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七章 飞的更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2006年12月4日。

折磨了一晚上的白帆被流浪耗子拉到了一个机场。见过雪狼机场的他看到整个机场停机坪上停放着几架小型警用直升机后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娘的,昨晚没弄死老子,什么叫爷们喂乳?就是在乳头上扎了整整十二针啊。腋下与乳头是神经末梢最多的地方,扎起来格外的疼。至于扎不开怎么办?我靠!那只老鼠竟然用夹子把皮肤夹住,这样面积就大了……

扎完还不过瘾,竟然还玩滴蜡!他不去玩SM真是日本AV界一大损失。看到自己仍然咬牙坚持后,顶着被人丹揍出来的两个熊猫眼又给自己上了电击。现在自己腿肚子上还不仅有被铁片烧焦的痕迹,凑进点还能闻到一股熟味。粗粗的铁链被自己硬生生的扭断。

根据人丹事后拍着高耸的胸脯一脸怕怕的回忆着说道:自己当时脸上青筋暴露面色狰狞,就像是被打断第五只腿的京巴狗一样……

要不是想到现在的中学课本上还印着汪精卫的事迹,差点就忍不住招了。遗臭万年啊~。

流浪耗子和人丹都没打算昨晚就让他说了,也明白能来这受训的最起码也会挺三天以上。这就意味着在三天的时间里白帆就像玩具一样,任意的玩,以前从课本上学的那些平常能对着假人实验的新招数派上了用场。

“小弟弟,现在带你去玩一个好玩的游戏好不好~!”人丹娇媚的说道。旁边的白帆却感到了一阵恶寒,昨晚不仅亲眼看见她怎样的蹂躏流浪耗子,而且往自己指甲里插竹签也是她亲自的动的手……

看到白帆默然的转过头不理她,人丹哼了一声丢下了一句走着瞧就上了直升机。

“兄弟,这个不能算审讯了,可以说是玩,很好玩的!全当是欣赏风景了!”流浪耗子一脸淫笑的说道,然后扛着白帆走到了直升机跟前扔到了地上。

“慢点!老子是易碎物品,轻拿轻放!”白帆摸着被摔痛的屁股呲牙咧嘴的叫道。

流浪耗子并不答话,只是推着他爬进了只有半米高的直升机下面。

“我靠!你要干什么!我日!老子死了也要拉你当垫背的!”白帆终于发现不对了,急忙恐吓道。但好象对这只老鼠不管用。只见流浪耗子从直升机机舱底打开了一个小洞,从里面拉出来一根麻绳,绑到了白帆身上,勒的紧紧的:“耗子轻点!啊,痛!看你这么熟练平常没少祸害人吧!”

流浪耗子不一会便把他绑好。手腕粗的麻绳把白帆勒的生疼。看着一头绑在几身上另一头绑在直升机上的麻绳,他现在隐隐约约的猜出流浪耗子要怎样对待他了。以前成龙拍过的一个电影里有一个镜头,抓着直升机在市区飘了一圈,现在白帆则是被绑住了在市区里飞一圈。

绑和抓不一样。抓着自己心里有数,也有一种安全感。可被绑着脑子里总会无可避免的出现一种会不会绳子突然松了的想法。命,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安全的。

呼~呼~呼~……!

直升机起飞了,别看个头不大,声音还不小。“我日,玩真的!”白帆怒骂道。多余的一截绳子已经随着直升机的升高拉了起来,白帆也要体验一把吊威亚的感觉了。

“我要飞的更高!飞的更高哦~~”白帆扯开破落嗓子吼道,但随即被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淹没。又想唱出更大的声音却一张口便被灌了满嘴风。

老子不信不敢真的弄死我!白帆给自己壮壮胆后看起了城市的风景。还别说,在500的高空上这样飞的感觉就像反穿裤头的超人一样。底下的行人抬头看着直升机吊着一个人飞过都以为在拍电影,崇拜的看着白帆。

飞过城市的高楼大厦到达了海边,心里不好的感觉再次袭来。“妈的,有本事把老子扔到水里面啊!”白帆喃喃的说道。但上面的驾驶员好象听到了一样,突然间降低了高度。

噗~!白帆还没反应过来便进入了水里面。只感觉一阵冰凉后那些咸咸的海水就往耳朵里鼻子里嘴里灌。身体条件反射般的挣扎扭动,但都无济于事。水不断的涌到自己肚子里。刚才正在做深呼吸准备的白帆突然下降,自然被呛到了。

