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星河镇魂曲 1.《梦想在蓝天》蔚蓝的天空 序章 成为星光的战士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4/


宇宙历0029年——


太阳仍被遮挡在地球的另一端,这无边无际的宇宙都是黑暗的,只有幽暗的空间舱发出近乎缥缈的光线。白色的护卫战斗机在这黑暗中看似形单影只,紧紧地贴在搭乘了十万余人的巨型太空梭旁。或许是晦涩的黑暗不愿隐藏这比自己还要深沉的墨黑,于是黑到无法形容的战斗机在白色的微光中变得特别显眼。


这个时候,传来了头盔对讲机中带着人声和轻微电波干扰的杂音,当然这声音只有坐在两架战斗机中的驾驶员才听得到。

“喂喂,尼奥,听得到吗?”

“当然,你的大嗓门即使在宇宙也绝对好用。”太空梭右侧那架黑色战斗机的稚气驾驶员一边警戒后方,一边打开距离雷射通讯回路。


“这跟大嗓门没有关系吧。不管怎样,你终于出现了,这一个月都干什么去了?”下颚流露出坚毅性格的,也就是最先发话的男人笑着问道。

“去见一个……老朋友。”尼奥一边心不在焉地回话,一边开动座机从太空梭头上掠过,向黑暗中的白点靠去。

“话说回来,你那架宇宙战斗机是怎么回事?从来没见过的新型号,看起来像某种鸟。”

“是‘沃特德斐’(White Dove,白鸽),尼克塔拉最喜欢的动物,不是吗?”

“黑色的‘白鸽’啊,它想表达的某种意义真是发人深省………你付钱没有?”

“找不到话题就用这个来搪塞吗?啊,恩……我当然是,怎么可能强抢的呢。”尼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苦笑,但这苦笑怀着一丝愧疚和伤感。他想,在我穷困潦倒的那段时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呢,只不过,我给了这战斗机的真正主人一个“承诺”,结束战争的承诺。

于是那个白点——尼克塔拉的座机,像是明白了尼奥的心声似的,轻轻地摆了摆尾翼………………

周围出现了点点星光。

“快看,是星星!好久没有这么近地看过星星了,我几乎伸手就可以摸到它们,对吧?诺亚德。”这个从眉毛到下颚无一不展现出天真无邪的少年在璀璨的星光之下这样欣喜若狂地叫道,然而他向天空伸出的手臂却显得如此不搭调地老成。


这两个人坐在逼真的人造草地上,闻着逼真的人造香气,从托着绿色的人造泥土里传出来。周围的一切“生命”似乎都是假的,惟独那晶莹剔透的露珠是真实的。不,那只能说是人工的杰作,工人在清晨为草坪洒上露珠代表它们的生命,在傍晚让露珠随着城市的灯光成为浮云。在这个一切都被冠上“人造”的地方,还有什么是“真实”呢?


“就只有这片星空了吧。对吧?诺亚德。”

他问话的对象——也就是他的同伴诺亚德-史滨斯上尉,这才懒洋洋地把头抬起来,微微注视着那根手指所指的方向。

“你真吵啊,迪姆中尉。真不明白,你在这个地方看星星居然也能那么有兴致。”

“很漂亮不是吗?诺亚德,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太空殖民地。”叫做迪姆-索菲亚的少年做出无法理解的样子,撇了撇嘴。

“即使是真正的星空,在这里也极不真实…………殖民地只能看到这样狭小的天空,即使离星星多近,但我们永远无法争脱那束缚着整个殖民地的巨大圆筒——只要我们一直在这里,就永远只能看到那罐头大小的星空而已。”


他抬头望向天际云海的另一端,看见了“另一面墙”上的市镇和街道。这些都是被建造在巨大圆筒内的东西,在他眼中显得格格不入。“所谓的市镇和街道,只能是耸立在地面上的东西。”


“罐头吗?哪有你说的那么小,不管怎么说,诺亚德你还是对你的母星球念念不忘就对了。你还是喜欢站在被重力所束缚,却无比真实和坚硬的土地上,张开手臂仰望星空,对吧?”

“你今天废话真多,是因为大战迫在眉睫,所以紧张到爆神经了吗?唔,恩…………”诺亚德起身拍拍衣服上的草屑,眼中流露出厌恶却坚定的神色,“走了…………”

“去哪呢?”笛姆跟着站起来,顺了顺被风吹乱的棕色头发。

“去结束战争。”

“我就是在等这句话,不管上尉去哪里,我都会跟着的…………”

两人走向废弃的停放跑道,两座在夜空中静立的巨人在等着他们。

这一瞬间,星星看起来似乎特别的闪耀。


“今晚的星星似乎特别亮呢……不对,宇宙中的‘夜晚’是怎样的定义呢?现在地球的格林威治时间是…………”劳伦笛乌斯-介法特,这个拥有“荣誉”之名的男人,现在正悠闲地倚在遣返回地球的太空梭的落地玻璃前,颇有感触地这样说道。若是没有看到他手上沉重的手铐,恐怕没人会猜出他是一个在大战中被俘,又被送往故乡的战犯。


“这么美丽的夜空,不出去散散心可真是浪费了。喂——那边那位驾驶员大哥!”

