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姆河战役:嗜血的战争

凡尔登战役开始不久,英军就开始调署部队,大量的弹药供给被运送到索姆河。联军计划在凡尔登牵制德军,在索姆河发动大规模进攻,击溃德军,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德军则利用几个月空闲时间不辞辛苦地把索姆河的防御工事变成了坚不可摧的堡垒。索姆河战役开始前,德军就已经使索姆河地段的防线成为世界上最坚固和最完备的防御工事之一。

1916年6月24日,联军对德军开始了猛烈的炮轰。6天中,德军阵地共承受了150万发炮弹。1916年7月1日清晨,英军吹响了进攻的号角,无数士兵爬出堑壕,向无人区勇敢地冲去。英军认为,他们对德军连续7天的狂轰乱炸,一定扫平了所有的障碍。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德军在索姆河的防御工事仍然是固若金汤。

当英军向无人区勇敢地冲去时,隐藏在防御工事后面的德军架起了马克沁机枪,展开了大屠杀。在机枪的扫射下,英军遭到重创。第一天英军伤亡就达6万多人,这是西线战场最血腥的一天,也是英军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一天。

很快,德军意识到联军在索姆河发动的进攻规模是空前的,其目的决不只是牵制凡尔登方向的德军,如果掉以轻心,会造成整个战线的崩溃。因此,德军迅速抽调兵力,把索姆河方向的部队增加到了40个师。但联军并未放弃进攻的企图,他们打算用一种新式武器来加快战役的进程。

坦克

一战开始后不久,英国的斯文顿上校设计了一种“机枪克服器”并取名为坦克。斯文顿要求英国生产坦克,但是英国的一些官员认为坦克是机械化的玩具。不过,时任英国海军大臣的丘吉尔认为坦克将对一战和今后的战争产生重大影响。因此,丘吉尔挪用海军军费生产了坦克这种陆军的装备。1915年8月,世界上第一辆坦克在英国诞生。

1916年8月,英国共生产了49辆马克Ⅰ型坦克,这些都是丘吉尔私自挪用海军军费建造的。此时,英军在索姆河的损失已经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英军前线司令黑格在得知这一秘密武器后,力排众议,命令坦克参加战斗。

1916年9月15日清晨,18辆坦克出现在了战场上,德军士兵们望着这些从未见过的“钢铁怪物”惊呆了,怪物在泥泞的弹坑间如履平地,压倒了曾经阻挡过无数步兵的铁丝网,越过了堑壕,将德军的工事碾压得支离破碎。怪物还用机枪和火炮猛烈射击,打得德军尸横遍野。这一天,英国以21个步兵师的兵力,在18辆坦克的支援下,在10公里宽的正面上分散攻击,5个小时内向前推进了5公里,这个战果以往要耗费几千吨炮弹,牺牲几万人才能取得。

嗜血的战争

坦克的参战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仍然不能帮助英军彻底突破德军的防线。1916年11月中旬,交战双方都衰弱得无以为继,持续四个月的索姆河战役黯然收场。英军损失了42万人,法国损失了20多万人,德军的损失了65万人。

索姆河战役和凡尔登战役互相联系,互相牵制。德军以凡尔登战役牵制了英法联军在索姆河的力量,而英法联军则以索姆河战役牵制了德军在凡尔登的力量。但是双方都没有达到自己进攻的目的。

索姆河战役结束后,1916年英法联军在西线共损失了120万人,德军损失了80万人。战争越来越充分地暴露了它嗜血本性。

充满意外的战争

连续7天的狂轰乱炸之后,德军的防御工事仍然固若金汤。这大大地出乎了英军的意料之外,这个意料之外就让英军伤亡了6万多人。坦克的出现让德军感到意外,这一意外让以往要耗费几千吨炮弹,牺牲几万人才能取得的战果在5小时内就取得了。

很多正确的建议被大多数人理所当然地否决了。坦克显然是幸运的,丘吉尔私自挪用海军军费建造陆军用的坦克,黑格力排众议让坦克参战。新式武器的参战肯定会让对方感到意外,和平时期多研制一些新式武器是大有裨益的。

即时准确的情报是减少意外最有效的方法。知己知彼,知天知地,百战不殆。仅仅是在战前做到知己知彼知天知地是不够的,必须在战中即时准确地知己知彼知天知地。显然,即时准确的情报不如准确无误的预测。正因为无法预测彼此的行动和情况,战争中才充满了意外。毫无疑问,预测性的技术比探测性的技术更有价值,但是人们不惜重金研发探测性的技术,却对预测性的技术嗤之以鼻,认为预测性的技术就像命运、迷信和伪科学一样不值一提。既然导弹的飞行轨迹可以预测,天气状况可以预测,人的行为和更加复杂的事物为什么就不可以预测呢?当然,可以预测就可以改变,但是无法预测如何改变呢?探测是为了应对,而不是为了知道。预测是为了改变,而不是为了遵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