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传说》 第一卷:水晶出世 第十一章 中东之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1/

第二天,孙强在他的办公室里迎来了他的特别护卫队,国家军委护卫队的六名成员,从相互间的介绍中孙强了解到这只部队是由军委总参谋部牵头组建的,部队成员均由各军区主力特战大队经层层筛选而来,进入部队前还要经过为期三年的各科目的特种集训,主要任务是在战时保护军方核心指挥人员的安全,反制敌方斩首行动,保证军方高层指挥系统的正常运作。部队总人数不超过100人,但这只部队的特殊性质决定了他们的对手一定是各个国家最顶尖的特种部队,所以,对他们的要求不仅仅是以一挡百,更需要他们做到的是以一挡千甚至是一挡万,因为他们的对手本身就是些以一档百的特战精英。

看来昨天晚上吃过饭王楠楠就将这件事与军方联系过了,军方对他们的计划还挺支持,为了保护孙强的人身安全,把自己的宝贝疙瘩一次就给派出了六个。为了配合孙强这次的销售行动,军方还特意联系了伊朗、叙利亚和埃及等有过接触的中东国家军方将领,请求对方在孙强此行过程中给与配合。

不敢稍做耽搁,孙强直接接通了军方的联系电话,申请了一架直飞伊朗德黑兰的飞机,并应护卫队六人的要求申请了一批特战装备。

孙强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个人物品,跟随六人直接赶往机场,在去机场的路上,孙强分别给林彬,李旭儿和王楠楠打电话通知了一声,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工作。昨晚的饯别宴上,李旭儿整晚都没和孙强说一句话,这个时候,就是有人拿枪顶着孙强的脑袋孙强也不敢再去见李旭儿的。

机场上,由军方准备的一架运七型运输机正停在机场等待起飞,机上还搭载了护卫队六人的装备和个人物品。七个人进入飞机,飞机没做丝毫停留直接起飞,看来军方给派出的还是一架专机。机舱里,随着交流的增多,再加上孙强也没有护卫队员所经常护卫的各军区首长的那股霸气,七人间的关系逐渐熟络起来。随着交流的深入,孙强了解到六名队员分别是队长李林,射击手王强,爆破手阎锋,突击手何鹏,机师刘敬珂和设备师郭鑫。对应的六人除了一般的特战技能外还都有自己一定的特长,例如机师刘敬珂就掌握了超过二十种包括F-16、SU-27、幻影等机型在内的飞行设备操作,其在加入护卫队之前就是我空军某师驾机时间超过5000小时的王牌机师。而队长李林则是针对这次任务专门挑选的人才,能够熟练掌握多达十四门外语,其中就包括孙强这次出行最需要的波斯语和阿拉伯语,据李林自己介绍,部队为了让他尽快掌握这么多门的外语,曾先后送他到20几个国家学习生活,其中就包括我们这次的目的地伊朗。

没有多长时间,就开始感觉到飞机开始降落,机长介绍说已经到达伊朗西郊的麦哈拉巴德国际机场。从飞机上往外看,可以看到飞机在机场最边缘的一条跑道上缓缓的停了下来。

飞机逐渐停稳之后,孙强他们走出飞机,虽然现在的中国已经进入秋季,可这里却象正在炎夏一般,一走出机舱就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嘿,请问是孙强先生吗?我是来迎接您的。

孙强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人会来迎接自己,什么时候自己这么有名望了,连忙向正在停机坪上冲自己挥手的大胡子礼节性的挥了挥手。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虽然还比不上我们的首都国际机场,但相比我们一般的省会机场却又要大上许多,而且这里环境非常优雅。

孙强顺着扶梯刚走下飞机,大胡子就热情的迎了上来,冲孙强用磕磕芭芭的汉语自我介绍道:您好,孙强先生,我是伊朗国家装备采购局的工作人员,我叫莫哈利,十分欢迎您到我国进行生意洽谈,您在我们国家的出行将由我陪同,当然如果您喜欢单独一个人的话,您也同样拥有足够的人身自由。虽然孙强心里有些迷糊,但本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想法,走一步算一步,反正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也是瞎撞,而且自己身后还跟着六个超级护卫呢,也不害怕有人图财害命。任随大胡子安排车辆将自己一班人和行李接到一家旅馆住下,通过询问孙强知道这是一家名叫阿嘿麦得的酒店,既来之、则安之,孙强一班人安心的先住了下来。通过询问大胡子孙强才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原来王楠楠在与军方联系的时候王楠楠这只快嘴鹦鹉就把自己的计划给汇报的差不多了,不过看来军方在暗地里也挺支持这样干,就直接替自己与伊朗方面先取得了联系,才有了自己所受到得热情招待。不过联想到伊朗因为铀浓缩事件受到的西方将近五年的经济军事封锁,就算对自己再热情一些自己也不会感到意外。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孙强就找个接口把大胡子莫哈利留下联系方式打发了出去,他才不希望整天有个尾巴跟在自己后面呢。

