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值班员介绍:“这是我们所赵副主任,这是警卫连何连长。”

和尚朝赵前进打一声招呼,马上问值班员:“取件的人是哪个单位的?”

值班员回答:“军区保密局。”

和尚的心已经到了嗓子眼儿,硬着头皮问:“叫什么?”

值班员想一下:“方阵。”

和尚的心轰一下,如同掉进一个未知的黑洞,果然是他,他说不清是哪种感觉在心中冲撞,悲愤的、难以置信的情绪让他难以自制,他下意识摸了摸那把六四枪盒子。

和尚一个敬礼:“赵副主任,这件事情是我们警卫连的失职,没有保护好警卫目标安全,我一定尽快查出事情真相,给三所领导一个答复。”

赵前进近50岁,说话文质彬彬:“何连长,秘件是从我们手中取走的,我们也有责任,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将事情查清,缩小范围,此份秘件至关重要。”

值班员着急得直冒汗:“这份秘件关系到整个战时雷达系统,掌握了此项技术就是掌握了对火炮目标的绝对打击权,属于最新开发出来的绝对机密,落入外人之手,后果难以想象,何连长!”

和尚看了一眼旁边哨兵:“去正门把抓到的那个给我押过来。”

哨兵往正门一路小跑,一会儿电话响起,哨兵说:“连长,人到现在还没有醒!”

和尚一惊:“哦,是吗,怎么还没醒?”

赵前进当机立断,说:“是不是伤到了哪里,要想调查清楚,赶快将此人送医院。”

和尚恍然大悟,命令道:“马上送医院!”


晚9时,周和平按所标示地图,驾车来到黄万金所在方位。

山林依旧,四周如鬼魅,周和平下车观察,一排货车印入眼帘,影象击中他的心脏,发出巨大回响,这些货车怎会如此熟悉?他轻闭上眼,想着这一段所发生的事,不由小心起来。

黄万金对这个夜晚充满了期待,正在房间耐心等待方阵、黑皮行动的好消息,苏月也在一旁安静看着窗外。

一人进来汇报:“黄老板、苏秘书,外面有人打探方阵下落。”

黄万金马上从座位上弹起:“哦,是吗,人在哪里?”

“往停车场方向去了!”

苏月也饶有兴致,慢慢问道:“此等紧要时刻打探方阵下落,来人是谁,你们如何作答?”

“他自称是军区保密局的,我说这里没有方阵此人。”

黄万金考虑道:“军区保密局,周和平被批捕了,此人可能是谁?”

苏月看着窗外,说:“不如将此人请来一看。”

黄万金马上醒悟:“还是苏秘书谨慎,他能找到这里,肯定得到了消息,不能这么轻易放其回去,过来几个人。”

马上有近10人出现在门口,问:“黄老板,有何吩咐?”

“马上将刚才探听之人请来!”

“是。”

仓库旁边,周和平正在细看停放的车辆,突感四周有异样,远处手电已闪闪而近,他隐入黑暗,伸手摸向腰间。

手电筒交织成一片亮色,近10人围拢而来,有人发现了他,离得远远的喊:“远处的人听着,不要再往里走,马上出来!”

周和平不答话,脑中紧紧盘算,黑暗裹着黑色在他眼前流动,由快及慢,渐渐凝固。

对方再次喊话:“我们老板请你说话,你不想找人了?”

“你们是干什么的,如何相信你们?”

对方声音轻蔑:“没有什么信不信的,你既然到了这里,你就跑不掉,你若想知道任何消息,就得出来。”

周和平一个字:“好!”缓缓现身,他的心中有些许期待,希望能在这里看到方阵,所以挺身而出。

马上有几人上来围住,说声:“对不起,得按规矩办。”迅速给周和平搜身,携带的手枪到了对方手中,为首的说:“暂时替你保管,走。”

周和平心中却有稍许安慰,他知道,自己离方阵越来越近了,事情会渐渐明朗,他刚毅的脸庞在黑暗里穿行而过,那天上一眨一眨的,被他看成是战友的眼睛。

周和平被带到黄万金办公室,推门而进,黄万金脸上大吃一惊:“这、这不是周和平吗,怎么会是你?”旋即平和,笑着道:“请坐,请坐。”就连黄万金也不知道周和平连夜被放出,看来事情确实突然,周和平被精心设计入狱,但黄万金没想到会在自己豪无知晓的情况下被放出,心中一片凉意拔然而起。

周和平挺立:“你认识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