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十章 最后考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2007年5月15日,直升机上。

来到这里有五个月了,每天除了被东一操练到死,榨干他们的所有体能。白天的训练把他们折磨不堪,晚上还要学习英语、法语、日语。按照要求是这三门外语在这五个月内必须学会基本的对话。

英语和法语学的都还行,但日语除了会讲几句后就搞不明白了。

在某日的英语课上,叶文杰见白帆抱着课本干瞪眼,一脸坏笑的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告诉他了一句话,让他下课去问问担任日语老师的东一是什么意思,也算是加强东一对白帆好学的印象。

“队长,日语中‘亚卖蝶’是什么意思?”一下课白帆跑到东一面前一脸谦虚的问道。到现在白帆还记得东一的当时的表情就像是早上刷牙从牙膏里挤出来的不是牙膏而是大便一样。此后,白帆训练时的30公斤负重改成了50公斤……

“等咱中国强大了,全叫老外考中文四六级!文言文太简单,全用毛笔答题,这是便宜他们。惹急了一人一把刀一个龟壳,刻甲骨文!什么通假字标音,瘦金体连线,还要用5种书法来写‘我爱中华’!

论文两篇,题目分别是:《论****》和《学习八荣八耻感言》!到了考听力的时候全用周杰伦的歌,《双截棍》听两遍,《菊花台》只能听一遍。告诉他们这是中国人说话最正常的语速!阅读理解全是政府工作报告,口试要求唱京剧,实验就考包粽子!”白帆在心中狠狠的YY。

白帆YY没有多久便被东一打断:“在这次训练之前,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将是你们的最后一次训练!”东一站在过道中间,一只手把着把手另一只手伸出一根食指比画着,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使的他不得不用吼的:“同样,你们的入选名额也只有一个!”

东一的话使的白帆心里一阵惊愕。三选一?!

白帆早就与叶文杰、唐剑龙在训练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心中把他们当成了兄弟,与他们竞争,自己或许下不了决心。但是却无法拒绝。自己是直接来这参加训练来的,失败了不像叶文杰和唐剑龙那样还有老部队可以去。

白帆扭过头看了其余两人一眼,双眼闪过了一丝复杂。到是叶文杰比较放的开,拉着白帆和唐剑龙两人一脸笑容的说什么不要手下留情,个人凭本事什么的。

“时间到了!你们的背包里有地图和任务简报。到按照上面说的地点集合。最先到的入选,剩下的淘汰!2588开始跳!”东一拉开直升机舱门催促道。

直升机在离地2米的地方超低空前进。白帆走到舱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唐剑龙和叶文杰,心里默念一句‘生死个按天命’后,抓着枪跳了下去。

白帆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站了起来,深深的望了一眼后打开了背包,在最底下找到了那两张贴着防水膜的地图和任务简报。。

地图最上方的叉叉是目的地,最下方的红点代表了白帆现在地点。

计算了点和叉的距离后再乘以比例尺,得出来的结论另白帆感到吃惊,竟然需要三天时间!还不包括山地的路程!白帆飞快的检查了食物和水后,结果发现只够一天的!

白帆无奈把简报和地图随便的往口袋里一塞,准备前进。“咔哧!”耳麦里传出东一的声音:“忘了告诉你们,虽然这里已被改建成我们的训练场,但森林里还是有一些可爱的动物的,如果碰到老虎、狼什么的就不要惊讶,他们会很乖的!另外还有一些在战争年间留下的至今都被我们的余老大有意无意忘记排除的地雷。它们或许不会爆炸,也许会炸断炸残炸的生活不能自理~。又有谁知道呢~!”轻松的语气表明着东一好象在说今早吃的煎鸡蛋没有放盐一样。

白帆被东一的话惊呆了,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的扯着麦克风吼道:“他娘的,万一我们踩到地雷怎么办?!”

