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二部 割据 第三十八章 心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虽然他作好被责骂的准备,但是五天后,当接到新的命令时巴恩中队长还是惊呆了。男爵的副官鲁迪队长带领着一个步兵中队来到卡因村,并接管了权力。巴恩被打发带着四个小队去护送后面的补给车队。

鲁迪的到来,首先把所有小队以上的军官召集过来开会,传达了治安官的命令:

“诸位,摩根治安官对你们的表情非常不满意。给了你们那么多的兵力却没能作为。巴恩中队长的职务由我代理,他去负责后勤补给方面的工作。这次我准备用二个步兵中队的兵力全力一战,一定要忙尽快消灭尼尔村乱民。成败在此一举,治安官给了你们最大的权力,对一切乱民不必考虑俘虏。对任何可能帮助乱民的人可以先逮捕后审叛。对任何有同情乱民的人,一律以通匪的罪名处置。对于怀疑可能藏有乱民的树林,可以先放火烧掉。总之,一切跟乱民有关的东西,通通毁灭掉。此次作战,如有抗令不遵者,杀!如有阳奉阴违者,杀!如有惧战后退者,杀!”

听到这样的命令,也令杀人为业的护民军上下一阵惧怕,同时也暗暗高兴,很快有人向鲁迪报告了卡因村有人哄抢军营的事。于是鲁迪的第一道作战命令就是派一个中队进入卡因村逐户搜查,所有家中搜出军用物资的人全部抓起来审问。

恐惧的阴影笼罩了卡因村,一队队护民军强行闯入村民家中,翻箱倒柜,挖地三尺进行搜查。村民稍有反抗,就被坐实通匪的罪名关起来。经过严刑拷打的审问,卡因村三分一以上的人被坐实了通匪的罪名。这些人大部分是拿过一些军营的东西,但是有钱的人家纷纷用钱贿赂了护民军躲过了一难,剩下的都是没钱的穷人家。还有一些人家根本就有拿,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被牵连进来了。

对于通匪的人家,鲁迪一声令下,全部卖为奴隶,家产充为军资。于是卡因村在最初的动荡以后,又变成了热闹的奴隶市场,近两百名男女老幼被卖去成为奴隶。护民军因此大大发了一笔财,顿时士气高涨,一个个争着要去把乱民消灭光。

卡因村其余的幸存者们则变成了顺民,对于护民军的予取予夺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这让护民军很开心,把那里变成了自己的后花园,女人、财物都随心所欲地取用。村民在这群禽兽离去后,望着破败的家园,被侮辱的妻女,泪光中往往掩不住深深的仇恨。

这些长着两条腿的野兽又跑进沃尔金山,四处放火烧毁山林。浓烟弥漫了美丽的沃尔金山,野兽与飞鸟惊恐地逃离他们家园。

关于护民军行动的情报不断传到潇雨手中,尼尔自由军已经被迫撤到了活尔金山更深处。随着护民军不断地放火烧山,妇孺们的日子更不好过,随时都可能被护民军发现。

格雷姆更是沉不气,他把手中的大刀狠狠地砍在树上,怒声说道:“这些混蛋,要把整个沃尔金山烧光才罢休吗?”

“不要急,格雷姆大叔。”潇雨劝道:“敌人这样做,说明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只好用最后的疯狂来对付我们。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敌人的阴谋最终要失败。”

“贝德拉,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好办法?”格雷姆追问道。

“也说不上好办法。现在敌人有两个中队的兵力,不象上次一样分兵搜山,而是集中在一起跟着山火后面找我们。因此我们不能跟着他们的节秦,必须跳出去,找到他们弱点下手。”潇雨解释道。

“哦,这是个好主意。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哪。不说怎么跳出去,光是那些混蛋有什么弱点呢?”

“卡因村!”

“卡因村?”格雷姆疑惑地挠挠头,“那里怎么是护民军的弱点呢?他们有一个中队驻扎在那里。”

潇雨只好耐心解释道:“护民军在卡因村大举抓人,以通匪的名义把很多人卖为奴隶,剩下的人敢怒不怒言,心中早已积聚了对护民军的仇恨,因此看似平静的地方,其实下面已是波涛汹涌。只要我们作好准备,推上一把,说不定就会把护民军推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呵呵——”格雷姆笑道,“贝德拉,你准备怎么做?”

“我还没想好!”潇雨摊开手不负责任地说。

“你……”格雷姆被哽得差点背过气去,“贝德拉,你在开玩笑吧!”

看到格雷姆被气倒,一边没有说话的莉莉丝开心地抿了一下嘴。

“好了!格雷姆大叔,不跟你开玩笑了。我的计划是这样子的……”潇雨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听完了,格雷姆露出老狐狸特有的笑容:“贝德拉,真有你的。怎么想到这么好的主意。护民军这下可要被你累坏了。哈哈——”

看到嘀嘀咕咕的两个人,莉莉丝心中甜甜的,她知道潇雨一定又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自从相识以来,这个人类少年总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希望他变得更加强大,如他所说的那位伟大的贤者一般,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变革。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自己已经把全名告诉了他,也把自己一份心意寄托在他身上。正沉浸在喜悦的幻想中,莉莉丝没有发觉自己望向潇雨的目光充满了深情与蜜意。

莫莉正在照顾伤员,这些天来不断有人被烟熏倒。她刚站起身正好从侧面看到莉莉丝望向潇雨的目光。女性天生的敏感,让她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头脑中飞快地闪现出与越狱归来后贝德拉(潇雨)相处的一幕幕场景。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以前那个青涩少年贝德拉的记忆,那个从小拉着自己的衣角叫着“莫莉姐”的贝德拉,似乎早就远去了,如同昨夜的梦境变得模糊和依稀。而眼前这个机智成熟的贝德拉,不知不觉变成了心中一种踏实与安全的依靠。

看到莉莉丝望向潇雨的目光,莫莉心中竟不由地升起酸酸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心中为何这么慌乱。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扰乱她内心的宁静。脸上两朵红霞飞起,把一张欲说还羞的俏脸装扮地更加艳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