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刺杀希特勒

7月20日——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然而对于德国人来说却有着特别的意义。1944年夏季,二次大战已经进入新的阶段,盟军在战场上节节胜利,风雨飘摇的德意志帝国等待着命运的审判。年轻的德国陆军上校联合数名德国军官,在7月20日发动了刺杀希特勒的行动。

炸弹在希特勒脚边爆炸

1944年7月20中午,德国东普鲁士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拉斯滕堡附近的元首大本营——“狼穴”周围戒备森严,荷枪实弹卫兵手中牵着狼狗走来走去。在一间会议室内,气氛紧张而凝重,陆军副参谋总长兼作战处长豪辛格将军正在汇报东部战线进展情况。希特勒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放大镜,一边不时在地图上查看着。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会议室烟尘弥漫、烈焰升腾,残缺不全的人体被强大的爆炸气流抛出窗外。

此时,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军官正站在离会议室约200码的地方焦急地等待着。望着爆炸现场混乱的局面,他如释重负,一丝满意的微笑掠过脸颊。他迅速坐上身旁的汽车,疾驰而去。他,就是此次爆炸的策划与实施者——第三帝国国内驻防军参谋长克劳斯·冯·施道芬贝格上校。

代号“伐尔克里”

针对希特勒的这次刺杀行动预谋已久。这个计划总的代号是“伐尔克里”复仇计划。这是一个很恰当的名称。“伐尔克里”在北欧日耳曼神话中是一群美丽而可怕的少女,据说她们飞翔在古战场上,寻找那些该杀死的人。这一次,要杀的是阿道夫·希特勒。

6月间,密谋分子交上了一个好运。施道芬贝格晋升为上校,并且被任命为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弗洛姆将军的参谋长。这个职位不但使他可以用弗洛姆的名义给国防军发布命令,也使他有机会可以更直接、更经常地接触希特勒。这正是实施刺杀计划的天赐良机。

1944年7月7日,施道芬贝格去元首山庄汇报工作,他在公文包里放置了定时炸弹。因当时戈林和希姆莱不在场,施道芬贝格觉得不能便宜这两个家伙而放弃了这一机会。7月15日,施道芬贝格夹着提包,来到元首的会议室,作了关于兵员补充的报告。

后来他接到秘密组织的领导人之一、陆军办公厅主任弗雷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特将军的急电:尽快炸死希特勒。遗憾的是,当施道芬贝格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希特勒已经走了。第二个机会又错过了。

7月20日,机会终于来了

当天,施道芬贝格和施蒂夫将军在副官瓦尔纳·冯·哈夫登中尉的陪同下,一起驶往元首大本营“狼穴”,出席希特勒主持的军事会议。在这里,他和最高统帅部通讯处长埃里希·菲尔基贝尔将军接上了头。菲尔基贝尔也是密谋集团中的重要人物,他负责把爆炸的消息快速传给柏林的密谋头子,并切断“狼穴”与外界的一切通讯联系。

乘会议尚未开始,施道芬贝格只身来到厕所,内线早已带着一个棕色公文包在那里等着他。公文包内装有用一件衬衣裹着的两颗英制定时炸弹。

12点37分,离爆炸的时间还有5分钟。陆军副参谋总长兼作战处长豪辛格将军正指着摊在桌上的作战地图,介绍着战况,希特勒和军官们都认真地听着、仔细地看着。这时,施道芬贝格借口要打个电话,匆忙离开了会议室。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一位军官不小心碰了一下公文包,出于礼貌随手把它放在桌子底座的外侧。然而,就是这个看来不经意的一挪,却挽救了希特勒的生命,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历史进程。

当希特勒被人搀扶着走出被炸成瓦砾的会议室时,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他的头发被烧焦,右胳膊肘有轻微淤血,左手掌有几处擦伤,双耳鼓膜受损。

希特勒血腥报复

暗杀行动失败后,希特勒立即展开血腥报复。希特勒向全国广播:“我的德国公民们,今天我向你们讲话的目的,是让你们听听我的声音,让你们知道我的确安然无恙……”接着他宣布,人人有义务逮捕反叛者,若有抗拒,格杀勿论。

施道芬贝格等四名主要参案者被枪决。德军中一批高级将领也遭到“清理”。其中包括并没有参与密谋的德国非洲装甲军最高司令隆美尔元帅,还有名噪一时的维茨勒本元帅、克鲁格元帅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