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4/


康塞尔元年4816年,由于世界人口的急剧暴涨,太空殖民战略初现端倪,并与地球人口呈正比以指数形式加速发展。人类纪元更改为宇宙历。为了迎合某种程度上的移民需求,尖端的科学力量成了当时必须。为此,宇宙历0019年联合国召开的各国首脑紧急会议明确指出,在未来还未能确定地球人口是否将会倍速增长的情况下,各国务必将一切科技人员及科学力量应用于研制大容量太空梭以及殖民用空间传送带。对此,各国首脑纷纷表示异议。因为就当时的情势来说,世界各国正处于一触即发的紧张状态。只要挑动其中任意一根弦,那就有可能造成万弓齐射的局面,也就是说,世界大战将有可能就此爆发。在战争中,谁都不希望自己是弱者,因此,比他国更为尖端的科学水平成为首要,若是无法从新武器上取胜,就注定毫无胜算。


因此,这相当于垄断各国军事技术的提议自然遭受抱着“战争必将爆发”思想的大部分国家首脑的反对。年轻的联合国秘书长肯尼亚-塞费斯以头痛的表情看着眼前堆积的各国提交上来的关于会议的反馈提案,不禁眉头紧锁。这些提案无非是关于此次会议的意见或建议,变化万千地以各种理由推卸这个责任,但千篇一律地都是以反对意见收尾。其实这种局面肯尼亚早就预料到了,而他提出这个议案为了缓解各国之间的胶着状态,但是现在矛头显然一致,那就是,想让神经紧绷的各国首脑同意这个议案简直比登天还难。然而到最后,这件在地球军方中成为绝对机密的会议,却以一个人的突然出现和各国纷纷表示同意议案而草草收场。


宇宙历0023年,经过四年的研究时间,可容纳十万余人的太空梭在这一年被正式投入使用。不得不承认,这是在强制政策下才研究出来的成果。越来越多的人诞生,又一一被送往太空殖民总地,再被派送至以“阿隆姆海勒”公国为中心的殖民分区中。直到这个时候,仍在地球仰望无垠星空的人们,丝毫没有闻到战争的硝烟味,似乎和平将会以太空殖民的方式永远持续下去。

但是在人类的历史中,“永远”这个词是没有绝对定义的。


宇宙历0027年,以太空殖民总地“阿隆姆海勒”公国为发起点,以位于火星的殖民分区“奥路锌”首都“莘普”为总战略地,一场由殖民地总首领萨加-古鲁托创设的“多洛海姆”殖民军部队所发起的“对地球联合”讨伐战争在毫无预示的情况下爆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地球上正在征战不休。人们所梦想的和平不但没有到来,还以“手捧橄榄枝却腰别驳壳枪”的形式爆发了。以亚洲为总战略地的亚洲联军“杰斯提斯”(Justice)以及以欧洲与北美一带为总战略地的欧美联军“菲尔讷斯”(Fairness)爆发了大规模战争。这场战争几乎将整个世界地图版面的国家都牵涉了进去。


起因一是由于日内瓦爆发的反对政府高压政策的武装暴动,“菲尔讷斯”的部队出动镇压,其中“杰斯提斯”驻守日内瓦的部队参与了此次镇压,在极不适当的时间向暴动组织的民众投射飞弹,致使几百多名“菲尔讷斯”士兵牵连其中。虽然发射飞弹的驾驶员已送交军事法庭审判,但"菲尔讷斯"组织的首脑们仍旧怒气未消,继而发动了这场战争。可以说,"日内瓦暴动"的事件仅仅是为发动战争的理由点燃了一根"名正言顺"的导火索。


此外,由联合国秘书长肯尼亚-塞费斯为领导而形成的以亚洲为中心的反殖民武装(禁止殖民地研制及配备尖端武器)行动“赫克鲁尔门”,受到一些坚持武装殖民者的误解,将“赫克鲁尔门”的行动参与者定为“亲亚党”并加以排斥。


然而大战爆发的最根本的原由还是在史麦宇宙历0026年2月23日发生在美国费城的一场由“杰斯提斯”小支部队与“菲尔讷斯”小支部队交火所引发的“提坦蒙斯”战役,此次战役双方死伤过半。在那之后,因为这么一根“弦”,而挑动了亚洲与欧美首脑的神经,由此转变的不可避免的世界大战就此爆发。


