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天国应该受到正面评价

利用宗教来推翻满清的统治,这不是邪教而是正教,太平天国动摇了满清的统治,这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激发了中国的活力,召唤了中国人的反抗精神,这是对中国的进步最大的贡献,无论怎么样高度评价都不过分。

孙中山再三强调,他以太平天国的后继者自居,他的革命启蒙就是从太平天国而来.孙中山先生说:“……而余最初革命思想之萌芽,乃在于吾村之长毛残老之卒……”

"他也正是自命为“洪秀全第二”而义无返顾地投入到推翻满清的革命中去的".

同样,投身于太平天国的人当中包括了大量中国当时思想最先进,品格最高尚的知识分子,如果说太平天国是邪教,那只能说满清统治下的政权是百倍千倍于此的邪教,使得品格高尚的人,思想健全的人,在两者当选择一个,宁愿选择邪的程度轻一点的太平天国.太平天国的思想基础也决定了这个政权能够对外国的先进事物抱着虚心学习勇于接纳的态度

引用南乡子的一段话

“洪仁干的《资政新篇》里所提出来的一整套近代化改革措施,又岂是满清当时的那些“中兴名臣”们所能想得到的?“兴工商之利”--鼓励近代工业发展;“兴车马之利”--修建铁路公路;“兴舟船之利”--兴办近代航海业;“兴电报之利”--架设电线;“兴邮政之利”--设立邮局;“兴新闻之利”--开设报纸等等,其实在洪仁干的宏伟的近代化蓝图里都早已有了详细的描述。至于在太平天国的社会中所出现的种种新气象,例如男子不再剃发梳辫、女子不再缠足、禁止赌博、禁止酗酒、禁止娼妓、禁止纳妾、禁止吸食鸦片、男女平等等等,虽然因为太平天国政治中专制神权和王权的因素进行得很不完整、规范,但是较之满清统治下的社会,应该说是更加地具有近代化的气息了。

由以上诸端不难看出,太平天国不仅没有所谓中断中国的近代化进程,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大推动了中国社会的近代化进程。甚至可以这样讲,中国的近代化进程乃正是从太平天国运动而启动了。”

在思想上,文化上,太平天国也证明了中国人,.中国的底层民众并不是天生的就有排外心理,固步自封,僵化守旧,而是体现中国自古就有的海纳百川的气魄,外国的宗教,外国的思想,只要能够被用来解救他们的疾苦,同样能被中国人所接受

太平天国的发端很简单,是大量的人民在满清政府的压迫下,连饭都吃不饱,连本民族的服装文化都不能保持,如果这样的情况下还不反抗,那中国人真是卑贱都畜生都不如。这样的情形下,只要有人能够把反抗的力量组织起来动员起来,那就是最大的功臣

太平天国以前的中国,是万马齐喑,是人人都习惯于都奴才的奴才,是委琐懦弱,没有没有血性,不敢反抗,在异族屠刀的淫威之下低三下四,连维护本民族服装文化的气节都不感具备,人人当奴才,个个做顺民

而太平天国让人看到中国人的血性还没有被磨灭,中国人的脊梁骨还并没有被完全打断

太平天国中的许多杰出将领,比如陈玉成,李秀成,原本都不过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但却能表现出惊人的才华,把那些满清的达官贵胄打的如丧家之犬,没有太平天国,他们只能默默无闻,继续当奴才的奴才

洪秀全生活也许腐化,但决不会比满清的统治者更腐化,他一个人的腐化也绝不能抹杀和掩盖整个太平天国的功绩

要说邪教,所有的宗教都是邪教,所有的邪教本身都是宗教,***在历史上一向起的是反动作用。现实中,实际上就是历史悠久的邪教就是宗教,历史短促的宗教就是邪教,和政府配合的就是宗教,反政府的就是邪教。但把现实的现在的标准来套历史上的宗教或邪教,那就只能说思维僵化,生搬硬套,南辕北辙,令人啼笑皆非了