躺在房间的沙发上,孙强静静的把最近发生的事情滤了一遍,看来军方是希望自己能够打开武器市场的销路的,要不然也不会又是给自己派人又是给自己拉关系了,再联想到最近国家的一系列外部形式和王定发透漏的信息,孙强忽然想到,国家是不是想通过自己打开一个破局,打开以美国为核心的对中国的战略封锁,如果是那样的话,无论自己搞的多么大,政府方面也不会为难自己的。隐隐约约的孙强似乎感觉抓住了国家战略的一根细线,但又不是太清晰。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杆孙强才从沙发上爬起来,晚上想的事情太多,直到早上醒来孙强还感到头一阵一阵的痛,会合了护卫队的六个人,下楼要了一份丰厚的早餐,反正有人买单,不吃白不吃。吃完早餐孙强七人就由李林带着在德黑兰满街市的乱逛,难得能清闲上几天,该来的终究会来,不该来的怎样也强求不了。

从感觉上德黑兰的环境比我们的首都北京要好些,街道宽阔,绿树成荫,现代化的建筑整齐新颖,其间夹杂着古香古色的清真寺、教堂等,很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再有就是德黑兰到处都充满着花香,居民的阳台上、道路两旁等城市空余绿地都栽满了花,特别是波斯人喜爱的玫瑰花,充满的整个城市。连着三天,孙强七人就在德黑兰满城市的乱逛外加胡吃乱喝,逛累了就在遍布德黑兰的Tea House歇歇脚,欣赏欣赏本土风情。

七个人惬意的在德黑兰玩了三天,第四天的早上大胡子莫哈利又来了:您好,孙强先生,我们***革命卫队元帅艾哈迈德将军希望能够就我们两方的生意进行谈判,请问孙先生您今天是否有空。

当然,莫哈利先生,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同贵方谈生意的吗?孙强礼节性的回答。

莫哈利道:那么,请孙先生带上您的翻译,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随后孙强和李林两人被带上车,车子七拐八拐的在德黑兰市区转了将近5个小时,经过七道各种形式的检查才在一座类似中世纪清真寺的建筑前面停了下来,在莫哈利的引导下,孙强和李林来到建筑内部,伊朗军方高层和孙强会谈的阵容差点让孙强给笑出来,一色的大胡子头上再围一条白毛巾,孙强真怀疑在伊朗是不是只要留成大胡子就能成为伊朗的高层领导人,再不然就是大胡子是伊朗官员接见外宾的标准着装,如果没有大胡子你就回家休息,等胡子留出来再出席外交场合。

为首的一名老者首先站出来呜里哇啦的说了一通,后面的翻译随声翻译道:我是伊朗***革命卫队元帅艾哈迈德,欢迎孙先生在我们国家最危难的时刻来帮助我们,愿伊中两国友谊永存,孙先生请坐。

孙强扭头与李林打了个眼色,李林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翻译没错。

孙强也礼节性的说了一些祝愿中伊两国友谊长存之类的客套话,就在对方的引领下在一张大型会议桌的一边坐下。

对方老者首先说道:我们已经通过与中国军方的良好关系大致了解了孙强先生以及所属公司所拥有的雄厚的实力,我们十分希望能够与孙先生建立良好的客户关系,不知孙先生这次可以为我们提供什么样的装备呢。

孙强接话道:我们公司涉及面比较宽,不知道贵方希望得到哪方面的装备呢。

对方的一名中年人接话说道:我们现在最需要还是防空装备。

实际上,即使他们不说,孙强也能猜到;美国的各种飞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在伊朗头顶上转悠,早让伊朗恨的牙痒痒的了,可是作为全球霸主的美国,其空军的力量是不可动摇的,即使是中、俄、法、英这样的强国也无法在天空与美国叫板。美国的第四代战斗机F-22猛禽从服役开始就主宰着全球的天空,至今还没有另一种性能可以与之相比的战机出现。更不要说伊朗这样的二流国家了。

