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36、妥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36、妥协

很快又有几辆火车拉着俄国士兵和装备到了北安小站,到达之后的俄国人气势汹汹的将小小的北安城闹的鸡飞狗跳,很多老百姓都被强行赶出了家门,房屋、粮食、财产都被俄国士兵给抢了个精光。由于铁路还要等好几天才能修复,等不及的俄国军队把装备、骡马卸下车,走路向辽阳赶,这就苦了沿途的中国老百姓了,耕牛、牲畜、家禽等被抢,很多男人也被俄国人拉来当民夫,搬运物资。

俄国人刚从北安出发的前2天还能拉到人,抢到东西,到后来被新政工作人员知道了,在蒋秋长的严令下立即动员起来,把俄国人要走的大路两边20公里内的老百姓全都紧急迁移走。临走前把水井给填了,把粮食、家畜全部带走,当民夫的老百姓也偷偷的找到机会就逃跑,俄国人也抢不到什么东西了,方面军司令部又催的急,不敢走远了去抢劫中国老百姓,多少让百姓们少受了些劫难。

大部队走后,在北安留了2个营的俄国士兵专门负责清剿袭击铁路的土匪,这两个营全是骑兵,配了6门山炮。在火车被炸的地段俄国人发现了些蛛丝马迹,沿着这些痕迹,1000多俄国骑兵向森林深处追去。很快俄国人进山的消息就被胡三传到左强那里。复仇队原本是想在密林里面躲几天,等风头过了再回山寨去的,见俄国人追了上来,也不敢向山寨跑,怕俄国人知道了老窝连锅端。

左强和谢利等连忙召集队伍里的主要人员商量,谢利考虑下突然大声说道:“强哥,你忘了楚队长送来的纸条了吗?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不正好拿俄国人练手吗?”

左强也拍下巴掌道:“你看我这记性!说的好,我们和俄国人在山里面转圈,找到合适的地形就打他一家伙,一击得手就立即撤退,零敲碎打的收拾他们!在这深山老林里转个几十天,拖也拖死这些毛子兵!”

黄登科也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这次扩编的时候,招了不少在小兴安岭打猎的猎人,咱们还可以挖陷阱、设机关,一次搞他几个老毛子,这1000多老毛子也不够我们弄的。”

胡三也高兴的说道:“这办法好,我们不是还有几百颗地雷吗?给老毛子留些线索,咱就用地雷招呼他们。不过炸药没有了,这可不好办,用完就没了。”

谢利听了,转头对日本人佐藤道:“佐藤先生,我们消灭了那么多俄国人,现在缺乏弹药物资,你们是不是应该支援我们了呢?”

佐藤连忙鸡啄米一般点头道:“没有任何问题!左桑、谢桑,你们打的非常精彩,功劳大大滴!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队已经打过了鸭绿江,距离我们不是很远了,我这就去那里给你们找大量的炸药和子弹,让你们多多的消灭俄国人,痛快的报仇!”

左强听了,对胡三道:“胡三哥,这次还得辛苦你下,你和佐藤带30个兄弟牵着骡马去搬炸药和子弹,另外把山寨我们自己生产的手榴弹全拿来。”

胡三听了,也不推辞,拉着佐藤叫了30个兄弟拉着驮炸药过来的骡马就走。等胡三走后,谢利对大家说道:“这次俄国人带了几门大炮过来,咱们不能集中在一起,要不会吃亏的,我看分成小队行动最好。”

左强也道:“说的非常有道理,我们反正是和老毛子打游击,分开灵活机动,让老毛子感觉到四面八方都有我们,看他追那边!”

于是复仇队剩余的130几人分成了4个小队,由左强、谢利、黄登科、徐富带领,分别带着剩下的地雷骑马隐入了周围的崇山峻岭之中,就等自动送货上门的俄国人出现。

鸭绿江边的凤凰城和九连城,在日本人的强力攻击下,守卫的俄国人渐渐的难以支撑,很快被攻破,惊惶失措的俄国人四散奔逃,一股400多人的俄国士兵在一个团长的带领下逃出了凤凰城,身后1000多日本人穷追不舍,不时有俄国人倒在日本人的枪口下,眼看除了投降之外再无出路。正当俄国团长准备投降的时候,从树林里面钻出几个中国人,俄国人紧张万分的就要开枪,其中一个中国人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用俄语喊道:“不要开枪,我们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是来救你们的!”