***创始人耶酥完全符合你下的定义“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和太平天国相比,外国纯正的真正意义上***更符合邪教的定义

作者: 世外佳人 2005-9-11 15:12 回复此发言

--------------------------------------------------------------------------------

2 天平天国应该受到正面评价

,贩卖鸦片,贩卖黑奴都有基督徒的参与,用火烧死异教徒是***几百年的传统,烧死布鲁诺不过是当中一例。

而经过中国本土化改造的太平天国,倒是让这个宗教去掉大量保守反动的色彩,变的更有积极意义,进步意义。

附录1

转载外国人的记载

1854年在华的英国领事麦华陀(转注:该文作者应该是英国人Lin-le(Augustus F. Lindley),不是麦华佗。)在其《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一书中记载说:

“经过汕头、厦门、福州、上海等地。每到一地,我总是尽量跟本地人相处在一起。我发现他们都深深痛恶当前的统治者。一般人都把残酷、凶狠、口是心非归之于中国人的天性,其实这多半是由于邪恶的满清政府所造成的。这些人从婴儿时代起,就习惯于流血和酷刑的惨象.正象他们的祖先在最近两世纪中被鞑靼征服者所屠杀的惨象一样。统治者的无穷迫害使他们麻木不仁,堕落退化;剃发的奴隶标记使他们带着不自然的烙印;横恣暴虐的专制制度摧毁了并贬抑了他们的精神;他们的生命财产完全操在最卑鄙最无人心的官吏手里,操在只有贿赂可以动心的审判官手里;凡是反叛异族皇帝的非正义统治的人,按律是“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稍涉嫌疑就被砍头,牵连在反叛案件里的人一律格杀勿 论:如果中国人沾染了通常是被压迫的弱小者所凭借的狡猾和欺诈,又有什么奇怪呢? ”

“许多年来,全欧洲都认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荒谬最奇特的民族;他们的剃发、蓄辨、斜服睛、奇装异服以及女人的畸形的脚,长期供给了那些制造滑稽的漫画家以题材;同时,使中国人感到陶醉的闭关自守、迷信鬼神和妄自尊大,也经常激起了欧洲人的嘲笑和轻视。可是,在太平军中间,除了面貌之外,所有这些都已绝迹,甚至于他们的面貌似乎也有所改善;也许这是由于他们在身心两方面都摆脱了奴隶地位的缘故吧。”

“太平军和清政府奴役下的中国人之间的员突出的,最使外国人注意的对照,就是他们的外貌及装饰的截然不同。中国人向来被认为是面目愚蠢、装饰恶劣的民族;而使面容变丑的剃发不能不说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之一。清政府奴役下的任何一个中国人的面部都表现了蠢笨,冷淡,没有表 情,没有智慧,只有类似半狡猾半恐惧的奴隶态度,他们的活力被束缚,他们的希望和精神被,压抑被摧毁。太平军则相反,使人立刻觉得他们是有智慧的,好钻研的,追求知识的。的 确,根据双方不同的智力才能来看,——再不能有比这更显著的区别,——要说他们是同一国家的人,那简直令人无法想象。太平军是聪敏的、直率的、英武的,尤其他们的自由风度 特别具有吸引力。你可以看见被鞑靼人所征服的中国人的奴颜婢膝;但是太平军纵使面对死亡,也部表现了自由人的庄严不屈的风度。”

“太平军起义前,中国的情况是极其可悲的:两百年来的暴政压迫,显然消灭了这个国家的一切善良高贵的品德,满清人入侵的恶劣影响似乎完成了对于中国人的道德的、社会的和政治的全部破坏。”

“这样,满清政府的排外政策还有什么奇怪呢?闭关自守是清政府的救星;他们的确知道他们的权力是建立在汉族奴隶的软弱愚昧和迷信退化之上。”

“满洲人的血腥统治,他们的暴虐腐朽,他们篡夺中国王位的非法手段,这是大家所公认的。……自由和正义总是通过反抗暴虐统治而取得进展的,伟大的人民领袖也许是今天的叛徒,可是明天他们得到了成功他们就要成为时代的英雄和爱国者。”