孙强略微的思考了一下,在脑子里对下属公司的防空装备搜罗一番,回答道:我们公司可以提供HQ(红旗)-16C型中近程战区防空飞弹和FN(飞弩)-10A型单兵近程防空飞弹,对方的所属高官一听孙强可以提供这两种武器一瞬间都稍微有些不太相信。在座的几乎都是从战场上摸爬滚打混出来的,都是装备行业的行家,对这两种武器的性能可以说是早有耳闻。

HQ-16C中近程战区防空飞弹是中国现役战区防空系统的中坚,搜索雷达采用多基配置,由于采用多基地雷达做为搜索雷达,因而成为世界第一种能够有效对抗隐身战机的防空系统,即使是美国的F-22猛禽隐身战机也不敢超越它的雷池半步。系统飞弹中国工程师采用了多模块组合设计,飞弹射程35KM,每枚飞弹分为主体(包括动力和战斗部单元)、导引头(系统本身共有超过五种导引头可供选择包括三种雷达导引头和两种红外导引头)和引信(共有三种引信可供选择)三部分。购买方在订货时多采用一对多的方式采购即一枚飞弹主体配多种导引头或引信的方式配置,这样无论哪种干扰系统都无法对飞弹进行有效干扰,因为没有一种干扰系统可以覆盖所有的雷达波长和红外频率。

FN-10A更是中国刚刚装备部队的最新型单兵近程防空飞弹,飞弹射程10KM,飞弹采用多元红外导引头,可以对现役过半的各种红外干扰弹进行有效的识别,飞弹本身还具有一定的人工智能,现役各种针对单兵飞弹的干扰系统对它基本上称得上失效。

这两种装备中国军队也是刚刚列装不久,特别是FN-10A更是还处在部队试装阶段,从中国的惯例来看,一种装备在没有新一代接替产品试装以前,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是不允许出口的,伊朗军方万万想不到孙强会这么大方,拿出这么阔绰的见面礼,一时都有些接受不了。

还没有等对面那帮老古董反应过来,孙强又接着道:如果伊朗方面允许的话,贵方采购的相关装备公司将采用在伊朗建厂的方式进行生产。

孙强今天是准备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对面的老家伙们心里承受能力差的这会估计都快承受受不了了。任谁都知道购买和在本国生产的区别,购买的话一旦受到封锁或大国政治影响就将什么都得不到或得不到配件补充使武器系统失去作用,本国生产则不受任何外界影响。一旦发生战争,这种差别将更加凸显,无论战场上消耗多少,只要本国具有生产能力那么很快就能得到装备补充。

坐在对面上首的伊朗***革命卫队元帅艾哈迈德再也顾不得自己元帅的架子,转过会议桌来到孙强面前抓住孙强的手痛苦流涕,虽然孙强听不懂老头呜里哇啦的说些什么,但看感情是把孙强当成伊朗的大恩人了。尽管孙强感觉很不自在,但出于对老年人的尊敬却怎么也不敢把缩回来,只有偷偷的一个劲的甩自己的手指头,免得老头的鼻涕眼泪都流在上面。

接下来的谈判中伊朗方面总计定购了三十套HQ-16C中近程战区防空飞弹系统和两千具FN-10A单兵近程防空飞弹,总价达到三十五亿美元。应伊朗方面要求,其中十五亿美元的预付款全部用石油偿付,这也没什么,反正中国国内正缺油,把石油拉回去加上30%卖给中石油、中石化这帮大款自己又可以顺利赚上一笔。

在一帮老家伙感恩戴德的欢送中,孙强总算回到了酒店,拿出卫星通讯手提电脑先与林彬取得了联系,还没接上线,林彬的骂声就传了过来:孙强你个混蛋,什么事都没交代,说走就走,把一堆的事都丢给我们……,没办法,孙强只好先关掉电脑摄像头自己偷偷跑到客厅里喝了一瓶啤酒从新又转了回来,也许是林彬骂够了,也许是明白到离得太远也不能把孙强怎么的终于住嘴了,不过从林彬脸上还是能看出恨不得把孙强给吃了的表情。说吧这几天都遇上什么事了,总算肯和我们联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