疑惑的俄国士兵把那几个人带到团长面前,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对俄军团长用俄语说道:“我是长白山威虎岭的大当家白齐,和日本人有不共戴天之仇,见你们也是日本人的敌人,才来帮你们的,这里有一条小路是通往密林里面的,想活的话就跟我们走!日本人的禀性你们应该知道,落到日本人手里面,你们死路一条!”

走投无路的俄军团长也顾不得许多了,连连点头同意,于是几百俄军跟着这几个土匪转头向山里面跑去,后面紧急追赶的日本人跑进树林,转了几圈都看不到路。等找到路的时候,发现俄国人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山头,正想去追,却发现前面是条深沟,搭在深沟上的吊桥已经被人在对岸砍断,只好胡乱放了几枪,焉兮兮的回去了。

逃出生天的俄国人见日本人不再追了,都高声欢呼起来,那个团长更是拉着白齐的手不放:“谢谢你们,要不我们就会被日本人俘虏了!我叫卡卢斯基,我们是朋友了!不过你说你和日本人有深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白齐听了这话,坚毅的脸上竟然扭曲起来,说不出的狰狞,片刻之后才说道:“狗日的日本人,不!是日本畜牲,在甲午战争之后,屠了我旅顺城内的二万多中国人!我,就是从那里死里逃生爬出来的,我们一家亲眷、乡邻都死在了日本人的手里!现在就余我和我的侄子白风两人,我们在长白山拉起队伍,一直想找日本人报仇,可惜没有机会,现在日本人来了,自然到了报仇的时候了!”

卡卢斯基看了白齐狰狞扭曲充满仇恨的脸,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于是安慰道:“你不必着急,现在我们俄国人在和日本人交战,你报仇的机会来了。日本人屠杀旅顺的平民,是非常不人道的行为,你的报复是正义的,会得到我们俄国的坚定支持!这样吧,你带路,我们一起去辽阳,一起对付日本人,如何?”

白齐考虑下道:“好,我还有20几个兄弟,我叫上他们一起去。”

白齐的侄子白风立即回到山寨,招呼了兄弟们,愿意跟着一起去辽阳打日本鬼子的就收拾行装准备启程,不愿意去的就分了些金银自某生路去了,结果愿意和白齐去辽阳的有12个人,于是牵了马匹,驮上粮食、金钱等东西和俄国士兵一起翻山越岭向辽阳进发。

旅顺城3面临海,只有一条路通向陆地,那就是经过大连、金州到辽阳的铁路,日本人现在拼命的攻击金州,希望能切断旅顺和陆地的联系,让旅顺的俄国人陷入重重包围之中。由于俄国人听了蓝云提供的情报,大力加强了旅顺和大连的防御力量和物资储备,日本人对金州的进攻非常艰难,一时还难以得手。不过3个师的俄军士兵对5万人的日本奥保巩第二军处于兵力上的劣势,打的非常艰苦,好在日本人没有取得良好的补给港口,现在的补给都是从抢滩登陆的地方用小船慢慢转运上来的,补给非常困难。现在日本人的大炮每天的炮弹数量不到30发,面对俄国人凶猛的炮火,日本人只好发扬传统风格,以肉弹对抗炮弹,以精神战胜钢铁!无数啃着冰冷的饭团的日本士兵,在军官的蛊惑下提着比身体还长的金钩步枪,嗷嗷叫着去浪费俄国人的炮弹和子弹。

