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十大伤心人

她是高昌古国的的一尊玉像。


那就让这古国的黄沙,掩埋我的风采。


她是江南水乡的一垄烟花。


那就让这水乡的清风,带走我的相思。


寒月如钩,大漠苍茫,


月光下她轻声地问: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那有什么法子?


沙漠无声,月光无语。只有素衣白马,缓缓东行。


而她的心,已然永远留给了大漠。




—她是白马啸西风中的李文绣。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深谷。”


来自南国的月桂仙子。


婉如花瓣,柔若清风。


羞颜为君开,从此意不回。时运弄佳偶,独自望云归。


幽谷中,只剩下我孤单的身影。


天是淡淡的,云是淡淡的。


相聚是淡淡的,离散是淡淡的。


花香是淡淡的,愁绪也是淡淡的。


只有你淡淡的身影,像一团火,映在我心上。




—她是天龙八部中的秦红棉。






青灯古佛,白衣长卷。


这本是如花的年龄,却任由思绪缱绻。


这本是闭月的容颜,却任由愁容满面。


昨夜入我梦魂的,可是他离去的身影,还是那江湖的风雨?


觉悟后的虚空啊,又叫我如何不感伤?


且让这风流婉转随风去,从此后我将长跪佛前。


心中,却默念他的名字。




—她是笑傲江湖中的仪琳。






你可知我心中有爱?


爱的是侠肝义胆善恶分明群英聚首快意江湖。


你可知我心中有恨?


恨的是父女成仇情人陌路天注无缘无可奈何。


既然血肉相连,又何必让我们相互仇杀?


既然两心相许,又为何让我们劳燕分飞?


巧笑戏英雄,万里共芳踪,就让这些往事,成为你心底永远的回忆。


从此后,青丝已随相思去,紫衫更在关山外。




—她是飞狐外传中的袁紫衣。








我知道你对我好,就如同你对待其他的女子。


我也知道你时刻想念着我,就如同你想念其他的女子。


但是我心中,始终只有你一个。


因为你已经是我无悔的挚爱。


空气之中,飘浮着奇异的香气,那是产自波斯的龙脑香。


也许我本应属于这异域的深宫,昔日情爱,已如烟水。


于是,我让我的忧思随这香气逐渐飘散。


但是它们早已留在了我的眉梢衣角,任我拂拭,竟是不肯离去呵。




—她是倚天屠龙记中的小昭。








她本就是来自药谷的精灵。


她的玉锄种药,种心,也种情。


她的收获只有眼泪。


少女的心事本是极难捉摸的,像她那样的少女,更是没有能够猜得透。


于是,她用情郎的毒血,毒死了自己,救了情郎的性命。


当你想到最亲爱的人永远不能再见面时,不由得你不哭,不由得你不哭得这么伤心。


哭声中,隐约又听到了她的耳语:


“其实,你和我都是很可怜的人…”




—她是雪山飞狐中的程灵素。








情如梦,缘如水,云飞尘灭,旧爱成仇,遗恨归香界。


母亲说:江湖险恶,人心难测,我好恨。


然而她却说:情之所钟,无怨无愁,我不悔。


既然跟定了你,便当是生生世世,花谢花开,任你一剑穿心,我自是生死相许。


待到来世,让我再为你唱那采茶山歌。




—她们是天龙八部中的段誉诸妹。








不要说什么,在我把绣鞋交给你的一刹那,心就已经许给了你。


纵然我们的爱情只是一句谎言。


纵然我注定一生凄苦,流落江湖。


我会在你的墓边陪伴着你,同你喃喃私语,为你讲述孩子的故事。


这里不是北国疆场,王府深宫,这里是嘉兴古镇,南湖烟雨。


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清风吹树,明月在天,就让这三秋桂子,十里荷香,进入我们的梦。


而你,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




—她是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






她经历了国破。


她经历了家亡。


她经历了情人的离散。


她经历了身体的毁伤。


都说乱世莫谈儿女情,你可知乱世儿女情更多?


故国明月,红墙烟柳,又唤起了多少的悲愁伤感呵。


只记得父亲说过的一句话:为何生在帝王家?


那就让她的白衣身影,成为旧时代的梦幻吧。




—她是碧血剑中的九难。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怕太多的男儿泪,冲淡了我的男儿血啊。


胡汉恩仇难相忘,塞上牛羊空许约。


关山明月雁门风,浮云生死笑单于。


我本是热血男儿,忠肝义胆。


我本是江湖好汉,快意恩仇。


那就让我长歌代哭,正所谓人间若有不平事,挥刀纵酒斩人头。


放眼天地,却无我容身之处。生何足恋,死何足忧?


朦胧的血色中,我看到了那一袭红衫,向我走来…




—他是天龙八部中的萧峰




本文内容于 2007-12-11 17:58:37 被无量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