊。2020不愧是军车,一侧尾灯挂了,屁股上有点凹痕,其他没事。



偶刚刚抬起头来,一根粗壮的手指差点戳到偶的鼻孔里”你***怎么开车的?把老子的车撞成这样?“,还混着浓重的酒味。


顺着手指看到了一张坑坑洼洼的黑脸,黑脸上面是大盖帽,上面的军徽在傍晚的灯光下闪闪发亮。偶拨开那只手,一瞬间感到肾上腺素布满全身,指着他问道:你怎么开的车?这里还违章变道啊?这时周围已经围了很多看热闹的闲人,纷纷指责那个军官的不是,军官马上冲着跑过来的警察喊:他被我打了!


晕,偶1米71,白白净净一文弱书生,你1米78以上的大个,真不知道谁会打谁。警察估计平时也被军车郁闷的不轻,上来就说整个过程全看到了,军车严重违章。要我们都把车停边上等候处理。军官看看来者不善,狠狠瞪了我一眼,上车把车靠边,我也上车,发动了一下,没事,和mm说了句take easy,靠边下车。


于是就问:私了公了?军官自知理亏,私了。偶打了几个电话问了问几个哥们,说是要修的话起码12k,于是坚持要15k,军官一听就炸了,卷起袖子就要打人,嘴里还骂骂咧咧净是荤的。mm一看不对,下了车立马110的干活。也不知道她怎么用中文报的案。110马上就来了,一看又有洋人又有军人,马上说:这事我们管不了,得叫警备司令部,于是110们又是一通电话。嘿嘿,这宪兵来的还比110快。看着那辆绿色的切诺基亮着红灯拉着警笛停下,冲下来4个手持电警棍的壮汉,头戴钢盔脚蹬皮鞋,小弟我要不是背靠车门,当场一出溜就坐地上了。这下知道国家专政机器的利害了,只盼让我走人,赔不赔的,您看着给点,不给也成。


敢情这4个纠察不是冲我来的,上去二话没说扒了那个军官的领花,军衔,帽徽就往切诺基里塞。


偶被这个情况给弄傻眼了,这时又上来一少校,对偶说:已经问了110,情况我们都清楚了,的确是军车不对,而且当事人态度极其野蛮恶劣,今天先给个情况说明,一人一份,双方签字,改日登门道歉赔偿。


偶稀里糊涂地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和mm稀里糊涂的上了车走人。一路上想,估计修理费是别指望了,其实大不了公司出修理费,最后也是保险公司倒霉,今天没有被人痛扁,已经是万幸了。


到了家里,叮嘱mm啥也别说,其实以她的中文水平,也就是你好再见,和我老头老太的英文水平半斤八两,想说都没法说。mm小脸惨白一个劲点头,估计也吓着了。


吃完饭mm缓过劲来,一个劲说今天没想到,没想到中国军人这么野蛮,不讲道理,和以前的驻德苏军不分高下,偶忙着解释,这个是极个别的现象,和你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一样,再说了,你现在的德国军队难保没有更坏的。还有阿, 我们的纠察不就很讲道理,又是敬礼又是写情况说明,那点亏待你了?mm想想也对,说:那我等着他们来道歉。


当时偶心说:人家那是说说而已,真来啊?


3天后,门卫说有人找,是当兵的。嘿,还真来了。

这次来了一上校,还有上次的少校,上校自我介绍是肇事上尉的政委,专门来道歉的。还带了空白支票一张,修车费有多少都算他们的,考虑到当时我们被吓得不轻,另支2000银子权做精神补偿。


没想到,偶的确是没想到。


偶上路后,哥们都说遇见军车要小心,宁可躲着走,这下人家把面子里子都给足了,不由得很感动,握住上校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


道歉时mm也在,完了跟我说,以前苏军在东德,撞死个人都不算啥,这回算是开了眼了,解放军处理这类问题,起码和美军德军有一比。没想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还这么好。偶说:那是,你们那叫国防军,俺们这叫人民子弟兵,有本质区别。

作者: 编辑: 于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