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潜龙勿用




今年11月,国务院批准海南省政府的建议,将原有派驻西沙群岛的办事处,升格为县级市"三沙市",下辖西沙、中沙、南沙诸群岛。为此引来了越南外交部的抗议,并称中国设三沙市直接管辖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是"侵犯"了越南的领土主权。12月9日越南两百多名学生又在河内中国大使馆外举行示威,抗议中国政府批准成立海南省三沙市,"占领"有主权争议的西沙、南沙及中沙群岛。他们"高喊反华口号,宣示越南主权"。




且不说南中国海的"三沙诸群岛"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越南的抗议是毫无道理的。单说此事件所传递出来的信息,潜龙以为有必要写点什么,按理说,此事例简言之只不过是海南省的行政区域调整而已。本不足为怪,但重要的是此区域是片海域及群岛,而且海域范围将逾二百万平方公里,接近中国陆地面积的四分之一。虽然历史上本就为中国所属,但中国为了稳定该地区,向来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处理,而事实上中国的好意并未得来好的回报,反而让周边小国以为该地区"主权不清"的假想,因此,中国此次的行政区域调整决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中隐含着深刻的战略思维。




当然,潜龙更愿意从军事上来讨论此事背后的战略变化,在笔者看来,从中国在南中国海设"三沙市"到中国拒绝美国航母入港过感恩节等,都体现了中国现实主义海权理论的抬头,可以想象,从此以后,现实主义海权理论将伴随中国走向海上强国。




当然,现实主义海权理论的核心是海上军事力量的存在,记得去年12月27日,胡锦涛主席在北京会见海军第十次党代会代表时就已发出狠话,中国要努力锻造一支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要求相适应的强大的人民海军。并强调海军要确保随时有效执行任务!这在当时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震憾了整个网络军坛。潜龙也不得不为之叫好!海洋大国的概念也随之跃入脑海,这一刻似乎等待的太久了,但终于来了,中国龙终要跃入渊,借用《易经》乾卦第四爻的话讲,"或跃在渊,无咎"此爻是讲龙在飞升于天的前夕,必跃在渊,进退自如,力量无限,是为"飞龙在天"所作的最后准备!而从现实上看,中国作为一个海洋大国,发展海军力量正是符合此观点的,从那次胡总的讲话中我们窥视到了中国军事战略的深入转变,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因此,在潜龙看来,中国此次在南中国海设"三沙市",是欲更明确的提醒越南等诸国,务必抛弃"主权不清"的假想,也意味着中国的积极防御军事战略已从近岸向深海迈进。




众所周知,中国的军事战略历来是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军事家从中国的国情和敌我双方的客观实际出发,在领导我军胜利地进行了国内革命战争和反侵略战争实践的基础上,创造出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积极防御战略思想。在革命战争年代,人民军队以这一战略思想为指导,打败了国内外强大的敌人。新中国成立后,这一思想又在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的军事斗争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和运用,成为指导国家军事斗争全局的根本战略思想。




当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战略阶段,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有着不同的内容和表现形式。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初期作战贯彻"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作战原则。后来为了打破敌人的"围剿",红军采取了"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实行灵活的带游击性的运动战。抗日战争时期,积极防御战略表现为全国实行持久战的总方针和八路军、新四军执行"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方针;解放战争时期,积极防御战略核心是"以歼灭国民党有生力量为主而不是以保守地方为主"。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在战略反攻阶段实行"以运动战为主,与部分的阵地战、敌后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在战略防御阶段实行"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方针。




当中国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后,中国的军事战略仍然是积极防御,但情况和内容有了很大的不同。解放军在战略上实行防御、自卫和后发制人的原则,已不仅仅是着眼于敌强我弱的形势,而主要是由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任务和对外政策决定的;军事战略所要解决的已不是夺取政权问题,而是要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保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军事战略判断也不再局限于国内阶级力量对比,而是把重点放在国际战略格局和当代军事斗争的发展趋势上。进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深刻认识国际战略格局的重大变化和军事领域中的深刻变革的基础上,中央军委重新制定了新时期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确定要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从而实现了军事战略新的转变。




