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援越抗美秘闻:击落击伤美军飞机上千

在中国空军的历史上,援越抗美同抗美援朝一样,都是跨出国门的重大军事行动,都取得了辉煌的战绩。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中国空军在越南的土地上与朝鲜战场上的老对手美国空军再次较量,打出了国威军威,为越南的民族解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毛泽东亲签出兵令


1954年7月,日内瓦宣言后,越南北方获得完全解放。然而,美国却乘法国军队撤出越南之机,霸占了越南南方,发动了“用越南人打越南人”的所谓“特种战争”,把南越作为进犯越南北方、东南亚乃至中国的一块跳板。1964年8月,美国又制造了“北部湾事件”,公然出动大批飞机对越南北方实施狂轰滥炸。为了阻止中国对越南的物资援助,妄图用“空中优势”切断支援通道。当战火烧到我国南方边境,我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是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越南人民是中国人民亲如手足的兄弟,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中国人民决不会坐视不救。”


1965年,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秘密来到中国,直奔湖南,拜会了正在长沙的毛泽东,请求中国援助越南的抗美救国斗争。毛泽东爽快地答应了胡志明的要求。接着‘,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黎笋受胡志明委托,连续率党政代表团访华,要求中国扩大援助规模并向越南派出支援部队,配合越南人民军作战。刘少奇、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援越抗美是国际主义义务,你们不请,我们不去,你们请我们哪一部分,我们哪一部分去。这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你们手里。为此,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别发出指示和作出决议,号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尽一切努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应越南劳动党和越南政府关于中国政府派遣防空部队支援的请求,中国政府决定派高射炮兵部队人越轮战,与越南人民军防空部队并肩作战。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亲自签署了“调高炮部队入越轮战”的命令。


不畏强敌披征衣


能否战胜强大的美国空军,对中国空军是个严峻的考验。与朝鲜战争时相比,美军的武器装备、技术、战术更加先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过的武器早已进了历史博物馆。在越南北方使用了除核武器以外的几乎所有航空兵器,投入的各种新式武器种类繁多,仅用于作战的各类新型飞机就有几十种,多达1800多架。使用的炸弹更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有用来摧毁铁路、桥梁、建筑的火箭和重型炸弹;有用来攻击炮瞄雷达的“响尾蛇”、“百舌鸟”导弹;有用来对付高炮阵地和封锁道路的子母弹、菠萝弹、香蕉弹、电视炸弹、气浪弹以及带伞穿甲雷、带伞水雷、布面地雷;有若干种新式的通讯、导航、瞄准、电子侦察、照相、干扰等设备。


而我空军高炮部队使用的14.5亳米口径的高射机枪、37毫米口径的低空高射炮、85毫米口径的中空高射炮以及炮瞄雷达、指挥仪、测高机等作战辅助设备,仍然是原苏联20世纪三四十年代制造、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抗美援朝时使用过的靠人工操作的武器装备。加之中国空军作战防区群山叠嶂,峡谷陡峭,森林密布,有利于空中飞行隐蔽接近和退出,而对高炮部队作战机动却非常不利。因此,作战的激烈性和艰苦性是显而易见的。


中国空军高炮部队出国作战的指战员表现出了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群情激昂,决心用生命和鲜血保卫越南北方领空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以实际行动为党、为祖国;为军队争光。决心书、请战书、倡议书等像雪片一样飞向各级党组织和领导机关,誓师会、声讨会此起彼伏,炮身上、防盾上、炮弹箱上、电话机上、甚至帽子上,到处都写着、贴着或挂着立功计划、战斗誓言、挑战书、宣誓词等。


炮火怒吼织天网


从1965年8月开始,中国空军高炮部队身着越南人民军服装陆续秘密入越作战。在越南北方的作战任务,主要是保卫我国源源不断援助越南物资的主要交通枢纽和越南东部宋化、克夫、外苏、温县、谅山等地的重要目标。首批人越参战的是空军高炮23团及配属的陆军高炮部队。23团出发的当天,中央军委再次发出指示:“千方百计打好仗,为祖国争光。”


