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奇遇》

原创《 奇遇 》

在家里整理书柜,压再杂志下面的几本老影集,其中的一本是学生时代的照片,顺手翻开,把我记忆也带回了童年时代,里面有很多人已经记不起他们的名字,当这一张照片映入眼帘,突然打开了尘封的多年记忆。

那一年,老父亲所在部队通知,他调往河南某部,一个星期时间准备,总之一家人忙碌着搬家准备中,同学得知我要转学,平时几个要好的伙伴一起商量照相留念。其中一个叫张立明的,我们的关系用要好已不能表达,准确说是亲密无间更确切,到了无话不谈,高中两年多的友谊,早已超出同学情谊。她只比我大三个月,但是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美丽少女,而我由于发育迟缓,怎么看也不相一个17岁少年。而我们关系更多体现是一种姐弟情,必定都是青春少年,偶而莫名骚动袭来,有同学和我们俩开玩笑,你娶立明做老婆一辈子不能翻身,怕老婆的受气包,她听见会红着脸说一句:“讨厌”离开,我心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白滋味,甚至希望他们继续讲下去。

火车就要开动,在大群送行队伍中,惟数不多几个送行同学里她是唯一女的,但是她始终没有走进车窗前,站在人群最后面不停招手,擦泪。火车缓缓启动,当送行的人群转身离去,只有她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把头伸出窗外向她挥手,情不自禁喊出:“姐姐我你”,眼泪不由自主流出来,我心中默念,再见了,姐姐,再见了,生活六年的沈阳。

转眼十多年过去,昔日文弱少年,已长成身材伟岸,体格强健的青年。那一年五月中旬,出差到上海,在回程中再次选择乘船,因江轮平稳舒适松弛。无事提前半小时登船,拿船票到服务台换铺位牌。找到自己的舱号确定自己铺位是上铺,脱鞋爬上床,我知道很快会有大批旅客上船,加之送行的人,本不宽船舱过道一定很拥挤,这样即方便别人,也避免再拥挤人群众中躲来躲去。躺在床上,拿出随身携带一本小说,这也是我常年独自一人出差养成的习惯。看没有几页,船舱内人声吵杂,这时有人轻轻拍拍我,侧过身看到一名中年妇女,微笑着用上海普通话对我说:“侬到那里',我说:“终点武汉”,她接着说:“伊侄女第一次出门,麻烦侬路上照顾”,爽快答应号的,同时向坐在对面上铺的人瞟去,她正低头和床前两个少女悄悄说话,脸被垂下的长发遮挡没有看清,翻身面壁继续看书。

船上广播响起,船很快要开了,送亲友还没有下船的请抓紧下船。接下来预告途径各码头时间和停靠时间。随着音乐播放,船舱里逐渐安静下来。船体微微抖动,抬头望窗外,船开始离岸。放下书作起来,当和对面四目相视的瞬间,惊得我足足有十几秒没有回过神,意识到失态尴尬的低下头,传来对面你是武汉的吗?问话,她的声音再次震惊,多么熟悉的声音,抬头回答不是,你不是上海人,接着试探问,你是沈阳人?她点点头,这时船已经完成调头,顺流而下,我提议咱们到甲板上看看黄浦江黄昏,同时向上海道别。二人趴在船栏上,双方都没有说话默默凝视远方突然间不知从何谈起,我直接问她,你是在十一中读的高中,我看到她眼含泪花慢慢转过身,看得出压抑多年心情说出国庆后也说不出话来,我沙哑喊出,“立明姐”。那一刻我们不顾一切紧紧拥抱在一起,当我们恢复平静,他拉着我坐在椅子上。她说“你别恨姐,一切都告诉你,在大二那年,一次来例假,连着十几天不干净,到医院检查,我得的是子宫瘤而且是恶性,必须作手术,命是保住,可也失去做母亲的权利,就是当兵第二年我们突然终断的原因,在休学期间你的来信我都收到,几次拿起笔,咬咬牙放下我不能连累你,我们有缘无份,但你记住,姐心中永远有你,把姐忘掉,一个男人不能同时有两个女人,好好代弟妹。你放心,姐是医生会照顾好自己。这次到武汉进修,绕到上海看望叔叔一家。冥冥之中上帝安排我们能在见面已是感谢上苍的眷顾。”听到这里我无法控制自己,九年的误会,我愧对姐姐的真情厚谊,我混蛋透顶。这次见面让我深深体会女性的伟大,她们胸怀才是海纳百川。




在发帖前为标注原创现编辑给予补上请斑斑审阅能给予加准

本文内容于 2007-12-11 15:19:30 被lonl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