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低工资的阿喀琉斯之踵

文/鹰临天下

中国企业的员工报酬低下,早已是一个老话题了。很多专家学者为此大声疾呼,却收效甚微。工资低曾是招商引资的一大杀手锏,各地政府是屡试不爽,工薪一族也对此习以为常。但硬币总有正反两面,我们津津乐道的优势背面也蕴含着巨大的风险。

从1950~1980年,日本员工工资的平均增长速度比美国快70%,现在基本与美国工资持平。从1978~2007年,中国经济也高速增长了30年,工资水平却只有美国的4%。结合国内实际购买力因素,国内实际工资水平也达不到美国的20%。如果要再扣除今年狂飙突进的物价的话,国内实际工资水平最多达到美国的10%。在制造业,中国的劳动力价格甚至比印度还要低10%。令人忧虑的是,这种趋势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甚至有可能继续恶化。

据2007年《中国企业竞争力报告》蓝皮书透露,1990年至2005年,劳动者报酬占 GDP的比例从 53.4%降低到41.4%,降低了12%;而同期营业余额占GDP的比例却从21.9%增加到29.6%,增加了7.7%。很显然,目前很多企业利润的大幅增加,在相当程度上是以职工的低收入为代价的。

蓝皮书还指出,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如果劳动力成本长期低于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甚至低于劳动力简单再生产的成本,一个国家的产业将难以维持竞争力,更难进行产业升级。

劳动力再生产, 可分为劳动力的简单再生产与扩大再生产。既可以是劳动者体力的再生产,也可以是劳动者智力的再生产。其表现形式就是人通过工作得到的工资福利保险等显性的和隐性的报酬。

劳动报酬偏低使得劳动者的文化、知识、素质、技能不能得到继续教育提高,把劳动者限制在低水平的重复劳动层面上,难以适应社会大生产的需要。由于劳动报酬偏低,劳动者仅能维持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简单再生产),难以解决很多社会问题,如医疗、住房、社保、子女教育、赡养老人、继续教育和改善生活状况等。劳动报酬普遍偏低也使得社会的贫富悬殊差距日趋扩大,社会公平面临严峻的挑战。

对企业而言,过低的工资水平导致其倾向于选择使用更多的劳动力,而失去科研投入、设备和技术更新、优化产业结构、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产品技术含量的动力,更无意于自主创新,企业由此停滞不前,中国经济也因此难以可持续发展。中国企业引以为自豪的成本优势,很大程度上是以企业的落后生产为代价的。纵观世界企业的发展史,资源制胜是第一阶段,资本制胜是第二阶段,技术和人才制胜是第三阶段。中国的很多企业,还处于第一阶段,却不得不面临全球化的挑战。

全球化时代,国家获取竞争优势的办法无非是两种,一是加大经济活动中的科技、教育投入,提高经济活动的生产率;另一种则是剥夺本国劳动阶层的各种福利待遇,人为压低工资,放任环境污染,从而赢得价格优势。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中国虽然有超低的劳动力价格,但如果考虑生产率因素,在劳动密集型制成品方面,创造同样多的制造业增加值,美国的劳动力成本仅仅相当于中国的1.3 倍,日本相当于中国的1.2倍。这意味着,中国用相当于美、日将近1/25的微薄工资换来的仅仅是非常微弱的劳动成本优势。

中国经济外贸依存度超过80%,出口贸易额的57%以上来自加工贸易。而在高新技术出口领域,外资公司占了80%。高新技术出口的大宗商品如笔记本电脑、等离子彩电及DVD等95%以上以加工贸易形式出口。以上数据充分证明了光依靠廉价的劳动力,永远只能是为他人作嫁衣。

当然外贸依存度如此之高也有点不得已而为之,国内市场需求不旺盛消费能力低下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问题是,如此低水平的工资怎么可能促进内需旺盛?资料显示,中国家庭拥有的人均财富与人均GDP的比例约为1.7倍,远低于美国的4倍和澳大利亚的3.7倍,也不如印度的2.4倍。工资收入偏低必然造成工薪阶层拥有的财富份额偏低,老百姓不敢消费。

加入WTO后,并未等来我国期盼已久的自由贸易。贸易壁垒依然存在,因为中国承诺了15年内不是市场经济主体,很多发展中国家也以此为理由单方面对中国商品设限。发达国家则广泛使用了技术壁垒、专利壁垒、标准壁垒来变相对中国产品设限。当中国企业好不容易打破了技术壁垒、专利壁垒、标准壁垒后,发达国家又设立了更高的环保壁垒和企业社会责任,极大的削弱了我国产品的成本优势。当中国企业在忙于环保达标和企业社会责任时,发达国家却早就在发展现代制造服务业了。老是被发达国家牵着鼻子走,中国企业何时找到自己的蓝海?