10月17日的宋化战斗,是高炮23团入越后打的第一仗。位于河(内)友(谊关)干线北段的宋化车站和铁路桥,是连接我国广西凭祥至越南河内的交通要道和枢纽,我国大批的援越物资和武器都要从这里通过,是美军攻击的重点目标。美军先后出动A-4、F-4、F-8等型飞机7批35架对23团驻守的宋化铁路桥实施轰炸攻击,傲慢的美军像进人“无人区”,高度飞得很低,企图近距离投弹。早已严阵以待的高炮23团指战员,怀着满腔仇恨,以突然猛烈的火力给予迎头痛击。经过近1个小时的激战,击落美机7架,击伤8架,活捉飞行员5人。铁路安然无恙,部队无一伤亡。23团首战告捷,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致电予以表彰。


11月16日,美军集中使用F一85飞机8批29架,采用低空隐蔽接近目标,突然改变方向实施偷袭的战术,再次轰炸宋化铁路桥,并对23团阵地进行报复性攻击。狡猾的美军为了给我军心理和作战环境制造障碍,先投下2颗烟幕弹,烟柱高达二三百米,接着连续对保卫目标和炮连阵地投弹40余颗,宋化山谷顿时硝烟弥漫,弹片、土块横飞。23团的指战员们不顾美机轰炸、扫射,顽强战斗。处在前沿阵地的4连,是敌机攻击的重点目标,投下的炸弹和扫射的机枪子弹纷纷落下,他们全然不顾,个个敢打敢拼,士气越打越高,火力越打越猛。突然有2架美机向阵地扑来,他们集中火力击落第一架后,又迅速转移火力打第二架。眼看这架飞机投下两颗2000磅炸弹,全连同志也毫不畏惧,发出了响亮的战斗誓言:“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紧紧跟踪,猛烈射击,终于把这架投弹的敌机击中,飞机坠落在阵地附近。四连也遭到重大伤亡,除7人外,其余均被埋在土里,或是负伤、牺牲。这次战斗,共击落美机4架:击伤3架,有力地保卫了宋化铁路的安全。


12月20日,23团两个连队仅用了30秒钟打了7个点射,又打了一个速战速决的歼灭战,取得了一举击落美机3架的重大战果。


23团人越作战6个月,6战5捷,共击落美机23架,击伤8架,受到越南劳动党中央军委及越南人民军总司令部的高度赞扬。胡志明主席还向他们颁发了“歼敌竞赛流动红旗”。


随着美军对越南北方的轰炸逐步升级,从1966年6月开始,大批中国空军高炮部队陆续人越作战。1967年1月,我高炮32支队人越时正值美国“停炸迫和”破产,再次增加轰炸强度,扩大轰炸范围阶段。他们在8个月内,共作战125次,击落美机165架,击伤137架,是空军人越高炮部队取得战绩最大的部队。但他们的伤亡也较大,共牺牲114人,伤444人。4月24日的克夫战斗,集中体现了这支部队的勇敢和智慧。当日13时33分,美军2架侦察机从西南方向低空进入克夫地区,高炮32支队4团各连相继开火,击落一架击伤一架。战后,团指挥员准确地作出判断,美军侦察机虽遭打击,但仍可能进行大规模袭击,即令部队进一步做好反轰炸准备。果然,在16时46分,美机24架分成2批进袭。前一批8架F-4飞机低空飞至距离克夫1000米时,分成两个四机组,顺阳光方向下滑攻击克夫机场,当即被击落2架。后一批16架A—4、A—6飞机混合编队,以宽正面、多层次、短纵深从东南方向进入攻击保卫目标。团指挥员命令各连集中火力射击第一架。美机遭打击后,队形大乱,开始穿梭飞行,反复进入,分别对地面目标和高炮阵地进行攻击。此时,各连按照作战预案选择威胁最大、射击条件最有利的射击目标进行射击。当美机攻击100毫米炮连阵地时,37毫米炮连和高射机枪连主动将开火距离由3500米延伸到4000米,迫使美机改变航向,慌忙发射6枚火箭,均未命中。由于各连主动集中火力,多次转移射击,先后击落美机3架,击伤1架。有2个连的阵地中火箭弹、子母弹多枚,但仅损失一个班的窝棚和少数器材。这次战斗准备充分,动作迅速,指挥正确,集中火力,达到了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目的。


