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军新兵进藏立体输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军委、总部和国家有关部门的关怀下,从今年11月28日开始,驻藏部队同时启用了贡嘎、林芝、邦达机场和青藏铁路“三场一线”输送新老兵,标志着驻藏部队新老兵进出藏运输已走向立体化。据西藏军区退伍补兵领导小组负责人介绍,西藏国防运输模式实现立体化,大大缓解了拉萨贡嘎机场的输送压力,缩短了新老兵在拉萨、成都两地的中转周期,国内大部分地区的进藏新兵乘飞机当日可以抵达部队;首次启用青藏铁路输送新兵,则使兵员输送形式更为多样化,并节约了部分国防经费开支。目前,进藏新兵输送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11月28日,新战士赵晓君搭乘今年首架运送进藏新兵的空客A340,从成都飞往拉萨——


飞机上 一路尽享关爱


11月28日上午7时,280多名新兵走进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候机大厅,等候登机进藏。


绝大多数新兵都是第一次乘坐飞机。来自四川大巴山区的新战士赵晓君走进空客A340宽敞明朗的机舱,坐在舒适的座椅上,笑意挂上了脸庞……


7:50,空客A340从双流机场腾空而起,飞向雪域高原。


透过窗户向下看,金沙江、澜沧江、雅鲁藏布江恰似一条条美丽的飘带,在高山、峡谷之间若隐若现,蜿蜒流转。机舱电子屏幕上显示:飞机距离地面高度10200米。


机舱里充满了关爱气氛。带队干部和空中小姐挨个问“有无晕机,有无不良反应”,新战士个个直摇头。


此刻,赵晓君回想起一周来在西藏军区驻成都新兵中转站生活的情景:为保证新战士们顺利进藏,转运站变着花样为他们营养配餐,每天为他们熬制预防感冒的中药和姜汤。战士们一个个身体棒得像小老虎,再加上飞机上供氧充足,所以“晕机”的很少!


“嚓”地一声,飞机的轮胎亲吻了跑道。飞机于9:40平稳降落在贡嘎机场,整个航程还不到两个小时。


与此同时,一位中校军官洪亮的声音传遍机舱:请新战友们下飞机后,走路一定缓慢,千万不要做剧烈运动。


尽管如此,赵晓君走出机舱后不到10分钟,还是感到头晕胸闷,脚好像有点不听使唤。带队干部扶着他缓缓走出候机大厅,医务人员早已准备好了氧气袋。一名女军医走过来关切地说:“这是正常的高山反应,过来吸吸氧,服两粒‘高原安’胶囊,很快就没事的。”新兵们随后被转运至拉萨市西郊的“新兵训练基地”。赴藏之前小赵就已经听说,这是一座花园式新兵训练基地。为了能让新战士们的身体逐步适应高原环境,去年年底开始,分配到海拔4500多米的驻藏新兵,都要在这里先进行为期3个月的适应性训练。


晚上,吃过含有西藏特产药材红景天、藏党参的“抗缺氧套餐”,在安装了水暖的宿舍里,新战士们开始了他们崭新的基地生活:有的写家信,有的下棋、弹吉他,有的在和老兵聊天。赵晓君轻轻铺开信纸,写道:“高原的军营温暖如春,爸爸妈妈你们就请放心吧……”


12月7日,T22/3次列车到达青藏铁路起点——格尔木,新战士李彬和他的战友,成为首批青藏铁路上输送的入藏新兵——


火车上 一路全新感受


12月7日凌晨2时许,启用青藏铁路输送新兵的首趟列车——T22/3次快速列车,缓缓驶入青藏铁路起点——格尔木火车站。


此刻,车厢里想起了悦耳的藏族歌曲,似乎告诉大家,火车已经进入青藏高原。新战士李彬和他的战友齐刷刷地趴到了车窗上,借助车站辉煌的灯火,注视着这片梦想中的神奇土地。


不一会儿,火车再次启动。火车在青藏铁路线上风驰电掣,但非常平稳,听不到“咣当咣当”的轮轨撞击声。在成都登车的时候,列车员就向李彬他们介绍过:所有的车门均采用了航空密闭技术,窗户也采用了硬度超强的双层防紫外线玻璃。在安静、舒适的空调车厢里,李彬和战友们很快进入了梦乡……