但这种转变是初级的。我们知道,单单从作战空间上看,高技术局部战争的直接交战战场范围相对狭小,利用广阔国土分散耗敌的作战方式面临挑战。而当时中国军方的战略思维也只是停留在大陆及近海防御作战上,当时认为,未来中国面临的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将主要在陆地边境、近海区域和相关空域的局部地区进行。一些军方人员可能仅仅认为,两军直接交战的战场范围相对狭小,对目标的打击高度精确,使用的力量高度集中,这就难以大规模组织人民群众利用广阔的国土空间分散、疲惫和消耗敌人。这种观点在现在看来是十分可怕的,也是不切实际的!我们现在看到了,未来战争已扩展为陆、海、空、天、电多维空间,战争难分前线和后方,战争的相关空间空前扩大。如何在范围有限的直接交战的战场和广阔的战争相关空间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整体威力,是一个崭新的课题。这种战略思维的转变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海洋战略的重要性。




再看看国外,美国作为作为当代军事变革的"领头羊",在此我们自不必多说。日本在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以后,不仅谋求成为政治大国,而且也一直在努力成为军事大国,已远远超出了"专守防卫"的需要。在军事力量性质、军事战略方针和军事力量结构上的转型今年有了实质性的进展。随着一系列法案的出台和日军频频出兵海外,不拥有战争权力的"自卫队"正在摆脱日本宪法的约束成为名符其实的"正规军"。日本军事战略由"本土专守防卫"加速向"先制性地区防卫和有选择的海外干预"转变。印度在"立足南亚、控制印度洋,争当世界强国"的国家战略目标的引导下,这些年也加快了三军转型的步伐。海军向具有远洋进攻作战能力的"蓝水海军"转型。这些我们能不考虑吗?"见龙在田"的中国能不走向海洋吗?




其实,在此笔者仅仅是想借用中国在南海设"三沙市"这一事例,从世界海洋政治权益方面来简单的论述一下中国发展海上军事力量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而已!




我们知道,理论视野中的世界海洋政治权益,更多的是体现在自由主义的国际制度理论上,其实这对于一个大国来说,是不够的。对中国来说,更应该重视对现实主义的海权理论的研究,而现实主义的海权理论是离不开海上军事力量保障的!在当前国际海权斗争日趋复杂化、海权的价值构成日趋多元化下,表面上看,海权实现手段是综合化与多样化的,海洋权益保护与分配是法制化的,但试问:台海问题仅仅从政治上论,美国会真的放手吗?中日东海及钓鱼岛之争能谈判个什么出来?苏岩礁本只是个暗礁,法理上不存在领土问题,可韩国人硬要掠夺,中国只是说理能行吗?看来,说到底还是离不开"枪杆子"。而美、日、印等大国的海军力量发展的高质量化和高科技化等新特点,已不得不让中国海军深入认识世界海洋政治的发展趋势及海上军事力量的重要性。




当然,擦亮"枪杆子"不是为了争强好胜,但不擦亮"枪杆子"又是绝对不行的,《孙子兵法》有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当代世界海洋政治中的国际争端与国际合作研究不可能仅仅在所谓的"法理"上进行,众所周知,在亚太地区与中国有巨大关联性的国家,即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韩国、东盟国家的海洋政治战略都十分明显。而中国海洋地缘政治战略体系的研究,离不开军事力量配置体系的发展!在潜龙勿用看来,中国在南海设"三沙市"是有背景的,说的大点,此次中央是利用南中国海把中国的海洋问题与东亚南亚等国际关系连在一起的,目的就是要构建中国海洋政治战略体系!在军事力量的保障下,挺直"腰杆"。




其实这也得益于中国近些年来加强海空军及信息化建设的结果,研究军事战略的人都知道,《孙子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而要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又是建立在强大的军事力量上并随时能够出征的基础上的,只有这样才能有效的制订出解决海洋争端的战略对策和保障海上交通和能源供应的对策,以积极的势态参与海洋国际制度建设中去!也只有这样才能将重点放在研究台湾问题、南中国海问题、东海大陆架问题、钓鱼岛问题、海洋渔业争端问题等与中国海洋权益密切相关的热点问题上去,并会在必要时提出若干解决对策。当然这取决于中国海上军事力量的发展速度和发展状态!不过可以肯定的说,中央已经明确告诉我们,海洋政治与海洋安全已然成为中国今后海洋政治研究的重点!




无须质疑,不仅仅是南中国海在向中国招手,整个太平洋也正在向中国招手,中国是到了应该向大洋出手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