1967年5月31日,空军高炮35支队刚进人越南,就进行了一场遭遇战。这天,美空军、海军联合派出F—4、F—8、F—105等各类飞机33批、148架次,向35支队防区的宋化、外苏、温县、谅山等地实施轰炸。9时刚过,美军首先向宋化铁路桥实施攻击,美海军20架佯攻机掩护主攻机,以700—1000米的低空窜人。部队迅速捕捉到目标,指挥员果断命令部队放弃佯攻机,向5号地段机群中间一架集火射击!各连火炮一起对准了中间一架。随着指挥员的一声放!“轰!”“轰!”“轰!”炮弹像穿梭一样穿行。一阵集火射击,这架敌机中弹起火,一头栽了下来。紧跟其后的美机凶狠地俯冲投弹,顿时山摇地动,火光冲天,浓烟翻滚,全体官兵不顾气浪、烟火、弹片、土块的冲击,继续打击。打得一架架敌机拖着乌黑的浓烟摇摇晃晃地坠落下来。有的敌机来不及投弹就仓皇逃窜。美机始终未能击中重点攻击目标。


这次战斗,35支队以伤4人、亡1人的极小代价,取得了击落美机10架、击伤5架,活捉飞行员5人,保卫目标完好无损的重大胜利。毛泽东主席亲自签发了中央军委嘉奖令,通令表彰高炮35支队全体官兵。


为有牺牲多壮志


中国空军高射炮兵部队像一座不倒的长城,英勇地抗击了美军的一次次大规模的攻击。有的战士被子母弹击中,钢珠打进于皮肉里,自己用手把它挤出来继续战斗古高炮20团2连曲永久被子母弹击中腹部,肠子流出,他忍着剧痛,用力将肠子塞进腹内,扎紧腰带,又继续战斗,直到牺牲。在生与死的关头,人人争着把安全让给别人,把危险留给自己。在1967年6月18日的战斗中,有10多颗子母弹落在5团11连2班掩体内爆炸,顿时阵地内外硝烟滚滚,弹珠四射,全班8人全部负伤,掩体内的熊熊大火威胁着全班人员的生命。班长赵广义浑身多处负伤,晕倒在地苏醒后继续指挥全班战斗,终因伤势过重而牺牲。五炮手王炳贵胸部、双腿多处负伤,仍忍着疼痛一连压了3夹炮弹,战斗结束时,他右手托着弹夹,左手推着炮弹,挺坐在炮盘上,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一炮手杨金元带着重伤坚持射击,终因伤势过重,牺牲在炮位上。许多高炮部队官兵的热血洒在了越南的国土上,多少烈士的遗骨永远地留在了越南的土地上。


在越南作战,不仅战斗异常频繁、激烈,而且条件和环境十分艰苦。越南北方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区,有时气温高达55摄氏度,特别是5到10月的雨季,阴雨连绵,有时一日雷暴数次,山洪时常暴发。作战区域属山岳丛林地带,给高射炮兵作战带来许多困难。部队住的是帐篷或用茅草、塑料布搭成的低矮棚屋,在强烈日照下,棚屋内热得像蒸笼,闷得透不过气来,入夜难以成眠。为了隐蔽,晚上搭了白天拆。在短暂的睡眠中,不仅要十分警觉地跑警报,还要时刻提防可以使人致死的山蚂蚁及毒蛇、蚊虫的侵扰。有时一天要跑几十次警报,为了迅速捕捉战机,许多炮手长时间头顶烈日坐在炮位上待命。往往白天打仗,夜间还要转移阵地,拉着重炮跋山涉水,吃不好,睡不好,体力消耗很大,但谁也没有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


