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夜风流没戴安全套的悲惨后果


突然降临的非婚生子,使乌鲁木齐市某建筑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林华妻离子散,众叛亲离,事业受到重创。原来,刘林华在酒店一夜风流,导致坐台女秦香琴怀孕并生子。


被迫和秦香琴同居后,他继续陷入秦香琴无穷无尽的物质索取之中。八年后,当刘林华惊讶发现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用“生命进行敲诈”的骗局时,秦香琴却将刘林华告上法庭,讨要孩子的巨额抚养费……


一夜放纵播下祸根,陪酒女缠上总经理


1999年12月初的一天,乌鲁木齐市某建筑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林华,正在建筑工地指挥工人施工,值班员告诉他,刚才接到一个女人的来电,说有一单业务要谈。


刘林华生于1946年9月,大专毕业,身材高大,原是新疆一工厂职工。近年来,他凭借良好的社会关系和智慧胆识,辞职“下海”,组建了这家建筑公司,企业越做越强,逐渐积累了千万资产,在乌鲁木齐建筑圈内颇具知名度。现在,这单送上门来的业务,他当然不会放过。


半小时后,一名裹着头巾、怀里抱着一个男婴的少妇出现在刘林华办公室里,她把孩子猛地扔在办公桌上,冷冷地对刘林华说:“刘总,你的孩子!你总该对此负责吧?”


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办公室里所有人吓了一跳,大家面面相觑,把目光聚焦在刘林华身上。53岁的刘林华满脸涨得通红,吼道:“你是哪里来的疯子?我不认识你!快把孩子抱走!”


女人冷笑一声:“刘总,你可是国泰大酒店的常客,你敢说你不认识我?自己风流快活了,如今却不敢承认。你配不配做男人?要不,咱们法庭上见?”


那个女人掀下头巾,刘林华脑袋立即垂了下来。这个女人叫秦香琴,是乌鲁木齐国泰大酒店“陪酒小姐”,刘林华挥挥手让其他人离开了办公室。


两人在激烈争执中,刘林华抛出最后的“撒手锏”:“你每天和那么多男人睡觉,怎么能说这个孩子是我的?”秦香琴满脸尴尬与愤怒,她指着刘林华的鼻子说:“既然你不承认,我就让你老婆、孩子知道这件事;你若不履行父亲的责任,咱们法庭上见!”


秦香琴底气十足,言罢,她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悻悻而去。这个女人显然是嫁祸于人,刘林华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1993年,在国泰大酒店做“陪酒小姐”的22岁的秦香琴认识了刘林华,因她有一双漂亮迷人的丹凤眼,加上她和刘林华一样,祖籍都是河南省,此后,刘林华到酒店消遣时总是找她。每次来,刘林华总是夹着一个黑皮公文包,秦香琴一直以为他是个行政干部。后来,在一次完事后,刘林华破例抛给她1000元小费。这不禁令秦香琴对刘林华刮目相看。她多次试探着询问刘林华的身份,但谨慎的刘林华都敷衍过去了。


1998年12月中旬的一天傍晚,刘林华承建的一栋新楼盘竣工,他在国泰大酒店举行庆功宴。酒足饭饱后,被酒精灼烧的刘林华像往常一样,叫来秦香琴为自己做按摩服务。


刘总再次到来,秦香琴不禁大献殷勤。尽管刘林华醉醺醺的,但因害怕染上性病,他还是不断提醒秦香琴像以前一样帮他戴上避孕套。可这次,秦香琴激情满怀,她说不需要这个“第三者”干扰他俩的激情……


几天后,秦香琴突然打来电话,对他嘘寒问暖。刘林华十分诧异,每次出入娱乐场所,他都十分谨慎,从不吐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她怎么会知道电话号码?秦香琴告诉他:“刘总,您不记得了,您在房间里留下了一张名片。”刘林华很快推断,这个女人一定是在他去卫生间洗澡时,偷偷从他口袋里拿了自己的名片。名片上还留有家里电话,一旦这个女人给自己的老婆打电话,他岂不身败名裂?


