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血溅森林 二十四节[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不是狼死就是我亡,生存已经成为人狼大战的动力;

俩个鬼子不愧是长钢自己的卫兵,他们在大树上冷静的一枪一枪的阻击前进的狼群;

一发发火热的子弹,带着尖啸飞进狼群;

一只只倒下的狼,血染森林;

几只非常有战斗经验的成年狼在群体战术的配合下,居然躲过大树上的子弹阻杀;

当这几只健壮的,四肢发达的,带着锐利牙齿的恐怖的出现在树下何五和渡横眼前时,给予俩人的心理打击简直到了人几乎无法承受的极限;

人是奇怪的,当面对生与死之间的时候总会爆发出奇异的力量和特殊的本能;

渡恒的机枪没有发出一点声息,他要在最要命最需要的时候用强大用力的火力给狼群致命打击;渡恒抽出他的军刀狠狠的刺杀了最前面的一头狼,接着他挥舞起日本武士特有的动作,身体站稳的第一瞬间又砍下一个狼头;

冷静,渡恒太冷静了;他面对死亡的心态,面对死亡的危险居然稳如磐石;刀光闪动下,一只冲上来的狼前腿被日本刀锋砍断,惨叫一声滚落地上。刚有一只狼扑进渡恒后背的一瞬,他又回刀捅进狼肚子里;

第二波的攻击在渡恒干净利落的武士精神拼杀下,狼群又失败了;在大树下丢下七八具狼尸退了回去,它们没有想到眼前这几个可以让它们饱餐一顿的猎物这样的凶残,受到沉痛的死亡;

何五颤抖的手拉开身上一头被打死的狼尸,这是头刚刚被劈成俩半后还还冲到树下死去的狼;

狼群刚一退走何五又开始要骂爹骂娘:“娘呀,娘。。。儿子对你不孝,你也不应该对我这样呀;我是你儿呀。。。你个老不死家伙;你不保佑你儿子,老子如果能回来就你老东西赶进森林也让你尝尝这样的味道。还有那时菩萨,那些死菩萨你们都跑那里去喝酒,开心去了。哎哟。。。我们都是中国人呀,求你不要再让那些狼出现了;”

“我不能死在这里;”何五一想到自己被狼一口一口的撕裂吃下的惨景,向渡恒机枪旁边靠了靠,他怕死但也不想就这样死;

森林寂静下来,恐怖死亡的气息紧紧连在一片;

狼和人都在等待,等待攻击最好的时间;

头狼发出了几声凄厉的嚎叫;

整个森林里没有多余的声响,这里即将出现的是一个悲壮的战场;是人和狼为了生存马上就要进行的生与死的决斗。。。。狼要报复要撕裂黑暗中的猎物,再痛快的大吃一顿;人要拼命杀死眼前的狼群,生命才能延续;

狼群前附后继的攻击又开始了;

渡恒依然没有用他那威力巨大的机枪,他双手紧握战刀等待一头头迎面冲击过来的狼群,日本军人的战斗力就从一个简单的士兵身上都能体现,确实惊人;

树上的日本兵也是弹无虚发的上演刚才的一幕,狼一只只在冲击中被射杀,这好象也是射杀中国人的游戏,血对他们就是刺激神经的最好药方,让他们极度兴奋;

渡恒的前面又多了几头被劈死的狼的尸体,狼血飞溅了旁边何五一身;

狼群在痛苦的死亡中被激怒了,头狼在用几尽惨烈的嚎叫呼唤一批批野狼加入到这场为复仇而复仇的战斗中;

越来越多的狼开始攻击;

1。2。3。渡恒冷冷的看着扑向树底狼群,心里默默的数起数来;

沉稳的渡横在狼群冲击到最危急距离最近的那一刻,他手里的机枪喷出了一条红色的火龙;

急促猛烈的还击在机枪响起的一刻,开始了;攻击的狼群被渡恒手中的机枪撕得粉碎,尸体开始堆积了;