“根据教科书上说你们会飞上10米高空然后呈分散型降落在方圆20米内!即使侥幸活下来就要照价赔偿!”东一说完不等白帆什么反应就关掉了无线电。

“东一,我操死你个狗日的!”平原上传来白帆的怒吼。

嗯,先穿过这个草原,到达323高地,翻过高地后有一片人工建立的沼泽。最后是森林。目的地就在森林里面。白帆不时看一下地图再修正方向。

白帆不敢大意,端起95式突击枪开始了前进。根据任务简报上说这里不仅有野兽,还有由雪狼正式成员假扮的敌人。想到这白帆又是一阵恼怒,95式突击枪里面的全部是空包弹,自卫手枪里的虽然是实弹,但是那只有在遇到野兽袭击危险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的。

而且,这片草原的草都有1米多高,甚至遮挡住了白帆的视线,就这里别说是藏一个加强连级别的东大队,就是一个加强团在这埋伏也不会被发现!

白帆弓着身子,像一只机警的猫一样,不时向四周张望。一有风吹草动,手中那支插着草的突击枪立刻掉转枪头。

该死的!白帆低声咒骂着。按照他现在的推及速度,恐怕一个星期也到达不了终点。白帆的眉头拧成了川字。

如果被那些眼高于顶的正式成员伏击,恐怕自己很难脱身的,但像现在这种速度不用比自己是输定了。思索了一下,白帆决定放弃了这种过于小心的前进方式。

直起身子眺望了一下四周,确认了附近应该是没有埋伏后一改刚才的作风,抱着枪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白帆身后的一座山丘上,东一东二同时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胆量有待加强,过分的谨慎是会坏事的!”东一评价道。东二微笑了下,似乎不赞同,但没有反驳。只是拿起无线电说道:“你潜伏了三个月了,该到用的时候了。估计再有十个小时就会到达你那了!”

那边的人没有说话,只是轻叩了两声,表示收到。东一拍拍东二的肩膀道:“别担心他了,我看好的人绝对不会错的!”“但原如此吧。”东二低声说道。随后两人消失在丛林之中。

下面的白帆却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他现在正竭力的赶路,不时观察一下四周看看是否有人暗算他。

“妈的,累死我了!”白帆躺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不知道存活了多久的老树那宽厚的树枝足够承受白帆的体重和装备还有野战背包的重量。这棵树是白帆精心挑选过的,不仅结实,方位也好。大树周围全是一些小树,使的这一片视线开阔良好,而且那些小树不算茂盛。用鱼线和铃铛做了几个简单实用的报警器后,他躺在树枝上休息起来。

放松。全身放松。

白帆在心中一遍遍的催眠自己,企图让自己那绷紧的神经放松一下。但是这是没有效果的,眼睛闭上不到五秒钟就会自动的睁开,将四周扫视一遍,再确定自己设置的警报没有被儿女拆除,也没有人要准备攻击自己后才闭上了眼……这种事发生了无数遍。

白帆气恼的敲敲自己的脑袋,使劲揉搓自己的脸,想要让自己安静下来。甚至在自己心里对自己神经兮兮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疑心病或其他的心里性疾病?

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有点瞌睡的感觉准备睡觉的白帆突然从心底涌出无法抑制的孤独感。

要是老唐或者是阿杰在就好了。白帆心中如是想到。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一个独自在外过夜,这种强烈的孤独感又使他的睡意全无,半眯着眼睛期待着黎明赶快的到来。

“啊~~!”一声呻吟传来。

白帆飞快的端起枪,屏住呼吸倾听起来。“啊~!”声音又传了过来。发出声音的人看起来非常的痛苦。白帆飞快的从树上跳下来,明亮的眸子里闪动着迟疑。

万一是雪狼的人或者是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怎么办?或许是个圈套!白帆思索了一阵,左手端着突击步枪,右手拔出了插在大腿外侧枪套里的92式自卫手枪,打开了保险。心中打定主意,如果是雪狼的人就用突击枪,一边射击一边撤离,如果不是就要小心了。小时候他家老爷子没少对他灌输时刻防敌特的思想。

白帆可以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直跳的声音。或许是附近的猎户受伤了,又或许是迷路的平民受伤了呢?白帆在心里说道,想要让自己不要那么紧张。

但可能是抓敌特的思想太深,使的白帆不敢掉以轻心。他终究是一个18岁心志还不成熟的少年如果是敌特又怎么会发出声响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