想到这些,刘林华从此再也不敢去国泰大酒店找秦香琴。接到她的问候电话,他也是敷衍几句,就匆忙挂断。他没想到,一年未见,这个女人竟抱着“他的孩子”要挟自己。但他相信,这个孩子绝对与自己无关,这个女人是想以此“敲竹杠”。


然而,刘林华想错了。此后每周秦香琴都会给他打来电话,要求他承担起父亲的责任,给孩子抚养费。刘林华愤怒了:“如果你继续胡搅蛮缠,我就不客气了!你天天和不同的男人在一起,谁知道那是谁的野种?”秦香琴也不甘示弱:“这个孩子生于1999年10月2日,取名刘乐,就是你们刘家的种!如果你支付我们母子30万元,我就不再纠缠你。”刘林华愤怒地放下电话,此后一见是秦香琴的来电,他就拒绝接听。


步步逼宫全家蒙羞,众叛亲离陷入困境


不久,秦香琴开始抱着孩子幽灵般出现在刘林华的公司或工地办公室里,向他提出抚养孩子、娶她为妻的强烈要求。刘林华一气之下,甩了秦香琴几巴掌,然后将她轰出门去。


可是,秦香琴并未就此罢休,她抱着孩子,一次次出现在刘林华家所在的居民小区门口。刘林华开车回家远远看见她,如惊弓之鸟,忙掉转车头离去。即使是回到家,秦香琴的电话也会在半夜响起,刘林华的老婆刘洁一接电话,对方就不吭声,而刘林华一接,她就低声说:“刘林华,你自己造的孽,你别想逃避责任。否则,我让你家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刘林华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好惹的女人!回想起那激情的一夜,他后悔不已,感到事态严重。这个女人不就是想要点钱吗?2000年3月,刘林华带着昂贵的奶粉和1万元钱,来到秦香琴的租住处,他只想平息这场战争,阻止她继续以这个莫须有的由头骚扰他的家庭。


对刘林华支付的1万元,秦香琴根本看不上眼,她再次向刘林华提出:要么支付30万元孩子的抚养费,要么和妻子离婚,和她结婚。


双方再次大吵一通后,不欢而散。临出门,秦香琴对他大喊:“刘林华,如果你有本事,就陪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秦香琴对孩子的“足够自信”,使刘林华觉得她不正常,他摔门而去。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太龌龊了。


刘林华一进家门,就见妻子刘洁铁青着脸,闷闷地坐在客厅。这个平时一贯沉默的女人对他吼道:“你还有脸回家呀,刘家人的脸被你丢尽了!这把年纪了,你竟背着我在外面玩女人,还生了孩子!”说完,身材弱小的刘洁冲上来,撕扯着刘林华的衣领逼问这是不是真的。刘林华的头“嗡”的一下大了,他没想到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原来,刘林华离开后,秦香琴随即给他家打电话。她告诉刘洁:“我叫秦香琴,和刘林华发生了婚外关系,并在半年前生了他的儿子。你若不信,我们可以做亲子鉴定。”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使刘洁蒙了,她结合近来公司的一些传闻,以及丈夫近期的反常行为,确信丈夫背叛了自己。丈夫都50多岁了,还闹出如此风流韵事,这让她和三个孩子如何面对世人。20年来,她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他!现在,她死的心都有了。见刘林华对此予以否认,她冲进厨房,将菜刀架在脖子上……


刘林华一把夺过菜刀,“扑通”一声跪在妻子面前,痛哭流涕地承认自己的确外面有过女人,但绝对没和别人生过孩子。


可刘洁哪里肯相信他,一通天翻地覆的哭闹后,刘洁冷静了下来。刘林华是家里的顶梁柱,为了这个家的安宁,她只得暂时忍让下来。


但秦香琴的骚扰并未停止。此后,刘洁不断接到秦香琴的电话。电话铃一响,刘洁就心惊肉跳。刘洁在电话里说道:“你别再骚扰我家好吗?我虽然不能原谅我丈夫,但也不容许你敲诈他,希望你好自为之。”


几天后,刘洁以为事端已平息,却忽然收到小区保安转来的一封陌生人来信。她打开一看,里面是几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少妇抱着一个婴儿。从孩子的脸形看,她怎么看这孩子都有丈夫的影子,屈辱和愤怒之火再次被点燃了。晚上刘林华下班回家后,见到照片大吃一惊,照片上的女人是秦香琴,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对他如此穷追不舍。这天正好是妻子的生日,三个孩子回家拜寿,都发现了这张照片。从母亲的哭诉中,孩子们知道了父亲的婚外情。


母子四人盯着刘林华,刘林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再也不能容忍秦香琴的恶意骚扰了,他要彻底弄清这个孩子的来路,否则,这个家永无宁日!