中国空军高炮部队浴血奋战的英雄壮举和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高大形象,震撼了越南大地。哪里是中国军队的防区,哪里的铁路、桥梁交通线有中国军队保卫,哪一仗是中国空军打的,越南人民都清清楚楚。他们亲眼目睹了每一仗的全过程,深深被中国官兵英勇顽强的精神所感动。每当战斗打响后,许多越南老百姓顾不得防空避难,站在山头上,爬到大树上,跑到荒野上严密注视着中国高炮的对空作战。每当看到气势汹汹的美机成群结队来,不一会就被中国空军打得东窜西逃,一架架闪着火光往下掉时,他们激动地举起双手欢呼,“感恩懂基中国(感谢中国同志)!”“毛主席莫南(毛主席万岁)!”他们说,其他国家的高炮也来越南打仗,但很少看到飞机被打下来,中国高炮部队真了不起。还有许多越南群众自发组织起来,不顾美机轰炸,跑到中国高炮阵地参加抢救伤员、搬运炮弹、抢修道路等等。空袭警报一结束,当地的越南群众就抬着猪肉、挑着橘子、香蕉、糖果、香烟,到阵地慰问中国空军高炮战士,和部队联欢,演唱《中越友谊歌》。创新战法歼强敌采取什么样的战术和美军对抗,对中国空军高炮部队来说既是个挑战也是个考验。中国空军高炮部队扬长避短,普遍采取集火近战的打法,成了对付美军的“撒手锏”。集火,就是为增大命中率,在营或团统一指挥下,集中一定范围的火力,瞄准同一架敌机,在统一的时间内以密集猛烈的火力突然开火,保证始终能集中火力实施歼灭战。近战,就是把来袭的敌机放进我防区高炮最有效的开火距离上打;参加集火的连队压缩开火距离,一架一架地歼灭敌机,即每次始终只打一架主攻机,把它击落后再打后续目标的另一架。集火近战风险很大,高炮部队对空作战阵地相对固定,机动性较差,一次战斗往往只有几分钟甚至几十秒钟。把敌机放进来打,随时都会造成重大伤亡,对保卫目标也会构成重大威胁。作战部队不仅要有临危不惧、敢于牺牲的精神,而且要有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


1967年7月5日,高炮35支队13团在保卫宋化铁路桥的战斗中,集火近战打得精彩而又悲壮。这天天气晴朗,一层薄薄的云彩铺散在蓝天上。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今天这样的天气,我们和美国佬肯定又有一拼。”16时21分一过,24架美机从同方向多批次连续袭击宋化铁路桥。担任宋化防区指挥员的是15团团长史德新。这位解放战争时期入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山东大汉,果敢镇定,善于打硬仗。他指挥大家:要把敌机放进来打,中炮要放在距离7000—8000米,甚至5000米再开火,小炮放到3000米左右开火。采取密集配置,外大里小的作战原则,将23个炮枪连组成6个火力组,每组3—4个连。中炮连部署在外线,打敌机俯冲攻击前的水平飞行阶段;小炮连和高射机枪连部署在内线,打敌机俯冲阶段和拉起阶段。在敌机进入和退出的重要方向上基本上是一个连挨一个连,如同布下的一个天网,美机进人哪个距离和高度,就有哪个火力组实施射击。结果,这一仗打得美机像没头的苍蝇,东蹿西逃,四处受阻,一架架往下掉。第一批美机进人防区展开攻击时被击落4架,第二批被击落3架,第三批美机见前两批遭受严重打击,没敢进攻,仓皇投弹逃窜。


这次战斗,在1分55秒内,击落美机7架,击伤3架,6名飞行员跳伞,被活捉4人。其中3架“空中开花”,就是炮弹头正好击中敌机的要害部位,敌机在空中当即爆炸,像一个大火球,也像一朵大礼花,从空中落下来。指战员们豪迈地说:“集火近战是法宝,好似高炮上刺刀,敌机来了跑不掉,空中开花传捷报。”


