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拽了!在驻京办吃饭遭遇的不快事

最近吃辣的有点多,于是和朋友们商量着换换口味。我提议去新办(新疆驻京办事处),有朋友建议去乌鲁木齐市驻京办,简称“乌办”,说那里的味道比较正。反正都是新疆系列,去那里都无所谓。


正是周末的高峰期,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完成了12公里的“长征”,看着出租车的计价器没完没了的蹦,心里直发毛。


乌办的生意很好,6点多点就已经坐无虚席了,朋友们都已经到齐,在大厅中占了一个大桌,没有要包间,原因很简单,包间有1200元的最低消费。我自己带了两瓶五粮液,结果被服务员制止,要喝可以,每瓶交100元的开瓶费。朋友们说既然到了新疆的地盘干脆喝新疆酒,开瓶费就够买酒的了。


大馆子的好处之一就是上菜快,十分钟冷热全齐。既然是新疆风味当然是以肉食为主了,看着满桌子的各种羊肉制品,我心中暗喜,这个周末不用做饭了,光打包的就得够两天吃的。大家很长时间没聚的这么齐,酒下去的也快,很快就要了第二瓶(半斤装的)。


我坐在桌子的外手,总觉得有人在我后面转悠。鉴于临近春节,贼人较多,我特意提醒大家保管好自己的物品。谁知道,我的话音未落。分管我们桌的服务员怒气冲冲地开了口,“你们得交钱”。莫名其妙,没人张罗结帐呀。“你们说不喝自己的酒还偷着喝。”原来我们一直在被他们监视着,一种被侮辱的感觉迅速弥漫开来。毕竟都是快四十的了,我忍着气问她“你凭什么说我们喝了自己带的酒?”“你们的手提袋已经空了”?原来连我们的手提袋都在她们的监视范围之内。“我们带了几个手提袋?哪个空了?”“就是这个”服务员的嗓门越来越大,有点儿得理不让人的劲头,老实说,在外面吃了不知道多少次饭了,这样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要不是朋友们拉着,我肯定要掀桌子了,别看是在新疆的地头上,咱还真不惧。朋友把装有酒瓶的袋子举到了服务员的眼前,她仔细看了看,甩下一句对不起,扭头就走,没有丝毫的歉意或者尴尬,或许对她们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吧。本以为事情到此该结束了,没想到五分钟不到,换了一个男服务员又开始在我们身边晃悠,面对着满桌子的羊肉,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似乎我们就是那待宰的羔羊,兴致全无。


朋友招呼结帐,694元,要了四箱水果,每箱100元,稍微上过小学的都应该算的过帐来,“1994元”服务员大声喊着,“你怎么算的账?”我已经哭笑不得了。“694元加四箱水果”服务员理直气壮,“水果多少钱一箱?”“不是告诉你们了嘛,100一箱,694加四箱水果,1994”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倒是旁边的另一个服务员听出了问题,接过了帐单,先前的服务员恶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转身离开,这回连句对不起都没有了。


看着满桌子的剩菜,提不起打包的兴致,但毕竟是自己的血汗钱呀。总不能最后就带走一肚子气吧。新疆我是去过的,虽然已经很商业化但像这样明目张胆讹钱的还真没见过,694元没白花,长了见识,以后这样的地方还是少去为好,不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