国际制造业竞争已很明显的体现出这样一种倾向:一是大力发展高新尖产品,抢占产业和标准至高点;二是在传统产品上突出工业设计,以此来抢占中高端市场:三是大力发展现代制造服务业,突破单纯的产品生产转向产品服务。传统竞争已不能构成企业的竞争优势,企业必须寻找高附加值的利润增长点,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企业创新。无论是技术创新、工艺创新、管理创新、产品创新、设计创新等要素性创新,还是市场创新、观点创新、组织创新、机制创新、文化创新等功能性创新,都是紧紧围绕着这三个方面展开的。

1980年,国际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会为工业设计下的定义为:对批量生产的工业产品,凭借训练、技术、经验及视觉感受,赋予产品以材料、结构、形态、色彩、表面加工以及装饰以新的质量和性能。当需要工业设计师对包装、宣传、市场开发等方面开展工作,并付出自己的技术知识、经验和视觉评价能力时,也属于工业设计的范畴。一般来说.广义的工业设计包括工业产品设计、视觉传达设计、作业环境设计等。狭义的理解则仅限于以工业产品为主要研究内容的系统性设计,它主要包括产品的形态、色彩、人机关系等方面。工业设计的核心是产品设计。

随着全球经济的一体化,产品同质化的竞争趋势越来越严重,利润也随之大幅下滑,以颠覆性的技术手段来实现竞争突破已变得越来越难,迫使产品由技术导向转入用户需求导向为主。工业设计发达国家的实践表明,工业设计已成为制造业竞争的源泉和核心动力之一。尤其是在国际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将首先取决于产品的设计开发能力。

美国的一项权威研究表明:对工业设计每投资1美元,带来的利润约为1500美元。日本的调查则显示,在开发差异化产品、增加附加值、提高市场占有率、创造明星企业等方面,工业设计的作用占到70%以上。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早在20年前就说过:英国可以没有政府,但不可以没有设计。即使中国产品的技术、工艺、性能、价格都能达到国外产品的水准,但中国企业工业设计水平却决定了产品的附加值高低。现在中国企业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才刚刚起步。

现代制造服务业是指围绕制造业生产制造过程的各种业务,尤其是前端(研发、设计等)和后端(物流、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等)的各项服务。其特点就是以制造为中心转向以服务为中心,以核心产品为纽带,最大限度的创造产品的高附加值。据对世界各国的统计分析,目前全球50%左右的国内生产总值来自服务业,发达国家更是达到70%以上,而我国只有40.2%。目前在制造业发达的国家,以制造服务业为主的生产性服务模式已占到服务领域总额的50%以上,欧盟达到52.3%,日本超过了54%。

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但不是制造业强国。制造业客户需求已经不仅仅是要能提供适应特定目标、特定环境的有形产品,而且要能够提供从产品开发、销售,到产品报废、回收全生命周期的服务保证;产品的内涵已经从单一的实物,扩展到为客户提供全面解决方案。客户对制造方的要求,从单机到成套,从成套到工程承包,从“交钥匙”工程到金融服务,再到工程咨询、维修外包等越来越广泛的领域。所以服务在装备制造业价值链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价值也越来越高。通用电气(GE)收入总额中服务业收入所占比重高达70%,传统制造只占30%。通用汽车公司(GM)下属金融服务公司2004年利润达到29.1亿美元,占GM全部利润的80%。

中国制造业要想更好更快的发展,要想更强更大,不仅要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的新技术、新产品,提高工程总承包能力、系统设计能力、设备成套能力、技术创新能力、贸易服务能力和“专、精、特、新”能力,而且要在创意设计、工程咨询、解决方案、信息化服务、电子商务、物流配送等多个领域,形成高技术、高资本、高知识含量的高端服务业。

在激烈的竞争中,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已经被打入国际产业分工的低端。如果再对国际制造业竞争的新变化熟视无睹,满足于“向底部竞争”,中国企业将永远处于国际产业分工的低端,甚至连参与国际产业分工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外资已在向越南、印尼、印度等劳动力成本比中国更低的国家转移。中国企业兴于劳动力的低成本,但愿不要毁于劳动力的低成本。

不见棺材不掉泪,等见到了棺材已经悔之晚矣,但愿我们不要每次醒悟总是太迟太迟。


鹰临天下2007-12-1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