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导弹烈兵2

新兵连第一天,王烈兵这群兵们开始学习叠被子,看着一床像豆腐渣一样的被子在班长手里左一捣腾,右一拾掇,不一会儿功夫就变成了新鲜的豆腐块,大家伙们都瞪直了眼睛。王烈兵觉得这简直就是一种艺术,一种造型艺术,要不是怕被班长骂,他几乎要开口问班长以前是不是开豆腐店的。班长示范完了,让兵们自己琢磨着去。王烈兵兴奋地拿起自己的被子往地上一扔,开始练习起来。可是没有几天,王烈兵的豆腐情结就过了保鲜期,他开始反感这种无休止的豆腐生活了。十几年的现代生活,使得效率这两个字在王烈兵的头脑中深深地扎下了根,他认为只要达到了内务水平的要求,就不必再把豆腐块还原成豆腐渣,再从豆腐渣又变成豆腐块了,剩下的时间用来进行其他方面的训练不是更好。班长听到了他的牢骚,专门找了他谈心,说叠被子确实很简单,叠个好被子也不太难,难就难在如何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到什么是持之以恒和精益求精,叠被子终究只是个手段,目的还是在提高你们的思想水平和培养你们坚忍的精神能力。你要想当个好兵,首先就要当个能叠好被子的兵。

这一课,让王烈兵心里面翻腾了很久。

新兵下连了。根据王烈兵在新兵连的积极表现,他被分到了导弹发射营当上了一名操作号手。都说导弹部队是十人一杆枪、百人一门炮,每个人都只是其中的一颗螺丝钉而已,可王烈兵不这样想,他认为如果自己是一颗螺丝钉,那也一定要是最大最关键的一颗,特别一定要是最大的那颗,要只是在里面混混,还不如不是。但当王烈兵真的见到导弹发射车时,他被深深地震撼了,望着那比人还大的车轮和火车车皮一样长的车身,他算是从感性上知道了自己能是多大的一颗螺丝钉了,连车都这么大,那导弹的威力就更不用说了。他的心底涌起豪情万丈,仿佛战争胜负的按钮就握在他的手里,只要他轻轻地一按,就能想让谁赢就让谁赢,想怎么赢就怎么赢。

经过两个多月训练后,王烈兵可以独立操作导弹装备了,这就相当于飞行员第一次放单飞一样,在同年兵里面他是第一个,这个小小的荣誉让他着实激动了一阵。他给家里打了两个电话,他父亲倒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表扬了几句,老爷子却给了他很多的表扬,还问这问那。老爷子问他现在在部队干什么,王烈兵说我现在是一个导弹兵,老爷子耳背,误听成了“捣蛋兵”,连忙追问缘故,王烈兵费了好大的劲才让爷爷明白,自己是导弹兵而不是捣蛋兵,老爷子这才乐了。后来老爷子在邻里之间逢人就说俺孙儿是开导弹的,多神气啊。他不知道,导弹其实是个大炸弹,不需要人去开的,朴实的老人家,应该说自己的孙儿是发射导弹的啊。

新兵们的日子总是过得紧张而充实,往往熄灯的时候已经想不起早上起床时候的事情了。但是紧张的日子后面总会有放松的节日来调剂一下,否则弦绷得太久,容易出事。

八一的时候,部队照例放假,山西籍的连长召集了一些山西兵想玩扑克,因为人不够,因此把王烈兵这个列兵叫上了。王烈兵对连长说我不是山西人,你们玩的规矩我不会。连长奇怪了,说你怎么又不是山西人啊,花名册上面难道写错了?王烈兵笑着解释说那是我出生时老爸把他的籍贯也“遗传”给了我,其实我是在广州出生和长大的,也是在广州入伍的。连长手一摊对其他兵说道:“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今天我是第一次听说还有把籍贯也‘遗传’给儿子的。”王烈兵说后来家里想改过来,但是派出所不给改,只好这样了。连长挥挥手,让王烈兵走了,扑克当然没有打成,王烈兵倒成了节日期间的新闻人物。

生活中的很多事情,由于习惯的原因,大家对那些不同于多数的少数总是戴着一副有色眼睛来看待,持一种我们才是正宗正确,你们都是谬误错误的态度,这其实是一种非常狭隘的认识。其实就算出生在广东,籍贯上面写山西也没有什么不妥,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经历,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

由于王烈兵是高中毕业生,因此和那些初中学历的战友相比,就有了很大的优势,到年底晋升上等兵军衔的时候,他已经是第二套发射班子里面的一名号手了,这在同年兵里面又是个第一。要知道第一套发射班子都是二级以上士官,而第二套班子基本上也是由士官构成,他夹在第二套班子一堆士官里面,倒有点“鸡立鹤群”的味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