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


他将到处游逛,试图寻找趣味的目光快速地收拢了回来,落到驾驶汽车之人的脸上。“你能够保准没有弄错?”问话的语气相当严肃,不难看出该名家伙,对待玩笑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总得来说,他是不太喜欢玩笑的。

“没有错,我发誓看得相当清楚。”

“要绝对!是这样吗?”

“呵!是的,绝对!”

对方仍然带有狐疑的心思,一点也放不下心。“那么你来说一说,她的外貌是怎样的?”

开车之人对于这方面的问话感到十分的欣然,表露出来的模样犹如是一个珠宝商,正在愁眉不展地考虑如何处置一件失去光泽的珠宝,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是由于没有擦洗的原因。现在已经是一幅重新使珠宝获得了光泽,从而显得异常激动的样子。他轻蔑地乜视身边的壮汉一眼,用挪揄的口气回答:

“她太迷人啦!让人看上几秒钟,就无法自控。”

“确定是玛格丽特·露茜?”

“你太多虑了,利比!”

“够了!”汽车仪表盘被同伴用手重拍了一下,“她认出了我们?”

对于该种提及的问题,倒是很值得去重视的,开车人不想去敷衍了事,可是又没有足够的把握。“匆匆而过,我想她不可能认出我们来。”

“是你!如果出了问题的话。我可是呆在车子上,是你离开了一小会儿。”

“呵,是我!”开车之人对身旁之人的话语感到十分厌恶。

“当然是你。”对方仍不顾其厌地加上了一句。

一阵子的沉默阵临在他们俩人之间,不久,狂喜的表情使壮汉的面部肌肉抽动了起来,“她妈的婊子养的,终于寻觅到了她的踪迹。”欣喜之余,一丝愁云悄然地爬上他的眉宇之间,“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干呢?”

“跟踪呗!”

“你她妈的!”壮汉突然朝他大声地嚷嚷起来。好像根本没有目标。

开车之人不想去理会他的话,他一直望着车流如潮的大街。可以说他是非常了解自己身边之人的,起码有一点他是知道对方此时的心绪。他可以肯定目前在对方的心中,一定埋怨自己朝他提示的太晚,然而他胸有成竹。于是面对身边之人的埋怨,反而从嘴角露出来一丝的微笑,并且还卖关子地示意他的同伴往前看。

这种示意里包含了一种信息,对方能够读懂。这家伙立即来了精神,“你是说,在前面的车里?”而驾车者的重重鼻音算是给出明确回答。

“呃!老弟你真行,真不错!我们会得到上司的奖赏,我们只要摸清她的住址是吧?”

“没错!”

“玛格丽特·露茜这个狗娘养的。”

“我同意你的说法。”

两人欣喜若狂,驾驶着轿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紧紧地咬住前面那辆灰红色的蔽蓬赛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穿过立交大叉桥,驶入繁华的超级市场对面大街,经过人行道上挤满顾客的露天咖啡馆,行到十字路口,那辆红色的蔽蓬赛车与跟踪的轿车之间隔着五辆汽车,这种情况引起坐在一旁的壮汉僬急了起来。

“妈的,利比!现在你的驾车技术,我很值得去怀疑啦。”

真她妈的是一个蠢货。利比仍然坚持着认定的跟踪方式,“坐好科比勒,你这个笨蛋。”

“什么?你可能说得是指我,再说一遍。”

驾驶汽车的人有一比张小的可怕的脸,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同伴一眼,过后是着迷般地盯着前方,被骂的科比勒得不到挑衅的回击,他找不到发着的突破口,只好摆了摆头,气呼呼的思绪杂乱无章。待行驶了一段时间后,他左右瞧了瞧,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实属可笑,他对此深感懊恼,但是他不缺乏挑刺的歪心。他的双眼把同伴上下瞧视一阵,发现对方口袋里鼓鼓的装着什么,那是什么东西呢?他好奇地用手一掏,掏出了一个渡金的漂亮香烟盒来。

“呵,真漂亮!”

该个物件将科比勒深深地吸引住,他说:“我也有一个同样的。”接着耻笑自己同伴的风范行为。因为不久之前他俩刚从酒吧出来逛了一趟商场,也许这位有三只手著称的同事,今天失去了往日的判断能力。也许在选择对象时,可能单从衣着上去判断,结果碰上一个穷的绅士,仅仅只获得一个香烟盒。

利比飞快地瞥了一眼对方,有一丝苦涩的表情爬上他的嘴角。

“啊!多么地巧合呀!我正想抽一支烟呢!”科比勒自言自语地唠叨着。

“你又刮油了,科比勒!”利比停顿一下,双手飞快地旋转方向盘,汽车驶进一条狭窄的街道,当他再一次地斜视同伴时,从形态上就能确切地肯定了一点,已经到了没有任何希望去避免事态进一步地发生了,于是利比留着后路地说:“我送给你。”