2000年5月,刘林华向新疆公安厅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申请DNA亲子鉴定。一个月后,鉴定结果令刘林华大吃一惊:他竟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


这个结果宛如一枚重磅炸弹,将刘家这个五口之家彻底粉碎。无法容忍丈夫出轨的刘洁向刘林华提出离婚要求。这件事被知道内情的人传得满城风雨,刘林华的三个子女深感蒙羞,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父亲给母亲带来的深深伤害,一致决定和父亲决裂。


2001年2月,见一切再也无法挽回,刘林华与刘洁协议离婚了。出于补偿和赎罪心理,刘林华分给刘洁一笔丰厚的家产,自己只留下一套老房子和数十万元钱。人去楼空,望着空落落的房子,刘林华不禁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然而,他的噩梦并未就此停歇。拿着亲子鉴定的“尚方宝剑”,秦香琴理直气壮地向刘林华逼婚并索要孩子的抚养费。2001年6月,被逼无奈的刘林华替秦香琴母子在乌鲁木齐某花园小区买了一套价值24万元的商品房,并花数万元为秦香琴在繁华地段开设了一家手机店。他觉得这样做,既可以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了断与秦香琴的孽情,又息事宁人,自己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公司的运营中去;同时,他也期盼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妻子和孩子回到自己身边。


可是,每天回到空荡荡的家,他心里就憋得难受。一出门,身后异样的眼光就像尖刀一样直插他后背,他感到十分凄凉。此时,得到经济满足的秦香琴对他异常关心,四个月后,刘林华鬼使神差地搬到秦香琴家,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秦香琴此时不再逼迫他和她结婚了。


然而,随着刘乐慢慢长大,秦香琴对刘林华的索求越来越多。昂贵的奶粉、玩具、衣物、化妆品、手机店周转资金,从2001年到2006年,整整五年时间内,刘林华在秦香琴母子身上至少花费上百万元。有时,他甚至拖着工人的工资不发,也要满足他们母子的要求。这使他在建筑圈内的信誉大打折扣,公司业务拓展一度陷入困境,刘林华感到自己走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怪圈。


每当和秦香琴争吵后,他就想起了原来贤惠善良的妻子刘洁和三个孝顺的儿女。在忙碌之余,他一边劝秦香琴早点找一个年纪相仿的好男人嫁了,一边暗中一次次提着礼品,去看望和大儿子住在一起的刘洁,并不断发出希望回归家庭的信号。每年刘洁的生日,他都会送去一个大蛋糕,并奉上2000元礼金。但每一次,他都被儿女们拒之门外:“我们没有你这样一个父亲!”


怀孕产子阴谋露馅,八年纠缠竟是温柔陷阱


时间一晃就到了2006年夏,乌鲁木齐房地产开发走向低迷。而由刘林华承建的几栋楼盘,数百万工程款也一时无法从开发商手头回笼。因资金周转困难,刘林华一时接不到工程,再加上年已六十,前列腺炎、肩周炎、糖尿病等疾病困扰着他,他感到自己的确累了。多次索要工程款无果后,刘林华不得不解散公司,靠1000多元退休工资勉强维持生活。由于拖欠工人数十万元工资款,他不得不四处躲债。于是他着手起诉开发商,讨要欠款。


此时,秦香琴的时尚手机店生意红红火火,住房装修得豪华气派,7岁的刘乐也上了重点小学。见刘林华年老体衰,再也榨不出油水,秦香琴开始盘算着再次向刘林华索要一笔巨额抚养费后将他一脚踢开。


