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爱情亲情友情征文]兄 弟

都说兄弟如手足,不是同胞生却胜似亲兄弟,在我上学时的同桌杰与我就是这样兄弟,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天天总是在一起走进教室一起玩耍,形影不离,老师和同学们都说我们象亲兄弟。快乐的时光转眼过去,毕业的日子就站在了我们面前,当时我顺利地进入了一个单位工作,而杰因为特殊原因一直漂泊不定。杰的父亲是一个转业军人,在一个大型企业当车间主任,厂里有一间十几平米的宿舍,杰和父亲便住在那里,杰在那里继续学习着,偶尔也出去打打短工,杰的母亲在老家照顾着家中的弟弟妹妹。那时候,我是快乐的单身汉,尽管有工作也是很轻松自由的,没事就到杰那里去聊天,偶尔时间晚了也就在那里吃一顿。这样晃晃悠悠地过了一时间后,有一天杰忽然对我说想去当兵了,说是出去锻炼一下,或许能有全新的前程。我听了后默然了。就这样,杰走上了他的从军的道路。带着他的理想,怀揣着对美好未来的梦走进了绿色的军营。

杰到了部队,很幸运地当了一名通信兵留在了机关,机关里也有很多漂亮女兵,可是杰深知自己还没有资格谈朋友,杰的心中还装着他的远大的志向,他要考军校实现自己的人生转变。那时,通信不象现在这样现代化,还没有手机,所以我们就只能通过书信一封一封地进行交流。

有一天收到他给我的来信,说要到前线去了,可是杰怕家人操心牵挂没敢给家里写信,在信中杰叫我有时间了常常去看看他的父母。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要上前线不是就有危险吗?虽然边疆基本稳定,可也还有零星的冷枪啊。但军人的天职就是以从命令为天职,军令使杰不得不走向前线。可是上前线这样的事情,放在谁家能不叫人担心呢?我回信去信安慰他,让他安心去前线,家中不要担心。我们不是兄弟吗?同时还讲笑话给他听,叫他把军营有趣的事也写信对我说,我说要在将来写小说作为素材用。

杰的父亲那时才50多岁,在杰参军后就退休了,并把杰的母亲与弟弟、妹妹也接到厂来,厂里又给他重新分了两间房子,外带一小间厨房。我呢,因为平常要上班,在家里又不会做家务事,加上是他的父母是老人,所以只能在周末去和他们拉拉家常话,看看他们。其实那时我的父亲身体也不好,但为了兄弟,只好两边都跑啦,自己就辛苦一点了。就这样,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时他的父母也收到了杰的来信,才知道原来他上了前线,他们收到信时,杰已经从前线轮战换防回到后方。

在上前线时,即使是冷枪炮不断的环境中,杰也没有忘记学习,杰在到了部队三年多的时间后,考上了军校,是在重庆的一所院校,杰实现了他的梦想,实现了他人生的飞跃,而我这个当兄弟的也在心中默默替他高兴。

杰自从和家里联系后,我由于工作的关系去他家的时间也少了。但是逢年过节也是必去的,不一定买东西,每年送个挂历、问候一下,表达我的心意吧。杰的弟弟、妹妹们也陆续考上学校走了,家里的老人也没人照应了。因此有时,杰的父母生病,也只有我跑前跑后着照应,对他们就象对自己家人一样。直到几年前,杰的父母到了他那里生活,我才没有再去。而我有时出差,也找杰的弟弟给我买火车票,杰的弟弟对我,也象对待自己的亲哥哥一样,每次都把我送上火车。

二十多年了,尽管我们很少见面,只是杰偶尔探亲的时候我们聚一下,大碗喝酒,抵足而眠;或者胡侃通宵。多数时间的联络是通电话,道一声问候。但是我们的感情没变,反而越来越深厚。后来他提到了副团,再后来也就转业到他当兵所在的省会城市,当了一名公务员,他的老婆就是曾经和他在一起工作的话务员,一个漂亮的退伍女兵。不见面,不代表没友谊、没感情、没有惦记。记得一句说得好:人生就象一条路,朋友就象一棵树,一条路上多棵树,累了记得靠靠树。此生我们都不能把对方给忘记的,因为我们是兄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