被活捉的美军飞行员,个个丧胆落魄。他们跳伞时,尽量跳到中国军队的防区内,因为他们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虐待俘虏。美军飞行员跳伞落地后,被我高炮战士和越南群众团团围住,他们立即两腿跪在地上,双手举着一幅绸子做的“投降书”,浅色美国星条旗作底子,上面印有13国文字。中文的大意是:我是美国人,我不会说中国话,我不幸落到这里,请你们不要杀我,帮我找到粮食、住处和保护,并设法将我送回美国去,美国的政府一定多多给钱,谢谢你们。当他们看到愤怒的战士们高喊“打倒美帝国主义,为死难的烈士报仇!”口号时,吓得全身发抖。


实践证明,集火近战是高射炮兵大量歼灭敌机最基本、最为有效的作战方法。


在越南特殊的作战条件下,中国空军高炮部队创造了游击战。针对美军活动猖狂,轰炸频繁而又经常化的特点,中国的空军高炮部队在保卫重点目标的同时,主动出击,在美机经常活动的地区和出入航线,运用声东击西,即打即离,打而不离,忽南忽北,离此击彼等战术手段,出其不意地打击美机。


高炮33支队在1966年7、8、9三个月的机动作战中,捷报频传。其中9团仅在7月11日和9月19日两次战斗中,就击落美机9架,击伤5架,保卫了目标的安全。


美军遭到我机动部队伏击后,好长时间不敢出来,于是机动部队采取引蛇出洞的方法,把美机诱出来打。抽调一两个小炮连,采取上半夜大摇大摆地从防区往外拉,后半夜再秘密迅速地返回防区的巧妙办法,引诱和迷惑美军。美军果然中计,9月27日,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对克夫以北地区进行攻击,又遭到我伏击部队痛打一顿,当场击落美机3架;高炮37支队先后有65个炮连实施了兵力机动作战,沉重地打击了美军的疯狂进攻。高炮35支队人越作战期间共击落美机139架,其牛65架是机动作战击落的,占全师击落美机总数的47%。


完成使命载誉归


1968年3月,在越中防空部队的沉重打击下,美国“逐步升级”轰炸越南北方的政策遭到破产,被迫宣布“部分停炸”越南北方。10月,约翰逊总统发表声明,完全停止对越南北方的轰炸。1973年1月,美国被迫在《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即《巴黎协定》)上签字。协定的签字宣告了美国侵越战争的彻底失败。据美国政府五角大楼的统计,美军在侵越战争中,残亡56550人,受伤30多万人,损失喷气式战斗机3700架,直升机5000架,耗资1500亿美元。


1968年11月,鉴于美国停止轰炸越南北方,经中、越两国政府商定,我援越抗美部队全部撤回国内。中国空军从1965年8月奉命派出首批高射炮兵部队人越作战,到1969年3月最后一批部队撤回,在3年零7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共有8批7个高炮师、26个高炮团及配属的探照灯和雷达部队共达10万余人参加了援越抗美,取得了击落美机597架、击伤479架的光辉战绩。在战争中,中国空军高炮部队280人英勇牺牲,1166人光荣负伤。


中国空军高炮部队的英勇壮举,受到越南劳动党、越南政府;越南人民军的高度赞扬。胡志明主席亲自授予中国空军高炮23团、32支队、34支队、37支队“团结战胜美国侵略强盗流动红旗”。越南政府总理范文同向每一个参加援越抗美的中国官兵颁发了奖章和奖状。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曾多次到中国空军高炮部队走访和慰问。1969年2月,他在欢送援越抗美的中国空军高炮部队回国的大会上,饱含深情地说:“中国共产党派遣自己的优秀儿女与我们并肩战斗,抗美救国,高度发扬了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对越南人民是重大支援和巨大鼓舞。越南人民的胜利,有你们一份功劳。越南人民将世世代代铭记在心中。”


载誉归国的中国空军高炮部队,经历了战火的考验之后,战斗力进-步提高。官兵们在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岗位上,争取着新的更大的光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