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当播音员的洋人:念到共产党时差点发不出声

埃德温·马厄(Edwin Maher)正在播报新闻,他感到一丝的自我怀疑,在白热的录音棚灯光下一颗颗的汗珠即将流出。


这位澳大利亚资深电视主持人和气象员,正在外国作为新闻主播开始了一个新的职业。在镜头前数十年的历练此时对他毫无帮助:他正在共产党中国播报新闻。“当我来到这里第一次盯着镜头,念到共产党时差点儿发不出声来。”他回忆说,“这只是一个有关中国的普通新闻。但我记得自己曾这样想,‘真不敢想像我能做这个’。”


马厄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的首位外籍新闻主播。他几乎不会说汉语,但他的雇主不担心这个。


他2003年受雇于中央电视台,当时该台希望引进一张西方面孔,以摆脱其在外国人眼里僵硬、英语糟糕的形象。马厄一天播报新闻多达4次,面向的是世界各地——包括美国——的数百万观众。批评者说马厄根本不是一名电视主持人,而是一个不知羞耻的政府传声筒,给所有的西方记者抹黑。但马厄的回答很直接:他说他不关心这个。


他在妻子2001年去世后来到中国。从那以后,他在中国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为官方的《中国日报》撰写系列文章,畅谈自己努力学习中国语言和文化的故事。但他的名气兴起于在中央电视台播报新闻。头发灰白的马厄带着一脸的严肃,准确地播报从美中关系到年度收获等一切中国的新闻。


马厄是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负责编辑和纠正语法等工作的30多位外国雇员当中的一员,但露脸机会最多的无疑是他。观众们把他的播音当作英语学习材料。许多人注意他所戴的领带,甚至他所使用的钢笔。有的观众甚至从美国洛杉矶给他发来邮件,向他索要亲笔签名。


他在中国成为一名新闻播音员折射了正在出现的全球媒体,它模糊了政治、语言和国别之间的界限。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英国广播公司(BBC)以及其他国际电视网,都聘用外国记者和主播。


马厄遭遇了不少批评者——从愤怒的电子邮件到在街上遇到的外国人。“一名作者说我没有理由干这个。西方人在街上会问我给中国政府当传声筒感觉怎样。”他没觉得有什么抱歉的。他称自己在中央电视台的主播工作,是他在澳大利亚和家乡新西兰几十年职业生涯的一大突破。马厄指出,在世界其他国家(包括美国)也存在媒体审查现象,比如那里许多电视台拒绝播放半岛电视台的节目。“没有人想去碰它。”马厄说。


其他人把马厄视为一个富于冒险精神的闯荡者。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学院的高级讲师琼·比德说:“他找到了一条新路——对他来说这是件好事。”


在来中国当主播之前,马厄甚至都没想过要到这个国家,他在澳大利亚忙于做记者和播音员的工作。但在妻子去世后,他成了一名播音指导。有一天夜里他在家里收听短波时,听到了来自中国的发音勉强的英语新闻。他于是向电台写了一份电子邮件,最初只是半开玩笑希望担任发音教练。电台认真地看待他的意见,并向他提供了一份工作。在与自己成年的子女商量后,马厄迈出了这一步。


他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工作6个月后转到了中国中央电视台。尽管薪水不到在澳大利亚时的一半,但他喜欢接受这样的挑战。起初,他感到压力巨大,明白数百万双眼睛都在盯着电视。但不久他就找到了感觉。除了担任新闻主播之外,他还是电视台的播音指导。


马厄说他对中国近30年里取得的进步感到惊奇。“我很自豪自己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别人对此的看法会有不同,但我无所谓。”(作者 John M. Glionna 编译 黄义务 美国《洛杉矶时报》12月4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