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导弹烈兵1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山西小伙,带着发家致富的梦想,肩扛着个旧褡裢袋,只身南下来到广东,就像流行歌曲《笨小孩》里面所描述的一样,这个山西后生凭着勤奋和汗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六年的奋斗过后,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妻子有了,然后孩子也有了,按他的想法,是准备给孩子取名叫粤发或者广生什么的,算是对自己这半辈子的打拼烙个人生的印记,也让这孩子能有个更好的出身,广东人耶!可远在山西老家的老爷子一票否决,理由很简单:你小子是山西种,你儿子当然也是咱山西种,要是跟了你媳妇成了广东人,你就是忘祖,让我死了以后没有脸去见咱王家的祖宗。后来,老爷子按照族谱里面的辈分,给孩子取了个烈兵的名字。虽然孩子他爸有些不情愿,可又不能拗了自己老子的心意,面对自己的老子,他就不是他儿子的老子了。

十八年寒暑易节,春去秋来,王烈兵长大成了一个壮小伙子,既继承了爸爸的那种北方人的魁梧,米八的个头,虎背熊腰,又兼容了妈妈那种南方人的细腻,聪明伶俐,一点就通,整个儿优秀样板基因工程。他的父母看在眼里,喜上眉梢,可老爷子总觉得有点什么缺陷,听着王烈兵在电话里满嘴的哇啦哇啦,俨然一个完完全全的广东人了,哪里还有一点山西的腔调。不过,王烈兵户口本上赫然写明的籍贯算是让老爷子找到了一点安慰——山西人。尽管烈兵他爸表达过不同的意见,暗地里还想把这个改成广东广州,企图彻底完善这个“基因工程”,可惜人家派出所不同意随便更换,让他这个如意算盘落了空,在碰了几次壁后,他也只有绝了改户口的念头。

这年冬天,王烈兵他爸专程回老家接老爷子来广东,想着一家人能团团圆圆过个年,可是王烈兵一个决定让他老子的想法落了空。原来王烈兵夏天高考落榜后,并没有打算子承父业,像许多心高气傲的年轻后生一样,他要到外面去闯一闯,但他选择了一条大多数广东青年不愿意走的路——去部队当兵。王烈兵觉得,随大流最没有意思,只有选择一条最崎岖的道路,才能看见人生最独特的风景。也许,王烈兵骨子里仍然是条山西汉子,搂钱并不是他所追求的,轰轰烈烈地在人世间走一趟才是他的梦想。王烈兵的父母当然是竭力反对,什么样的理由都搬了出来,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也没有注意到老爷子的脸正在变色。最后老爷子把烟杆往桌子上面使劲一磕,说道:“孙儿你尽管去,只要我活着一天,你老子就还是我儿子,我说让你去你就去,这里没有他说话的地方。先大家后小家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想当年解放战争时期我还当过村里的民兵小队的副队长呢。你要去了,你就要好好干,能干班长咱不干副班长,能干排长咱不干副排长,听到没有。”也许老爷子还以为现在的部队仍然和从前一样,打一次冲锋下来,就能由两个兜的兵变成四个兜的官了,他不知道,现在的军官选拔,都是要经过军事院校专门培训的。王烈兵当然知道要成为军官必须要先考上军校才行,但是他不想让爷爷难堪,忍着没有插话,但是他心里面已经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考上军校,当个军官给爷爷看。

回过头来,老爷子又对王父说道:“我也当过民兵,我也不是好男了,你这兔崽子,真是有了点臭钱就得意地忘了本,我这辈子没让儿子当兵,已经对不起你了,我不能让你也对不起你儿子。”说得王父脸上像个霓虹灯箱,一阵红,一阵白。

老爷子想过个团圆年的愿望无法实现了,可是他并不在意,反而还很高兴,临回山西老家的时候还直念叨说这趟来得值,来得值。王烈兵临行前,他爸塞给他五千块钱,让他别委屈了自己,说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拿出当年你老子我孤身闯广东的那股子劲来,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王烈兵郑重地点了点头。

腊月初八,王烈兵入伍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