于是一名抓着带有氧气瓶头盔的驾驶员闻声跑了过来。

接下来是一片沉寂。

囚禁室的密码门被唰地一声打了开来,一个看起来很蓬松的物体从里面被扔出来,那是一件发皱的太空衣。接着,一个戴着头盔的人从囚禁室探出头来,一把勾住弹回来的太空服,那是劳伦笛乌斯。原先紧锁的手铐现在被狠狠地扔出去,但碰到墙壁之后又阴魂不散地弹回来,但劳伦笛乌斯没有理会。


“没想到这么不经打。”

劳伦笛乌斯一边换上太空衣一边嘟囔着。

他的动作没有停下来过,而且非常迅速,没有半点浪费。

很快,在他将头盔颈部和太空衣接合到一起时,换装宣告完毕,他径直奔向气压室。


囚禁室和气压室之间的闸门一关上,他立刻抓住墙壁上的拉杆,用手指扣住平时禁止使用的安全活门,将它拔出。

顿时,警铃和警示灯大作,更衣室里的驾驶员只能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投以惊讶的目光。此时,有人想伸手去按闸门的开关,却被制止下来。

这时候,只要劳伦笛乌斯压下拉杆,隔绝气压室与船外的那道闸门就会立刻开启。

而闸门外是一片真空的世界。


“A级战犯1412,快回来,你想找死吗?”驾驶员大吼道。

1412,他们给的这名字如果写得潦草点化做“KID”倒是不错呢。KID……指的是孩子?如果能够活下来,就用这个名字吧。虽然比不上自己充满家族荣光的名字,但是早就想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了。即便自己已经34岁。


他这样想着,于是毫不犹豫地扳下拉杆。

闸门随即打开。

瞬间,爆炸似的声音轰隆响起。那是从闸门内急速向外宣泄的气流声。

原本漂浮着的太空衣,砰地一下弹起。穿着它的人也不例外,被强大的压力吸出了舱外。

在无重力的外太空之中,抛物线动作是不存在的。所谓动者恒动,除非有外力干涉,否则物体将一直漫无目地的前进。说的更明白一点,擅自穿着太空衣跳船等于是自杀。


然而这个身经百战的中年人却一边打着转漂浮着,一边笑着说道:“我等的东西,很快就来了。”

果然,在那没有地平线的太空深处,一个光点犹如逐渐发光的启明星,向着这边如期而至。那光点很快变大,直到靠拢在太空梭附近。这个时候,头盔内的无线电通讯器传来了声音。


“劳伦笛乌斯上校,还真是狼狈呢。”听得出这是一个不过十七、八岁少年的声音。

“废话少说,打开舱门,我要进去了,你应该有穿太空衣吧。”


“哎呀哎呀,久别重逢居然对我如此冷淡。算了,为了避免因为我的技术不够纯熟而致使劳伦笛乌斯上校您被机头直接撞到伟大的‘阿隆姆海勒’殖民总地,还是请您解开头盔的氧气管,用放出的氧气移动过来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塞缪尔中尉,回去之后,你要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劳伦笛乌斯一边回答,一边忙着解开喷嘴。

“上校,容我问一句……你为了什么而想要回去?”

劳伦笛乌斯停下了动作,继续漂浮着,随即,他沉重地开口说道:“每个人都有必须要保护的东西,我们是,地球上的那帮蠢家伙们也是…………”

“所以要试着结束战争吗?”

“是的,这是我的方式。”


星星之火仍在燃烧。


“好美的星空,然而又有谁知道,在这看似璀璨无垠的星空中,正有许多的人们死去?”已经卸去联合国秘书长一职的肯尼亚-塞费斯,站在地球联合军的亚洲分部基地废墟上,充满感慨地抬头仰望。

“肯尼亚阁下,正因为如此,星光才如此美丽啊。”必恭必敬地站在肯尼亚身后的长发男子如此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望着星空,看着点点繁星的闪动,又有谁不想起那数星星的日子呢。天上的星星,传说是死去的人的灵魂归属。那么,我们在地球上的一切活着的人,其实都还没有失去自己最挚爱的人不是吗?因为他们是天上的星星,他们能看着我们,我们能看着他们……那就是人类心中的星光啊。”


“是吗……对的,不管是谁胜谁负,战争终究会结束的,那些死去的灵魂,一定会得到救赎。即便我们再也听不到那些英灵的笑声。然而那些孩子们,一定会在遥远的星空,注视着他们曾经拼死保卫的土地。不管是地球军,还是……殖民军们。人类的未来…………”


没错,就是这样……吧?化做星光的战士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