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九章 药物审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谁说的!”白帆开口了,低沉疲惫的声音里夹杂着不容质疑的坚持:“只会装模做样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的文职大爷怎么会明白我们这些小兵。在我们这些小兵心中把这个叫什么你知道么?这叫挑战极限、突破自我!明白么?!至少我这个在你心中已经达到身体超负荷的恶人还可以扭断你的胳膊!”

白帆抬起手抓住这个人左臂。但感觉有点不对,触觉神经失去了往日的灵敏,试不出哪里不对。

“你是说它么?”黄牙老头微微一笑指着左臂说道:“恐怕你是做不到了。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为了抢救一个人而把它丢在越南了!”老头抓住左臂一抖便拆下了左胳膊,还对着白帆晃了晃,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偷了腥的猫一样:“如果你愿意到老山去找到那只胳膊把它扭断我想我是不会介意的。”

假肢!

怪不得白帆抓到胳膊时感觉不对。太硬了,没有皮肤应有的弹性。白帆心中一凛,坐直了身体恭恭敬敬的。这是对一个老兵应有的尊敬,更何况是一名在战场上为了抢救伤员而失去胳膊的英雄!

老头呵呵一笑,对白帆之前冒犯丝毫不介意。指着站在旁边没有动的那个老头开始介绍起来:“这是李老头,是心理学、催眠学的博士导师。另一个红鼻头的是陈老头,精神学科的专家。至于我么?你叫我老黄就行,我只不过是研究中医的老头而已。”

这黄老头佝偻着身子,与大街上提着马扎溜着鸟的老头们没有多大的区别,脸上一副笑呵呵的看着白帆,如果不是眼中不时闪过一丝丝的精明神采,白帆也会忽视他的。

提着黑箱子站在那里的李老头说话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学的人都有的毛病,不仅直视着他的眼睛,每当白帆有什么动作时,李老头嘴角总会勾勒出那重若有若无、高深莫测,总之让人一看就想上去揍两拳的笑容。

“按照原订的计划是要将你的精神降到最低点才会由我们上场,但由于时间紧迫,所以我们直接对你进行反药物审讯。”说完打开了小皮箱,露出了里面的瓶瓶罐罐。

“小朋友,不要紧张,很快就完了!”黄老头看着白帆紧张的面孔安慰道。英明一世毁誉一旦啊。白帆在心里哀叹。他明白自己能力,不用说反药物审讯了,这连听都没听过。这次不仅是失败这么简单了,甚至可能会被扫地出门。

李老头拿起针管配了些药,蓝色的药水在针管里晃来晃去,看上去跟迪厅里那与摇头丸一类的魔幻药水一样。

白帆咽了口唾沫,人对未知的东西都是恐惧的。妈的,打上什么效果也不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用毅力坚持下来。

“放心吧,小子,这个对你没有什么后遗症的。”李老头淡淡的说道。但从白帆那苍白紧张的脸色上来看,打断他第三根腿他都不信。

细长的针尖扎如白帆的皮肤里,推动针管,将蓝色的药水打如白帆的身体里面。

马上,效果便显示出来了。原本就疲惫不堪的白帆先是感觉到四肢无力,随后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了,大脑感觉一片空白。咬了咬舌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但嘴里却传来腥咸的味道。

即使咬破了舌头也感觉不到刺激。

好象自己的知觉在缩小,全身上下只有头步有感觉,仿佛剩下的躯体完全不属于自己了一样。流浪耗子和人丹站在边上一脸紧张的看着白帆一会昏昏沉沉一会却又无力的睁开眼挣扎几下。

李老头弯下腰,把头伸到白帆面前,看着那明明已经开始涣散准备进入睡眠状态却还是包涵着一丝的坚持的双眼。

李老头露出一丝微笑,做为国内顶级催眠大师的他非常瞧不起那些只有新手才会动不动就拿出一块怀表在人前晃动的那种催眠。他不同,他认为那种技术含量低的像是铅笔刀一样的把戏是那些非泰斗级的人玩的。文人特有的傲性在他身上得到充分体现。

两张脸相隔不到十厘米,一张像是凉席一样全是沟壑,让步兵连张看到肯定会以为是一群新兵蛋子挖出来的交通沟一样。另一张脸则是像刚从烟筒里爬出来一样,头发上还沾着穿越火障被烧焦未来的及清理完的痕迹。

李老头眼珠动了动,盯着眼前的空气左右摆动,仿佛有一个钟摆在晃动一样。白帆原本看着李老头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李老头半眯上眼,耸拉着眼皮,嘴里不住的发出滴答滴答的滴水声。

声音越来越小,眼皮也快合上了,仅仅的眯着一条小缝。接着,李老头见白帆还没有睡着使出了杀手锏:头向下一沉闭上了眼睛,仿佛昏睡了过去一样。白帆没来得及反应,也跟着低头闭上了眼。

Bingo!

李老头站起来直了直身子打了一个响指,得意洋洋的看向黄老头和陈老头。

呸!后两人同时吐了一口唾沫。

流浪耗子惊骇的看着白帆,不敢相信这个家伙就这么睡了过去,李老头看出来他疑虑,说道:“放心吧,你现在就是在他面前引爆一颗炸弹他也醒不了!”

“那我们怎么审问?”人丹皱了皱眉问道。

李老头看了她一眼,拍着胸脯保证道:“这种小事交给我!”

………

晨光撒在洁白的床单上。床上的白帆幽幽醒来。

好痛啊~!白帆抓了抓头。喀嚓。听到屋内有响声的东二开门走了进来。头痛梢减的白帆看向东二,一阵惊愕。

大脑中不片空白,随后想起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叹口气道:“等我回去就收拾东西走!”他的意思很明白,自己会主动走人的。自己失败了,在军队里没有任何的立足之地。在中国军队里这样的反审讯训练不过关的兵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歧视。即使凭借父亲的影响力找到一个位置,在档案上印着“这是有个不忠诚的兵”的字样也会让他受到排挤。

东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谁让你走了?我只是来看看你醒了没有。身体好后赶快训练。你还有12项技能训练,6种地形训练没有进行呢!三个月后的选拔,不合格可是不能加入雪狼的~!”

白帆听后猛然抬起头盯着东二,脸上的黯然沮丧一扫而空,激动的问道:“真的不赶我走了?太好了!可是我那个反药物催眠审讯没有通过啊?!”

东二恍然大悟:他娘的搞了半天是为了这事啊!搞明白了事情后,东二解释道:“反药审不是常规训练,不要说你,就是我去了也挺不过来。再说反药审只有你一个人参加,而且成绩是按照坚持多少时间算的。在成绩档案上,你的反药审成绩是良好!”东二说完就不管一脸被喜悦冲击的傻乎乎的白帆,转身走了。

白帆欢快的舞动了一下手臂,这才打量起所在的房间。宽敞明亮的屋子里显的非常干净清洁;窗台上的花沐浴着晨光显露出勃勃生机。

白帆深吸一口气,体验着这大爷般的生活。床边的椅子上还摆放着整齐熟悉的装备……胸口出挂着的红色替补章还是那么碍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