清晨,列车驶入可可西里。


“快看,野马!”一个新战士忽然大声叫了起来。


“看见啦!”离铁路不远处,一群野马正在飞快地奔跑。新战士们激动万分,整个车厢沸腾了。李彬连忙掏出照相机,想捕捉这一珍贵的镜头,可是,火车的速度太快了,转眼工夫就把马群抛在了后面。


从车窗放眼望去,蓝天、雪山、草原、神湖,令人目不暇接;牦牛群以及许多野生动物群落,在辽阔苍茫的草原上纵情奔跑;并行的青藏公路车来车往;铁路沿线数不清的小镇上,一座座整洁的厂房、美观的新居,透露出今日西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经济民生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


“各位新战友,列车已到达海拔5068米的唐古拉火车站,如果你有高山反应,请呼叫乘务员。”广播里传来带队干部亲切的声音。


随着海拔高度的攀升,车厢内的弥散式供氧设备已经全部打开。感到头部稍微有些不适的李彬,很快又变得精神起来,和战友们一起学唱起歌曲《天路》:“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青稞酒酥油茶更加香甜/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


歌声在车厢内回荡,车轮在高原上飞驰。李彬和战友们一路见证着高原的美丽与繁荣,奔向了为祖国戍边、为人民放哨的神圣岗位……


12月6日,新战士刘玫利登上从贡嘎机场驶往某通信总站的运兵客车——


汽车上 一路豪情满怀


进藏新兵通过飞机、火车运送到机场、火车站后,还须转乘汽车才能到达一线部队。12月6日上午10:20,刘玫利等几十名新战士,搭乘上了从贡嘎机场开往某通信总站的运兵客车。


此时,天空飘起了雪花,客车行驶在冰雪路上,后轮在一堆满冰碴的拐弯处猛甩了几下,坐在后排的刘玫利心里不由得一阵“扑通扑通”直跳。


刘玫利是烈士的后代,父亲原是一名高原边防军人,10年前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今年刘玫利从贵州大学声乐系毕业后,放弃了优越、舒适的工作,毅然选择了父亲当年的道路——进藏当兵。


坐在刘玫利前排的是一对来自广西百色地区的壮族孪生姐妹,姐姐周璐,妹妹周怡。姐妹俩美丽活泼,喜欢唱歌、跳舞。今年高中毕业后,先后有几家文艺单位高薪聘请她们加入,可姐妹俩却不为所动。原来,她们心中早已有了一个“小秘密”,那就是:穿上军装,献身国防。


汽车驶离平整路段,开始在凹凸不平的沙石路上颠簸。刘玫利、周璐、周怡等几名新战士不同程度出现恶心、呕吐等高原反应症状。但是这些看上去有些文弱的女兵,却一个个“不甘示弱”,和声唱起了她们集体创作的歌曲《军营梦想》:“我们有一个美好的梦想/那就是穿上橄榄绿的军装/让年轻的步伐丈量边关的领土/用青春的岁月守卫绿色的希望……”


歌声中,刘玫利与坐在身边的笔者低声攀谈起来,于是便有了这样的一段对话:“我们这些女兵能到查果拉、詹娘舍这些艰苦的哨所工作吗?”


“你怎么知道这些哨所?”


“从电视、报纸上看到的!”……


看着刘玫利执着的眼神,笔者不由从心里由衷地佩服起这位年轻的女孩:“已经到了艰苦地区了,还想到更加恶劣的环境中去磨练,真是不简单!”


汽车开始翻越一座无名雪山。此时,雪更大,天更冷,路更险。看着车里个个精神振奋、豪情满怀的男女新兵,笔者有理由相信:这些“80后”、“90后”的热血青年,必将会磨砺出雄鹰的翅膀,成长为能让党和人民放心的新一代戍边军人! (本文图片摄影:刘有飞、王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