而欧洲与美洲议员“针对亚盟赫克鲁尔门反殖民武装战略待定”议会,也是在“提坦吉蒙”战役的前一周召开的,可见大战的爆发并非偶然。

然而在这被当作极密的议会还未公诸于世的时候,取得联合国的援助还是极其重要的。也正是因为"提坦蒙斯"战役给了亚洲与欧美战争的前提及理由,于是使得双方分别打着“正义”与“公平”的旗号堂而惶之地进行战争。于是这场战争被称之为“手捧橄榄枝却腰别驳壳枪”的虚伪战争。


这样的战争自然受到一大部分伸张“为和平的地球而战”的所谓正义人士的强烈谴责和愤慨。于是又一股势力--集结了世界各地大批精英战斗机驾驶员、以“中立”的态度存在的DOP(dove of peace,意为和平鸽)组织,以位于非洲的圣多美为根据地而崛起了。


就是这么三股势力,占据了地球现最主要的军事力量,并将其余仍未崛起或正将崛起的势力的政治力量冻结,成为完全由这三个势力所构成的世界。

因此,殖民军“多洛海姆”趁地球军发生内战的当口伺机进攻也是情理之中,然而萨加-古鲁托发动这场跨星系战争的原因或目的仍旧不得而知……


※ ※ ※


“妈的,被发现了!”

由亚洲总部开发的试做型高性能战斗机“黑翼-F7”的黑色机身冲过云层完全曝露在阳光的烈焰之下,机尾看得出有轻微摆动,但仍在凭借着推进器喷出的红焰做出垂直上升的动作。忽然间,战斗机被高空气压如一双大手般拍得摇摇欲坠,在空中剧烈晃动着。或许是机尾的火焰又忽而爆发出强劲的推力,当战斗机冲出气压云层的时候,周身环绕着因水蒸气而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直蹿上蓝天。


机舱内的战况显示荧幕被人性化地搭载在防风玻璃上,不影响战斗的同时直观地反映出敌人的数据与己方的动态。现在它正红光闪烁,将战况完全地反映在防风玻璃上。“被锁定”的由机械合成的警报提示音如恼人的噪音般响个不停,直截了当地抨击着驾驶员的神经,却跟着红光有规律地响着。似乎在示意如果不赶紧甩开敌人,就只有被击坠的份。这生死一瞬间的警报音响为这广阔的天空徒增了一份莫名的恐怖。但声音对机舱外而言,早就被机身划开空气的隆隆呼啸声盖过。


驾驶员紧盯着机舱仪表的雷达荧幕,从头盔面罩内的氧气管传出急促的呼吸声。在护目镜的下方不断形成一层白雾,紧跟着呼吸的节奏。赤红的光线一一略过身旁,并且越来越多。雷达上代表敌机的红点还在不断加速,红点的右侧延伸出一条尾巴,上面标示“K9-3”,那是对方战斗机的型号。红点逐渐靠近雷达中心。突然,“黑翼-F7”原本已经燃烧得将近熄灭了的推进器喷嘴,这个时候突然爆出青色的光焰。它惊险地和光线擦身而过。


“可恶,不行了!”

ALARM ALARM ALARM

击中 击中 击中 击中

战死 战死 战死 战死

ALARM ALARM ALARM


嘀嘀嘀嘀--轰!

被光束由下到上贯穿的战斗机化为青白的爆炸光球。

这个时候,尼奥的耳塞响起了极不真实的机械合成爆炸音。

“好痛!耳膜会破掉的啦,既然是模拟战斗干吗连音效都要弄上去啊!?”

随着这声抱怨,模拟机舱的门被砰的一声踢开,褐发少年从里面走了出来,“呼”地吐了一口气。

“哔哔--这是你这个月以来第202份战死通知啦,尼奥学员。”

教官无情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模拟训练室。


“混帐!”

啪!尼奥狠狠地摔了带有模拟显像护目镜的头盔,骂骂咧咧地踢了一下模拟机舱的门。

“那顶头盔一个一百万尼尔(钱),那个门一扇……”

“吵什么吵,虐待狂!”

