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大校:隐形战争正在降临

中国空军大校:隐形战争正在降临


——专访经济学博士、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政治部主任余爱水大校


笔者:当今世界,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战争形态也在发生着深刻变化,您曾提出隐形战争的概念。能不能解释一下什么是隐形战争?


余爱水:所谓隐形战争,是指一国或多国利用其军事优势对别国进行军事非常规非核战争使用,侵犯该国主权和国家利益,构成对其国家安全威胁的霸权主义表现形式。


笔者:军事非常规非核战争主要有哪些运用形式?


余爱水:主要有三种:军备斗争与军事交往、战略包围与战略牵制、经济制裁与干涉内政。


笔者:为什么能够把这三种表现形式可以认定为军事非常规非核战争?


余爱水:从本质和根源上考察,它具有鲜明的战争属性。它是战争形态演变的结果,是一种新的战争模式,是现代战争的扩延,成为常规战争的替代物。它具有能够掩人耳目、有效避开国际舆论监督,可以不受任何限制、无条件地全时空地付诸行动,手段隐蔽、多样、灵活、便捷,成本低(或零成本)、获益大,容易达成战略企图等特征。


而对被打击者而言,其危害并不比常规战争小,有时危害还要大得多。它事实上发挥着战争的功能,体现着战争的规则,造成了与战争同样的恶果,却又看不到硝烟纷飞。因而,称其为隐形战争。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隐形战争的地位作用将愈益凸显出来。


笔者:隐形战争是否完全被霸权主义、强势国家所操控?


余爱水:不是这样的。事实表明,有霸权主义、强势国家对弱势国家、防御国家进行的隐形战争,就有弱势国家、防御国家相应运用军事力量及各种手段对面临的隐形战争的抵御和反击,从而形成“隐形军事较量”。同时,它还会引发其它各种形式的暴力对抗,恐怖战争就是其中的一种。


研究发现,隐形战争与恐怖战争有着必然的紧密联系,两者均为“非对称战争”形式。所不同的是,隐形战争是实力强势对实力弱势的欺负性非暴力军事运用;相反地,恐怖战争则是实力弱势对实力强势的报复性极端暴力行为。前者是霸权主义的特有权力,后者是恐怖主义的特殊工具。


因此,随着隐形战争的出现,可以获得一个全新的概念:打是战争,不打也是战争。这是对传统战争观和战争理论的挑战,它对于研究、制定国家战略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笔者:可不可以把隐形战争理解为是对不战而胜军事思想和原则的体现与发展?


余爱水:完全可以这样认为。不战而胜的思想来源于中国古代《孙子兵法》中“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这一命题。原意是指,在一定的军事压力下,配合以政治、经济、外交攻势,从心理上瓦解敌军,使之屈服。孙子这一命题既适用于战役战术指导,也适用于战略指导。


20世纪以来,西方一些战略研究者把不战而屈人之兵或不战而胜思想作为大战略的最高准则,均出之于此。核武器出现后,这一古老思想更加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战略指导者运用不战而胜原则,要求对“胜利”作广义的解释。强迫敌国屈服是胜利;促使敌国同意和谈也是胜利;作为防御性国家,如能促使敌国放弃原拟对己发动的战争,甚至放弃对己的敌对态度,化干戈为玉帛,更是胜利;在核条件下,遏制敌国对己使用核武器同样是胜利。


总之,凡是不通过流血战争而实现战略目标的都是胜利。这些被世界各国普遍认同和广泛关注运用的军事思想和原则,是隐形战争得以逐步形成的理论基础。


笔者:军事运用是国家行为。国家运用军事维护自身安全的方式是丰富多样的,其中,包括常规战争手段,也包括威慑手段在内的各种非常规战争手段。


余爱水:那种认为“军事就是打仗”的“单纯武力战”的理论,是长期存在于人们思想中的一个误区。必须明确,对于爱好和平的国家、防御性国家来讲,军事的宗旨和意义在于抵御外敌侵略、保障国家安全。军事力量越强大,对敌压力和威慑力越大,因而防止敌国发动战争、进行军事挑衅的可能性和有效性就越增强。


军力的最大用途不在于打仗,而在于可以避免战争之灾。这一结果则有赖于军力的提升和强大。因而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打得赢就不会打,打不赢就可能会打。被迫打仗往往败多胜少。这是现代战争发展演变的规律和趋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笔者:判断隐形战争的基本尺度是什么?


余爱水:判断、界定是不是隐形战争,要看行为主体实施的行动是否运用、体现了军事力量的作用和影响。一些借用战争之名的竞争性行为(诸如金融战、贸易战、文化战等)则不具有隐形战争的属性和特征,因而不能混淆为隐形战争。(刘逢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