何五也在颤抖中的不停的击发出一粒粒子弹,无意还是会打中几头攻击的狼群;他一边射击还在一边求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时间在惨烈和血腥中慢慢度过;在渡恒密集的机枪火力下,冲击的狼,活着的狼已经越来越少;

狼群在头狼的指挥下还在前赴后继,鬼子的枪声还是那样密集;

狼是凶残的动物,它们也有高超的智慧。就连在这样密集如雨的火力网下,还是有一头壮实的野狼攻进了渡恒的火力圈;它猛扑到渡恒背上,尖利的狼牙狠狠的咬进肉,狼头用力的一甩。连批带肉撕扯下渡恒身体上一块,渡恒居然没有叫喊一声,他在冷静中抽出一只手捏住狼头狠狠的把整只狼扔了出去;

躲靠在大树的何五早已经感觉到自己躲的地方流动着一股股温热的狼血,弄得满身都是;他在紧张中看正在射击的渡恒是那样冷酷无情,不带一丝人情;

渡恒背上的血不停的冒着,但机枪缺没有丝毫的停顿;何五已经感觉冲击的狼群规模越来越少,大树前狼尸越来越多;

“快完了,这些野蛮的恶狼;我何五命大呀,感谢老天感谢佛祖爷爷保佑;”何五看到这样的结局,这下很开心,因为他从没有发现自己还有一份这样的胆量杀狼,而且是胜利的杀狼;

冲击在最后一只狼在枪声中倒在了狼堆上,腿蹬了几下,惨惨的嚎叫了几声;

死了。

聪明的头狼站在远处,看着要撕裂的猎物居然让它自己的狼群就这样消失在这茫茫森林中,这样的猎物它从小到大都没有看见过,在森林里,没有什么活的东西可以在这样的攻击下还有生命存在;它现在能做的就是仰天凄厉的长啸一声离开了这个恐怖死亡的地方,躲起来慢慢舔深深的伤口;

一切都在死寂中静止下来;

今晚的结局,是整队狼群的覆灭;

何五看看寂静的四周,确信已经不会再有危险的存在。他站了起来哈哈大笑道:“太君。。啊。。。哈哈。。。太君,我最亲爱的太君呀;我们把狼群都干掉了,我们大大的胜利了;阿弥陀佛,我的主呀。。。哈哈哈;”

何五跳动起他瘦小的身材语无伦次叫喊起来:“你娘的,你还想吃老子的肉,刚才吓死老子了;”他一边擦身上喷溅的狼血,一边恨恨的踩着前面的死狼;“老子现在才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狼不会来了,狼再不会来了;”渡恒在狼堆前喃喃的自语;对他来说今晚上的胜利,是让他感到恐怖可怕的胜利,他没有想到狼群是那样团结,狼群具有那种不畏死的精神,当时击发的手在结束后才开始已经冰凉发抖,内心惧怕已经忘记自己背上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滴血;

渡恒他没有高兴的心情,他现在知道能在这森林里生存的人是超人般的艰难勇猛,他们要寻找的人应该比这些狼可怕十倍百倍,从没有过胆怯的他在取得胜利后内心发出了胆怯的颤抖;他看看还是阴森可怕的环境:“怪不得阴冷可怕的长钢队长都怕森林里面隐藏的猎手,这样的猎手真的是太伟大,真的是太英勇,真的是太可怕了;”他转头看看何五和刚从树上下来的俩个卫兵说道:“何五君,我们都休息一下吧,天亮就离开这里;”

“就是的,他妈的这些害人的东西害我们一晚都没有睡觉,它们死光呀,活该;太君神勇呀,真是大大的厉害,就是再来更多的野狼都得死在太君枪下;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来惹我们的太君大爷;”何五不停的奉承渡恒,又用脚踢了踢那些曾经凶猛而现在已经无法动弹的狼尸;

一个卫兵已经开始为渡恒包扎背上的那道伤口,另一举枪在警戒;

何五闹腾了半天,看没有鬼子搭理他了,自己还是在大树下找了块比较干净的树叶堆,在充满血腥味中舒服的躺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