“满洲统治者的这种残忍暴行继续了很多年,凡太平军所到之地,都浸透了无辜者的鲜血:不但参加革命者的家属全被屠戳,而且成千上万的人都以嫌疑处死。我们难道不记得野蛮的钦差大臣叶名琛的夸口么?仅在广东一省,他在一个月之内就杀了七万人以上!这些人都是和平的乡民,他们并没有犯任何罪(因为当时太平军距离广东很远),甚至也不知道株连他们的亲属,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只是一个满清官吏的屠杀成绩,试想:一批一批戴花领拖尾巴的满清屠夫,将要冷酷无情地屠杀多少生命?这批屠夫从来不敢在战场上抗拒太平军,纵使在深沟高垒之内,倘无外国人帮助也不敢抵御太平军,现在他们却被派来对这些男人的手无寸铁的妇女和家属, 滥施可怕的报复行为了。”

“为了彻底消灭爱国情绪,满洲人强迫被征服的中国人剃去他们从古以来就作为珍爱装饰的长发,强迫他们垂辨,并采用鞑靼服装,违者处死。据说,宁死不肯忍受这种民族屈辱的人有千千万万。变更民族装束在一切征服手段中是最明显最能压制人的;这无疑是粉碎中国人民精神的有效方法。凡不肯忍受的就失去了头颅。”

“中国人在满洲人入侵之前是富足的。优裕阶级的住屋舒适而坚固。现在中国人已没有多少显著的财产,稍露财产迹象就成为政府官吏的勒索对象.从鞑靼人进入中国那天起,中国就不断地衰落下去,现在人民可以比作匍匐地上的牛马,有一天算一天地活着,最堕落的迷信使他们的智慧变得迟钝愚昧。中国在清政府统治之下,各方面部显示了最悲惨的景象,一个民族不能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得到人的充分发展的景象.满洲人为了保持自己的皇位,决定了三个方针:第一、强迫每个中国人剃发垂辫,违者以叛逆处死。第二、凡秘密结社者,作为叛国论.第三、清皇帝为了加深统治者与被治者之间的裂痕,甚至任其(官吏)搜刮民脂民膏,只要不致逼民造反就以。”

“在清王朝的进展和维持时期,惨道屠戮的牺牲者之多,是欧洲人从来所不能思议的,虽然根据清人入侵以来不断发生的人民反叛和对人民所施行的屠杀的确凿记载来判断,这些被毁灭的生命是从亚历山大到成吉思汗以来历罕见的。满洲人的野蛮统治是史无前例的;他们的残暴的酷刑,尤其施于反叛者的酷刑,以及他们所制定的刑律,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污点。”

“中国最俊美的男人和女人只能在太平军行列中看到,这是奇怪的事实。这也许是由于他们不同的服装和发式。”“妇女摆脱了缠足的恶习,男子摆脱了剃发垂辫的奴隶标记,这是太平天国最显著、最富有特色的两大改革,使他们在外貌上大为改善,和在鞑靼统治下的中国人显出了巨大区别。” “尤其使我感动的是他们(农民)都乐于留发,这是太平和自由的标记,跟满洲人及其强加在汉人身上的剃头蓄辩的奴隶标记恰成对照。”“在农村,村民们同样蓄了长发,在新政体下生活的非常愉快。”

“中国的道德上的、社会上的和政治上的情况,几乎毫无希望地濒于险恶之境。全国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和宗教制度都极需要加以摧毁.改造、重建和更新。但是,要寻找能够担起这种任务的有效力量却又使人感到了茫然和丧.政府腐败,学者萎靡不振,上流社会卑鄙而懦弱,下层阶级则j忙于生存斗争,整个民族似乎都被缚住了手足。他们的道德力量陷于瘫痪,他们的智力才能陷于萎缩,他们的自由权利在专制淫威和荒淫无耻的势力之下被摧毁殆尽.政治上的腐朽暴虐,加以吸食鸦片的流毒,磨灭了中国人的民族精神,使他们变成了无能的种族. 但是在这种令人茫然沮丧的情况中,我们终于看到了目前的革命运动、革命的主要人物及其所达到的成就:看到这种情况是值得我们称的,我们要感谢上帝,使我们能够看到这种值得称庆的情况.”

“太平军的行为则与之相反,他们的纪律的严明,成功的神速,以及对于人民的爱护,约束部属不得犯甚至在文明国家中也常有的各种罪,这一切措施都深深获得广大人民的爱戴。援军从四面八方涌来;一切地方起义军,一切被暴虐专制所迫害的人们,一切不满异族统治的人们,一切燃烧着爱国之火的人们,都奔集到天王的旗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