被淹到的白帆即使会游泳也慌了神,拼命的抖动着麻绳,眼睛睁的大大的。但四肢被绑住,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驾驶员把直升机上升把他拖出水面。

三十秒过去了,直升机还是没有上升的迹象,而水里面的白帆已经达到了极限了。

瞬间,白帆有了一种正在死亡的感觉。

白帆很忙,白帆正在死亡……他的脑海里突然升起了在小学里看的一篇文章,至于主人公忘了,好象是巴什么洛什么的要让他的助手写下他死亡的感觉而对来访者说过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生死关头自己还会胡思乱想。

身体依然在晃动,气泡不断的从鼻子里和嘴里冒出,像是喝醉了一样摇摇晃晃的浮上去。水面上喧哗和直升机的声音变的越来越模糊、浑浊。透过蓝色的水面看向天空,有些梦幻般的感觉。

心底突然涌出一阵孤寂和难受,仿佛自己脱离了世界,外面的人为了生活而匆匆忙忙的走着,马路边上的小贩看到城管来了马上抓起自己的商品撒腿就跑……

而我,孤独的站在角落里,毫不相干的看着……一切是那么不真实,但却又像是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小时侯偷着在女生的内裤上撒红墨水;把自己老子的一份什么中什么来?反正就是与一个外国军队的联合演习的计划书撕掉,卷上点杂草碎末,给父亲说:给他卷了几根卷烟,让他尝尝。等父亲找演习计划时在一脸无辜的告诉他:哦,那东西啊,上次你抽烟时一起吃了……

白天把邻居家的沙皮狗引到外面杀掉,拿在狗尾巴到郊外对比查看狗尾巴与狗尾巴草的区别,晚上再一脸乖宝宝的陪着邻居拿着手电找狗;初中时偷班里的金鱼,却被老师发现,情急之下塞到了自己裤衩里……过去的事情飞快的在白帆眼前闪过,好似很长,但在瞬间就完了。

就在白帆绝望时,直升机终于上升了。白帆被提上来后不断的大喘气。头一次明白空气的重要性,也痛恨坐在飞机的两个人。

噗,毫无准备的白帆再次被扔到了水里……

“感觉怎么样?”流浪耗子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咯~!”捞上来坐在沙滩上的白帆刚要回答他的话却打了一个嗝。妈的,喝水都喝饱了。

“感觉不错,很爽,比洗桑拿都爽!”白帆不服输的喊道。马上一阵冷风吹来,浑身上下湿淋淋的白帆打了一个冷颤。

“既然这样就玩一个更爽的吧!”耗子抱来了一个大铁皮桶,就是那种用来装油的,挨批着桶说道:“进来吧,会让你体验地震的感觉!”

把白帆扔到桶里,在桶上面绑几根钢丝,另一端绑在人丹开来的汽车上拉引夹上……于是在电视上出现过的场景再次演绎出来:一个人在前面骑着马后面用绳子拖着一个人……现在不过是马换成了汽车,人放在铁皮桶里。

白帆打心眼里嘲笑设计这些手段的人,明显是个电影爱好者,搞了半天全是抄袭别人的。

轰隆~!布满石子的小路上传来了刺耳的声响,路人看看他们的车和铁桶,眨眨眼,骂声太吵后又走开了。在桶里的白帆痛苦的捂上了耳朵,震耳欲聋的声音不仅使他头晕目眩,还出现了恶心的……——!!

这种高分贝的噪音在他精神上的伤害是巨大的。再一次诅咒公路局和城建部门:为什么不修路!

握着方向盘的流浪耗子得意的按按喇叭,超过了一辆婚车。

婚车上的新郎和新娘瞠目结舌的看着那辆破旧的4×4北京吉普屁股拖着长1.5M,直径超过50CM的大铁桶和自己为了追求音效而在后面挂着几个与铁桶不成比例的易拉罐。这……这对比也太他妈的大了吧!

车上的流浪耗子和人丹也知道如果这两车开往市区的话不仅会被交警罚款,那些防御装备与特警有的一拼,穿着防刺衣的城管也会来找茬的。虽然是国安局的工作人员,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007一样用有特权的。到时他们回去也不好过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