“谢谢,我非常地感谢!”他打开烟盒,里面装得正是他喜欢抽的那个牌子的香烟,然而在瞬间里,他的面颊陡然里绷紧起来,并且非常愤怒地合上烟盒。他看出问题来,因为这个烟盒原本就是他的。

“你干得很不错,你可真会干!”科比勒阴沉着脸儿倾身揍近利比,几乎把他的大鼻子粘着利比的耳根处。如果不是在车上,而且汽车又在行驶之中,显然不能忍受如此卑陋行为的人,不可能还同他呆在一起,按照往常的习惯,非得要去教训一番。目的是让他明白,不良的行为是多么的可耻。

红色的蔽蓬汽车将他们引到纽约南半部的华尔街,其后绕上洛克菲勒中心公园路,在五马路的岔路口停了下来。这条公路现今已被警察封锁了起来,因为在此路段上正举行五公里的长跑比赛。女郎下车去观看了一阵。随后回到停车场,上车开动,驱车从曼哈顿的东部跨过里士满市,最后在该市的中心地段,一条整洁街上的一幢漂亮宅楼前停下。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下了车。

两人一直紧紧盯地着她,悄然地尾随其后进入了公寓。

在大楼内,利比望着乘载女郎的电梯上升到达七楼。他吩咐同伴道:“快去打电话,科比勒!马上将这一情况告诉少校,你知道该怎么办。”

只是对方的脸色令他凝惑不解,从同伴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憎恨的神态。科比勒一把抓住利比胸部衬衣,把他拉到跟前。对于他的偷窃行为,一直使他不能忍受。“你别指望能来指使我,这个你是明白的。”他的大脸再一次地揍近对方的小脸,“我可不想受你的发号施令,听懂了吗!利比先生!”

“好吧!我想我听懂了。”利比憋住气,挤了一下鼻子恐慌地说。不想再去惹他生气,也不想让自己仅脚尖着地的局面继续下去。

科比勒只好收起一心想去找借口,以求将惩罚他的心愿实现。可是现在意识到,需要此人一共来完成面临的工作事项,有关该方面的能力,对方比他要强许多。于是放了他,睁着眼睛看着他走向安有电话的那扇壁门柜。手下意识地伸进口袋里,把那曾经被人偷走的烟盒拿了出来,打开它,从里面勾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这只漂亮的烟盒是寂寞的女邻居赠送给他的。那是在不久前的一个夜晚,她偷偷地来到他的房间里,当然,那一夜相当快活。

利比等待着自动达线后的回复声音信号,临到接通的时候,激动的有一点颤抖,马上朝电话说出内容:“我发现我们要找的人。”

“请等一等!”

接下去是人工操控的转插设备,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内容电话,转入到专线。

“请等二秒钟!”专线接线员说道。

马上联线接通到上司办公室里的机子,差不多等了两秒钟,电话里传来上司的问话声。

“你说的是谁?”

利比浑身冒汗,这是一个掌握着前途及命运的人。在刚开口说话的时候,暗暗提醒地告诫着自己别说错词语。照他的估计,该消息会令上司感到高兴。但是谁也最终说不准,只有等到他听完汇报后,从做出的答复中才能够获知结果。

“玛格丽特·露茜。”

“意思是说,你们寻到了她的行踪?”

“我们不仅仅只跟踪到她的行踪,还获得知她暂住的地址。”

“她的地址?--你们在监视她吗?”

“是的!”接着利比告诉了地址。

“太妙了!”

“是的,长官!”

利比挂上电话,顿时整个大脑里考虑如何与科比勒分划监视的时间。在电话里上司告诉他,总部己派来一名杀手来帮助处理此事。自然使他想到,当监视的工作一旦完成。又要回到原来呆的地方,去对付那些毫无意义的报纸,分析句子中所包含的情报,或者去物色人选,与那些尽是满页的报表数字的文件打交道,然而在电话里上司没有明确召唤他俩回去的意思。现在不得不谨慎地考虑工作性质,因为工作内容里并没有拥有惩罚叛逆者的任务。

当他离开电话柜窗,走近科比勒的时候,那这脾气向来不好,易于暴躁的同事,表露出来的模样让他吃惊不小。同伴浮露出僵结的痛苦痉挛,双眼圆争,凝视前方。利比能看出同伴没有生气了。这简直令他弄不懂,是见鬼啦!这时科比勒猝然地倒下,惊恐未定地走近同事的身边去,立即同样地露出惊恐来。因为他看到了科比勒后脑勺的枪洞,使他条件反射地用眼搜寻公寓的大厅,而在他侧面不远的楼梯口之处,一名女郎的手中紧握着一把手枪,枪的枪口正对着他,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他感到有一点奇怪,“怎么……?”太多的凝问,只是没有时间去想了。

“啊,不!”急忙去抽枪,从对方带有消声器的手枪里,射出的子弹将他击中,顿时惨叫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女郎冷漠地注视片刻,转身走离,在楼梯口消失。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