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非得跑到这种军纪严谨到苛刻并且连上个厕所都要经过长官同意的培训基地受虐呢?!“长官,请允许我上个厕所。”“恩,另一种说法叫做解手,文明点来说叫上卫生间,但是我不可能一一举例,我现在很忙,所以你要怎样随你去。但是不能超过30秒,然而我说话的这段时间已经经过15秒了。”“是的,长官!”就是这种死板的你立正我立正你汇报我听取的鬼地方。


想想自己在空军基地的时候,虽然生活补贴不是很宽裕,但至少每天都过得很快乐。说起来,瓦拉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对了,这个叫尼奥-阿尔戴维斯的少年,就是在马尼拉空军基地人称“迪尔雷斯波狄”(deathless body,也就是不死身)的家伙。在来这个战斗机培训基地之前,他正在亚盟位于马尼拉的空军基地当试飞员。


所谓试飞员,就是必须要拥有过人胆量的人才能胜任,尼奥正是凭借这一点而被选上的。每一架新型的飞机,都必须经过试飞的过程,每一次试飞,都要探测和确定飞机的可能性和未知性。由于这项工作的高风险性,试飞员可以说是随时会被死神钩上脖子的人。因此试飞员与设计师的信赖关系是颇为重要的。他们工作在一起,试飞员用生命为设计师检验机体,设计师则会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试飞员身上。


但是尼奥和瓦拉-哈多合作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自身安全。因为瓦拉作为世界首屈一指的战斗机设计师,他设计的战斗机的安全性能无庸置疑。总之,凡是被冠上"瓦拉-哈多"名字的战斗机,都非常当然地、毫无例外地全都投入量产并加入正式战争行列。因此瓦拉的头脑和双手,甚至他工作用的计算机,都可以算得上是亚盟"杰斯提斯"的极大战力。然而像他这样有才能的人,一直呆在技术条件差,并且没有任何资金保障的马尼拉空军基地进行研究,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无论是多么厉害的设计师,也总是会有失误的。这并不是指他的战斗机在试飞中发生事故,而是指他选错了试飞员这件事。


在宇宙历0027年5月7日,18岁的尼奥当瓦拉的试飞员已经过了两年了。在这期间,他们培养出了超乎共同工作者的友情。在一次用瓦拉设计出的“黑翼-F7”新型机试飞时,马尼拉空军基地遭受了欧美联军空中歼击机的袭击,目的当然是为了取得瓦拉所设计的新型机的战斗资料。由于情况紧急,基地还没有做出应对措施,战斗用飞行员全数被调往亚洲总部进行支援,而致使停在地面无人问津的战机几乎全数被毁,唯一剩下的一架是仍在试飞当中的黑翼-F7。军方想隐瞒新型机的事情,于是命令拥有电磁干扰系统的黑翼-F7扰乱敌机后趁机逃走。但是尼奥却对此命令闻而不问,径直开着黑翼-F7飞向敌机,因为当时战机未能即使搭载武器便进行试飞,于是在一声几乎震碎空军基地控制台防弹玻璃的巨响之后,两架战机宣告在基地上空相撞爆炸。


虽然尼奥在这次空袭中生还而得到不死身的称号,但是黑翼-F7的战斗资料也因此被化做数据,存入敌方的军事资料库中。因此亚盟“杰斯提斯”军方“利用黑翼-F7的高性能对'菲尔讷斯'进行奇袭,从而令对方措手不及”的计划就这样胎死腹中。而尼奥被调到这个空军培训基地就是因为这件事。若不是瓦拉为他求情,恐怕他已经被送交军事法庭审判,现在搞不好已经蹲在漆黑的大牢里了。一定要谢谢那家伙,尼奥这样想着。


“还是无法习惯战斗,虽然反应过来了,但是手总是不停在抖。”尼奥这样嘟囔着,垂头丧气地走出模拟训练室。确实,试飞员是不需要做出“对敌反应”的。然而,一定的应急反应能力还是必须。


“但是都训练一个月了,还没适应的话就是你的问题喽。”尼克塔拉-奥尼索夫早就等在外面了,他把头盔搭在肩上,用空出的手拍了拍尼奥的头,装出一副大哥哥的样子,“我们的英雄今天是第七次牺牲啦。”

尼克塔拉这样说完后,耸了耸肩表示无奈,然后丢下恶狠狠地盯着他的尼奥,径直走进了模拟训练室,随即传来粗鲁的关门声。

“哎呀呀,尼克塔拉学员,你又来诵读今天的第五次战死宣言吗?”只听从训练室里传出这个用双倍麦克风扩大了音量的教官无情的嘲讽声。

“哼,五十步笑百步。”尼奥将两腮涨得鼓鼓的,尽量不让自己大笑出来。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尼奥这样想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