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一 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王守成率领着留下来的游击队员,又打退了日、伪军的一次进攻,便率领着游击队员迅速撤下山岗。

游击队员刚刚钻进茂密的树林,身后就响起了枪声。两名游击队员背部中弹,闷哼一声,脑袋猛然后仰,双臂张扬,身体突地前挺,随即重重地摔在地上。

原来日军指挥官龟本眼见强攻难以奏效,分兵迂回包抄,要将王守成和担任阻击的游击队员包围在山岗上,使游击队腹背受敌。

惊蛰紧跟在王守成身后,奔跑之中,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株大树后土黄色的人影一闪。惊蛰想都没想,回手就是一枪。一名日本兵被打中了胳膊,“嗷”的怪叫声一声,撒手扔枪,抱着胳膊蹲到地上。

王守成躲在一株大树后,挥舞着胳膊,催促着游击队员:“快跑!快!快!”王守成心里清楚地知道,游击队员人少势寡,决不能与人数众多的日、伪军纠缠恋战,以免被日、伪军的优势兵力围而聚歼。

游击队员迈开大步,往林子里疾奔。日、伪军“呀呀呀”怪叫着,端着枪紧追不舍。

龟本知道,日军“哈东六县联合治安肃正办事处”野崎茂作大佐已经接到了自己的报告,附近的日军守备队和第四军管区所属伪军、警察大队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将这股游击队包围歼灭。是以龟本心中有恃无恐,志在必得,要立首功,下了死命令让日、伪军跟踪追击,决不放松。

日、伪军大声怪叫,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向树林内猛冲。

日本兵虽然在奔跑之中,可是枪法依然奇准,几名奔跑着的游击队员身影在树木间隙中一闪,就被日本兵开枪击中。犹如有人抡起重重的铁锤在游击队员的后背上狠狠砸了一下,中弹的游击队员身体猛地向后挺了一下,然后“扑嗵”一声,仆倒地上。

王守成、惊蛰举枪还击,打倒了冲在前面的两名日本兵,日、伪军冲过来的声势稍减。王守成转头大喝:“扶着受伤的弟兄,快跑!”

日、伪军士兵再不敢急追,便在树木的遮掩下,忽而向前跑几步,忽而躲在大树后打几枪。

子弹拖着尖啸声在树林里横飞,打到树干上、地上,发出轻微的“噗噗噗”闷响。游击队员顾不得横飞的子弹,飞快地向林子深处跑去。子弹打到树上,树皮木屑崩溅,飞溅的木屑击打在游击队员的脸上、脖子上,皮肤就被崩裂出一道道的血口子。游击队员虽在奔跑,却也不忘了回身打上几枪。

生死攸关之际,没有人再在乎小痒小痛,人人都在奔跑,人人都在射击。

树林内干枯的树枝荆棘,坚硬挺竖,撕扯着人的衣袂裤角。

王守成打了几枪,拔腿向树林里跑去,却被一根干枯的树枝勾住了肩膀。情急之下,王守成用力迈出一步。“嘶”的一声,树枝将王守成肩膀上的棉衣撕裂出一道口子,灰白色的棉絮翻露出来。树枝横荡回来,抽在王守成的脖子。干枯的树枝坚硬得犹如钢筋铁锯,王守成的脖子立即绽开了一道血口子,火烧火燎的痛,热呼呼的鲜血顺着脖颈流下。

惊蛰躲在一株大杨树后,左手平举着盒子枪,右手的汉阳造斜架在左臂上,微皱眉头,双枪交错射击,冲在前面的日、伪军纷纷被打倒在地。

王守成将盒子枪翻转平举,打倒了一名日本兵,大喊:“惊蛰,快走!”惊蛰将汉阳造抱在怀里,闪过几株大树,回过身,大声喊:“队长,俺掩护你。”

王守成跑到惊蛰身旁的大树后,环顾四周,只见日、伪军虽然被打倒了十几个,可是冲过来的日、伪军还是越来越多。王守成忍不住对躲在大树后射击的游击队员大喊:“快跑,他娘的快跑!”

危急时刻,树林内忽然呼啸声大起,二十余匹健马旋风般自林中冲出。马上的汉子们敞着棉袄,袒胸露怀,屁股离开了马背,身体前倾,高举着寒光闪亮的大砍刀,“咻咻咻”的大声呼哨。

树林中冲出的虽然只是二十余骑,但人似虎,马如龙,气势威猛,大有席卷千军之意。

日、伪军还在惊鄂之际,马已奔到日、伪军的人丛中。马上汉子怒目圆睁,大砍刀挥得寒光烁烁,搂头劈脑,已将十余名日、伪军劈成两爿。飞溅的鲜血,洒在枯黄的荆棘枯草上、雪地里,犹如绽开的红色刺眼的花。

人马疾如旋风掠过,马上汉子勒住缰绳,二十余匹健马前蹄乍起,昂首扬鬃。

马上一位浓眉大眼、留着落腮髭须的汉子举起大砍刀,伸出舌头,添了添刀锋上的血渍,转头“呸”的吐了口唾沫,厉声大喝:“弟兄们,东洋鬼子和狗子就在眼前,给俺往死里砍啊!”马上汉子纷纷呼喝:“砍东洋鬼子!砍他娘的狗子!”晃动着大砍刀,驱马奔回。

大砍刀映着林梢透下的缕缕阳光,寒光如水,闪烁流动,竦目惊心。

王守成望着骑马当先敞着怀、露出健壮的胸肌和黑戗戗胸毛的汉子,又惊又喜,低声喊了声:“是过山龙!”

汪兆龙怒目圆睁,伏在五花马的背上,大声怒喝,大砍刀抡得如泼风般凶狠凌厉,左劈右砍。左一劈,砍瓜似的斫掉了一名日本兵的脑袋;右一砍,切菜似的卸下了一名伪军的膀子。

汪兆龙高声怒骂:“王八蛋,让你祸害老百姓!让你替鬼子当狗!”

日、伪军在突如其来的汪兆龙等人迅猛凶狠地冲杀下,狼哭鬼嚎,抱头鼠窜。

王守成乘势大呼:“弟兄们,冲啊!”游击队员齐声大喝,返身冲向逃窜的日、伪军。

王守成指挥着游击队员,与汪兆龙等人奋勇拼杀,将冲进树林内的日、伪军消灭了大半。

剩下的日、伪军,只恨爹娘当初目光短浅,没有预料到今日会遇到大难而少生了几条腿,争先恐后地逃出树林,再不敢回头瞧上一眼。

汪兆龙沉声大喝,将手下的众弟兄聚拢到身旁。

王守成快步走过去,大声说:“大当家的,多谢你仗义相助。”汪兆龙斜睨了王守成一眼,轻轻哼了一声,冷冷地说:“俺是来打东洋鬼子的,又不是成心要救你。你谢俺个屁。”

王守成笑着说:“虽然大当家的不是成心相救,可是毕竟解了咱游击队的围。这个人情,咱们游击队记下了。”汪兆龙呲牙冷笑,满不在乎地说:“记不记的是你的事。老子可要走了。”王守成抱拳相送。

汪兆龙轻轻抖了下缰绳,双腿轻碰胯下的五花马。

五花马得了主人意使,扬鬃长嘶,后蹄撑地,踏践刨土溅雪,发力奔出。

汪兆龙人在马上,转过头,大声说:“姓王的,打东洋鬼子要利落些。”王守成大笑着说:“多谢大当家的关照。”

汪兆龙和手下的二十余弟兄,来去如风,眨眼间就消失在树林深处。

王守成暗暗赞叹:“好个过山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