2006年8月,当刘林华为讨要自己的承建款焦头烂额时,秦香琴悄悄复印了刘林华四份追讨工程款的起诉状,并藏了起来。此时,刘林华加紧了对开发商的起诉。他打算好了,这笔钱讨回后,他就为与妻儿复合而努力,为这段孽情彻底画上句号。


2006年11月,刘林华到新疆石河子市向开发商讨债。昔日的一个合作伙伴得知他和秦香琴在一起时,十分惊讶,他悄悄告诉刘林华一个重要线索:秦香琴在认识他之前,曾经与当地一个名叫张硕的老板发生了婚外性关系并怀孕。秦香琴拒绝了张硕让她打胎的请求,把孩子生了下来,并以此要挟张硕满足自己的经济要求。在经济要求得到满足后,秦香琴将这个孩子抛给了张硕。


这个消息如一声惊雷,将刘林华几年来一直认定自己的一夜风流导致秦香琴意外怀孕的事实全部推翻了。回想起无限煎熬的日日夜夜,他忽然发现,这是一个以怀孕产子为敲诈手段的精心策划的阴谋。


回到乌鲁木齐后,刘林华试探着向秦香琴询问八年前那激情一夜是否是她故意不戴避孕套。秦香琴怔了一下,转而冷笑一声:“是又怎么样?反正木已成舟,你说什么也没有用。我把青春都给了你这个糟老头,你还想抵赖、推脱责任是不是?”刘林华怒不可遏,但如今,他老了,他对这个女人无可奈何。


为了证实张硕事件的真实性,刘林华四处托人在石河子寻找张硕。可是,张硕拒绝接受他的调查。


秦香琴像是预感到什么,2006年12月3日,她一纸诉状将刘林华告到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以自己“一直处于无业状态”为由,要求刘林华支付刘乐抚养费33万元!并向法官亮出刘林华追讨工程款起诉状的几个复印件,上面的累计外债金额达1100多万元,她依此要求刘林华支付给刘乐3%的抚养费。


2007年3月29日,刘乐抚养费一案在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法院不公开审理。在法庭上,作为刘乐法定代理人,秦香琴声泪俱下地哭诉,1993年,她与当时已婚的被告刘林华相识,1999年10月生下原告刘乐,原告一直由她抚养,其间被告未对其支付抚养费,现在她处于无业状态,无法抚育原告,故原告起诉到人民法院,要求被告支付原告抚养费到18岁,共计33万元。


刘林华则反驳道,事实并非如此,刘乐系他与秦香琴在酒店一夜风流所生,他虽然道德败坏,但两人发生性关系时,秦香琴在他不设防的情况下,故意不采取避孕措施,借此怀孕产子,进行钱财敲诈,自己几年来掉进了一个“温柔的陷阱”。正是由于秦香琴以性为诱饵,几年来,他妻离子散,众叛亲离,事业受损,乃至今天公司垮掉,自己疾病缠身,孤苦伶仃,每月只有1000多元退休工资维持生活。而秦香琴开有手机店,生意红火,并有住房,秦香琴仅以自己的债权为财产证明,索要巨额抚养费,他认为极不合理。他特别指出,秦香琴在对他进行怀孕产子敲诈前,就对石河子张姓老板实施了怀孕产子的敲诈伎俩,请法院查实。


法院认为,经法医鉴定,刘林华系刘乐生物学父亲,理应担当起父亲对孩子的抚养责任。刘林华已婚,却与他人婚外生子,本身有过错。但秦香琴以其债权为财产凭证,索要33万元抚养费,事实根据不确实,不予采信。至于秦香琴以性为诱饵与张硕产子,与本案无关。按照相关法规,刘乐的抚养费宜按目前刘林华目前的退休工资水平,按照一定比例支付。


鉴于案情复杂,跨越的时间长,法院没有当庭宣判,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的审理中。


一夜风流引来八年煎熬、散尽千万资产,放纵情欲的人得到了惩罚。然而,还有什么比用生命进行敲诈更沉重!当不幸沦为敲诈附属品的孩子渐渐长大时,会怎样面对以这种方式带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母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