库罗巴特金不断的接到金州和大连的俄国军队报急的电报,要求火速的增派援兵,于是从辽阳调出2个师沿铁路线向金州开去,希望能将日本人赶下大海去。这边和李至的谈判又没有什么进展,这东北的中国人和满清朝廷的不一样,软硬不吃,吓不倒不说,关键是还打不赢!现在鸭绿江的3万俄军基本被全歼,要是中国人在来一下,断了自己后路,这30多万俄军可就插翅难飞了,心焦不已的库罗巴特金只好派了普洛克中间去抚顺和李至直接面谈,希望尽快的解决和中国人的纠纷,起码不能让中国人在今年和日本人走到一起去。

普洛克中将受命后,带着人赶到抚顺,和李至展开了面对面的谈判,双方唇枪舌战一番。

普洛克首先发言:“黄将军,你破坏了中立,对我们俄国采取了非常不友好的态度,这对我们俄国的权威是极大的挑衅!后果是很严重的,你就不怕我们列强再次打到你们的京城吗?”

李至笑下道:“普洛克中将阁下,我们交往时间也不短了,你觉得说这样的话有用吗?不要说根本就不是我们破坏中立,就说这次的战争,前台是你们俄国和日本,背后的势力我相信大家都清楚,所以不会再有八国联军进京城了,永远都不会了。”

普洛克见自己恐吓一点用都没有,也知趣的不再提了,直接道:“黄将军,你的条件太苛刻,对我们俄国来说,放不下这样的面子,所以你必须改变你的条件,你要知道,如果我们俄国全力对付的话,即使你们和日本人一起,也会失败的。”

“中将,战争和赌博一样,赌注的多少对最终的输赢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虽然现在看来你们的赌注要多一些,可惜现在并不是大家把赌注同时全部的拿上桌面。你们的赌注也只能一次一次的慢慢拿出来,况且你们要面临的赌局不只是远东,欧洲那边的赌局还要更重要些。”

普洛克愣了一下,这中国人看来对国际形势并不陌生,不像满清朝廷的那些白痴,看不到世界格局,会轻易的被貌似强大的力量吓道,只好无奈的说道:“那好吧,黄将军,你给个我们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式解决我们之间的误会,怎么样?”

李至一本正经的说道:“好的,首先,你们必须放弃所谓的强大和虚张声势,面对现实,并采取平等的心态来对待我们,那样的话,这件事并不是不可调和的。我首先要说明的是,你们的条件,除尽快释放被俘的俄国官兵外,其他的全部不会接受。”

经过长时间的讨价还价,俄国人把加码一再下调,到最后,终于不干了,牢牢的抱着一块遮羞布不放,不管怎么说,都不同意按照李至他们提的三个条件签约。最后,中国这边也让步,答应在措词上委婉和客气些,终于在二天后达成了一项协议。

“俄国远东方面军与中国关东将军就两方发生的误会事件已达成谅解,经双方友好协商,本着保持双方长期友好合作的友谊,共同签署以下协议:

一、 双方均同意,本次的误会是纯粹的意外,双方对发生的误伤事件表示遗憾。

二、 俄军97师为避免事态扩大,对双方友谊造成深度伤害,因此与关东将军方面达成协议停火,并率全师参观中国军营,并没有投降事件发生。

三、 俄远东方面军为体现对关东将军方面的友好,在此保证尊重中立权,不强行征集中国人为民夫,保证所有中国人的财产和生命安全,并尊重关东将军实际控制区域的独立和完整,对俄方认为的侵犯俄方利益的中国人,交由关东将军方面处理。

四、 关东将军方面向俄方保证,在俄方遵守第三条的前提下,不得同意第三方利用中方的地域和资源侵害俄方利益。”

普洛克也同意这个协议,毕竟还是留了不少脸面,也能对国际和国内交差了,于是叫人拿回去叫库罗巴特金盖章签字,然后李至再签认后正式公布。

虽然文字有些委婉,不过东北和那些视野比较开阔的国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协议一公布后,立即在国内引起了强烈的反映――咱中国人不再是沉默的羔羊了!

这是自洋人用大炮轰开国门后,第一个和洋人在战斗后签订的不需要割地赔款的条约,更重要的是,这个条约不是朝廷签署的,居然是地方将军取得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